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 August 2013

董教总情尽缘灭



  
教总主席王超群辞卸新纪元理事会主席,他选择新纪元学院升格为大学学院后谢退,其实思虑多时,一来为本身献身华教留下美丽的身影而告慰,但这个终点却是掀开了教总与董总道不同不相为谋的决裂序幕。

过去,“董教总” 这个响亮的名号, 分不出是两个组织,因为针对华教权益诉求都是步伐一致共进退。郭全强领导董总时期,他与王超群合作无间,秤不离坨。但董总神坛换了住持叶新田,每每敲起钟来就乖离节奏,这种不搭调令王超群显得很刺耳,很不自在。王超群忍辱负重又优柔寡断的个性,哑忍叶新田和邹寿汉的独断专行至少三年,如今与新院了断,就是与叶新田无缘各东西走出的第一步。

王超群不得不离开新院,因为院长莫顺宗仗着有叶新田撑腰,而视他为无物。今年2月间,莫顺宗未照会王超群,也没有按照规矩辞退副院长钟瑜和国际交流处主任张玉怀,但由叶新田的团伙“追认” 而成了定案 。即使莫顺宗被证实违背常情,与外人签署招揽国际学生合约时,拱出许多损已利人的优渥条件,但在叶新田罩住之下,这些丑闻都化於无形。

身为新院主席而沦落到被叶新田纠众架空,王超群就只等新院升格之后功成身退,这一举措令董总始料莫及。因为王超群这一走,也意味着携着教总与董总保持一段距离。教总不久前责怨,近三年来,董总对华教的诉求彼此没有商砌,叶新田等人决定之后才通知教总配合,因此,为了摆脱受到制肘,加上董总过度偏激的言行,教总只选择合理的行动上附和。

董总有意凌驾教总的大佬心态最近发酵。教总办教育大蓝图汇报会,结合华团力量要求华文授课时间保持华小的特性。但董总却另搞类似汇报会与教总抬杠,董总要全面推翻教育大蓝图,为华教救亡运动的呻吟保持其意识形态温度。

国内许多华团见到董、教总交恶,为免顺得哥情失嫂意,都选择缺席两个汇报会或委派代表点缀一下场景。换句话说,华团老奸巨滑的领导人把华教的大是大非当作是社交礼仪,在董、教总之间游走而不冒犯,根本不把华教的安危放在首位。正因为华团长久以来,把明哲保身视为一种智慧,华教的怨火一直无法有力度地浇熄。董总叶新田一直陶醉在有华团跟他在一起而思想膨胀,但在紧要关头,这些华团都可能藉故溜走。

董教总、华团以及其他社团扬名立万的地方,只在华文媒体摇旗呐喊,在华社中沽名钓誉。但这些言论只是让华社叫好,但却没有实际的效应。董总号召多次救亡运动,制造的悲情只是堆积了责怨的垃圾,如果叶新田果真是义愤填膺,倒不如一次过到教育部抗争,这样才能直接让巫统的部长彻底领会华社到底要什么?单在华文媒体逞英雄,天大的事最终只是小屁一声。

如今,华团出现仁厚的领导人,纷纷吁请董教总重新结合,这种劝和即使撮合了,也只是面和心不和,终究是离合无道。恨只恨,当今董教总领导层青黄不接,只由老人掌权把势,残喘着昔日的呻吟,神祖牌前香火逐渐黯淡。华团重中之重,就是另谋战略,把这些老帮主撵下台才可见到希望的曙光。 
星洲日报  纯属主观  20-8-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