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August 2013

比贪腐更严重的潜伏危机



     
2008年领导国阵大选遭受挫折,忍痛退位的前首相敦阿都拉憋着多年来的责怨,在一本著作中全面反击战略上的失策和中庸精神受到巫统鹰派的制肘,使他有心无力。他对敦马哈迪从不间断对他“阿基阿佐” 指点江山也做出回应,反映出敦马虽然交棒给他,仍然要操控他拟定好的大型工程计划,由於阿都拉认为过度膨胀会导致国家破产而拒绝配合,敦马对他的形象极尽嘲讽,这也间接影响了308大选的表现。

让华社感同身受的是,敦阿都拉认为巫统中人及外围组织鼓动马来人至上所体现的种族主义,特别是巫青团挥舞及亲吻马来剑的作态,令华裔选民水深静流凝聚了反风,使过去还寄托国阵的华社,宁可转而支持民联以教训巫统所主导的国阵。

即便是纳吉接任首相,但巫统领袖为了拢络本身族群,也都以强硬的态度拒绝其他族群的权益诉求。巫统鹰派普遍认为,唯有固守既得利益而排斥他族,才会彰显不是怯弱。数十年来,华社对华教发展锲而不舍的呐喊都被巫统置若罔闻,华小若在公平的轨道上心无累赘运作,独中统考文凭若审时度势予以承认,这完全不会对其他族群构成威胁,但是,巫统中不少领袖缺乏宏观,继续以国民团结为由,坚持实施单一语文源流的教育政策。如果共同语文就是团结与和谐的不二法门,巫统与伊斯兰党及公正党用的也是马来语文在争斗。国民的和谐并不能仰仗强硬的教育政策去粉饰太平,只有各族共治享权各适其所,才能缔造繁荣安宁的景象。

无独有偶,新加坡资政李光耀的新著“李光耀观天下”,内容也触及大马的政治局势。其中,他形容近年崛起的民联难成气候,入主布城希望渺茫,关键在於三个政党的结构和理念的差异,各施各法。李光耀的论据是,只要马来人至上主义及宗教狂热继续飞扬跋扈,民联和国阵的方向都是如出一辙。

但是,李光耀贬损民联的弦外之音,显然对国阵看高一线。毕竟,新加坡与大马虽有磨擦,但最终还能达致友好共处,从狮城的利益为前提,她们宁可选择熟悉的老虎也不愿与狼共舞,尤其是伊斯兰党的神权治国一旦落实,存有太多负面及不确定因素。

民主行动党对这位祖师爷的论述,只有二三线领袖应景应势驳斥李光耀,资深领袖如林吉祥和曾敏兴虽被泼冷水,内心或有同感但不愿意承认这个政治现实。行动党秘书长经年累月抨击国阵贪腐和不断表现廉政,这只不过是以国阵的积弱来掩饰该党在民联中有心无力。

矢志推翻贪腐政府,一路来都是国际社会政权更替的简单易明的手段,许多国家的人民在暴乱的狂热中除旧迎新,但贪腐很快又回到起点,而且比以前更加糟糕。以大马而言,即使民联上台,能够监督猫不吃鱼的时间能撑多久,没有人说得准。但是,更激进的宗教政策将侵蚀其他族群的文化习俗和权益,种族主义的高涨对他族的倾轧可能变本加厉,经济政策仍然一面倒向最大族群的执掌权而倾斜,这些更加广泛影响的潜在危机,比起贪腐的杀伤力有过之而无不及。但是,民联,尤其是拥有九成华裔选民的行动党却没有提出彻底的解决方案。

敦阿都拉最近的肺腑之言,多少反映出他致力於中庸治国精神,在现实的权力斗争中阻力重重,而他也了解纳吉在巫统中左右为难,即使对华社释出善意也是两头不到岸。数年之后的大选,会是怎样的局面难以预料。但不论是国阵还是民联,都离不开以种族为重,马华和行动党终究是陪太子读书的随从。 
星洲日报专栏  纯属主观  13-8-2013

3 comments:

KC Wong said...

分析的一針見血,只有九成支持民主行动党的华裔还在发白日夢的以为自己將会是造王者,能改变大马的政治方向,真的是愚昧无知,行动党欺骗华社的计谋也应记上一功。

Anonymous said...

文中用了一堆 "即使..,但是...". 只能说后果都是自己想象的. 全文就如星洲日报专栏-纯属主观.

路人 said...

种族,宗教,皇权,马来西亚。
大家洗洗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