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 August 2013

交通祸端起於忽微



    
道路安全基本上由三个E制约相辅才能降低交通事故。3E是:Engineering(工程设计)、Education (教育)和Enforcement (执法)。国家的道路安全各种组织提到车祸率居高不下,众口一词都以鲁莽、酒驾、超速这些粗糙的理由一语概括祸因,从未全面研讨更深层的因素。正因为3E向来顾此失彼,执行上从未贯彻到底,因此,交通意外就形成预料中的意外。

工程设计包括道路的安全以及车辆安全结构。国内最多死伤的车祸在联邦州际公路,这些分布在各州的道路,并没有随着车辆流动量的增加而拓宽或是维修,由於路况凶险,成了地狱黑洞。地方政府没有及时填修路洞, 经常造成电单车骑士伤亡,但没有法令可向地方政府究责索偿,使到地方及市政府缺乏急民所急的责任。

政府挖空心思,私营化电子验车,以确保买卖的二手车的结构和性能符合安全规范,但不容否认,只要通过神仙指路,一些车辆并没有严格检验而上路,譬如车辆煞车器配备,目测尚可使用三五个月,但购车者因验车过关而没有更换零件,半年之后就是由死神伴随,多数人都忽略轮胎和煞车系统的安全性能,以致在危急时刻因此丧命。汽车制造商只吹擂一部汽车由静止到100公里的时速只费数秒,但制造商从不敢自诩煞车性能一踩就得心应手。一辆车的速度可以带来快感,但煞不住的时候就是极度的伤感。

以最近发生的云顶巴士坠谷造成3716伤为例,即使当局通过检验合格,但定时检测煞车性能还得由司机和有关公司负责。初步调查,肇事巴士的“煞车皮” 已磨损贻尽,在云顶这起伏弯斜的路面,这可以是出事的主因。

数十年来,川行云顶的德士最频密,但发生翻落山谷事故机率极低,主要是德士司机每个月更换“刹车皮”,但其他商用车辆为节省开支或因为经常更换司机而忽略了检视,乘客於此命悬於轮中打滚。
 
交通教育通常都注重在遵守规矩,但并不指导人们如何定期维修以求取路上安全。因为我们的驾驶人士通常犯上鲁莽、超速等等恶习,只要挑其中一个理由就可概括了车祸的原因。车祸发生了,交警从双方的报案书和调查判定是非,但车辆的性能从不是研究重点。交警和陆路交通局执法上,都倾向於路税和驾照有没有逾期;在夜店附近的道路设障检查酒后驾驶,但甚少有人酒驾被控,因为和谐了事。这就是交通执法的惯性,而这种执法文化,激使更多司机从不改变恶劣的驾驶态度。

国际社会对大马驾照的含金量向来敬而远之,大马人要以本国驾照在英国转换为国际驾照必须重考,但新加坡人则可豁免。大马向来自尊心特重,但在驾照的尊严上名誉扫地时却默不作声,因为若要抗议,心里没底。

云顶巴士坠谷惨案,像其他严重天灾人祸一样,政客惯性地贼过兴兵呐喊要加强执法,不假思索要推出诸多防范措施以及成立专案队伍抽丝剥茧,以为这就是万全之策。我国调查惨案事故的专案小组不计其数,研讨结果就只是一叠文件,人们依然故我造孽作贱。交通的3E守则和指导,至今在运作上离轨脱序以致交通事故从不寂寞,祸端起於忽微,若连最基本的交通安全规范都办不到,还讲什么大道理?
  
 星洲日报专栏  纯属主观  27-8-2013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