06 August 2013

最终还是执法效率问题



       
罪案频密和猖狂的程度,不再是因为媒体大肆渲染而产生的错误印象,高官们已经不得不承认这些事实。如今不断解释罪案因由自我解套,以及将动用种种法令遏制罪案,有点急病乱投医的状况。

内政部长阿末扎希归咎废除紧急法令后,三山五狱的人马重新投入罪恶生涯。但这批牛鬼蛇神於去年从扣留营获释之前,罪案早已是人们生活惶恐的一部份,与废除紧急法令衍生罪案没有直接关系。但是,没有这项法令的镇慑,它鼓舞黑帮活跃倒是事实,它丰盒富了每个罪犯的侥悻心理,更加肄无忌禅地为非作歹。过去,这项法令严厉对付缺乏罪证的黑道人物,如今他们只要懂得闪避法网不被当场逮住,及时毁掉罪迹,就心无牵挂。

内政部和警方有意恢复类似紧急法令的杀手锏,但未控而扣始终对侵犯人权留有诟议。再说,即使紧急法令重治江湖也未必是所向披靡的战略,因为犯罪组织的形成在忽视中已经在多年来成形一股惊涛骇浪。如果要追究,那么就必需研讨警方打击罪案的力度不足和执法的能力和效率。

如今,政府的另一招数是动用现有法令的防范措施,以监听某些可疑黑道人物的活动,在他们未干案之前先下手为强。此外,也在研究以电子监控系统侍候罪犯,防止他们造案。在英美国家虽然有此手段,但都经过层层法律程序运作,让受到制肘的疑犯无可挑战。以大马执法上常有滥权和偏颇的不良非议,若要实施,势必有诉讼的战争。

法律界对这类举措各有阐释说词,从保障人身自由着眼,这是侵犯人权。但也有律师认为,基於我国没有隐私法律,监听和监控存有运用空间。但对普罗大众而言,如果维护所谓的人权而又让疑犯劫杀,等同毁掉更多人的生存权和任由宰割。

有句话说,我们面对的是情况,而不是理论。意即在非常时期以非常手段解决灾难,好过不断用各种理论辩驳。因为理论胜了,危机并不会因此而消失。因此,一旦情况和理论都争持不下,罪案还是处在原本的猖獗态势令民生蒙上恐惧阴影。但如何在两者之间取得相辅,正考验着内政部。

最近,因为阿马银行创办人胡先阿末和妻子遭狙击造成一死一伤,以及大马罪案监督特别小组(MY WATCH)主席山吉温遭枪伤,使大马恶名远播,逼使首相也开腔忧虑罪案泛滥。

统计数据显示,过去5个月发生了46宗枪击案,平均每星期发生两宗枪击案,55人中枪伤亡。这些受害者来自各阶层,由於一些案件并非谋财只为夺命,警方不排除职业杀手受雇执行死亡任务。这也反映出黑枪流通甚为普遍,奉命杀人的黑道人物应势而生。

新加坡《新报》引述一名马来西亚私家侦探杰意的谈话 ,指雇用杀手的费用仅5000令吉,在“几乎人人都请得起” 的联想和判断后,该报一篇标题为“欢迎来到马来西亚……一个死亡廉价、生存昂贵的地方”的报道,外交部长阿尼法对这具误导性和耸人听闻的标题表示遗憾。全国总警长卡立谴责这个标题具有恶意。

今年来枪杀案件此落彼起确实惊人,但是,只以五千令吉就可唆使职业杀手出动,也许是自闭於办公室里的井蛙之见。政府可以质疑这个价码的虚构,因为它造成一个杀人如踩死蚂蚁的恶劣印象,使大马看来像是墨西哥和哥伦比亚。然而,不管争论的声音有多大,总警长对罪案飚升责无旁贷,还是小声一点多做实事比较好,因为民众的忧愤之口对警队深感不耐烦了。 

星洲日报专栏  纯属主观  6-8-2013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