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 August 2013

我会眼睁睁地看着你去送死吗?



        ●人生就像高压锅。压力太大的时候自己就熟了。
        ●
你以为我会眼睁睁地看着你去送死吗?绝对不会,我会闭上眼睛的。
        ●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天涯海角,而是我在电信,你在网通。
        ●
出问题先从自己身上找原因,别一便秘就怪地球没引力。
        ●
男人的精力是用来奋斗的,不是用来射的。

        《周立波的人生总结12

30 August 2013

领悟了你就幸福



小时候幸福是一件东西,得到了你就幸福;
长大后幸福是一个目标,实现了你就幸福;
成熟后幸福是一种心态,领悟了你就幸福。

《周立波的人生总结11

29 August 2013

黑帮转型蜕变



  
林冠英口舌招贱,顺着罪案狂风,把“槟城安全” 列为沾沾自喜的口号,誓要确保槟城是国内最安全的州属。大炮声响音未落,却见匪徒枪声四起,发生接二连三枪击案,以及在威南咖啡店外,印度裔匪党公然见人就开枪扫射,宛如牛仔城。不说安全倒还没事,自夸安全就变了乌鸦嘴。

警方最近弹火猛击,一口气干掉盘踞槟城的5名印裔悍匪,据警方事后孔明自表功绩,这些人曾涉及本外州的毒品活动和多宗谋杀。警方可以在24小时之内就认定他们的罪恶所在,这是解决和“破案” 的最简单的传统手法,这些账算在他们头上万无一失,因为死人不能辨白。把一堆罪案套上去,或可纾解民众的恐惧,也可让警队扳回狼藉的名声。

不少维权组织谴责警方可以通过围剿和劝降逮捕这伙04私会党,认为警方实施格杀勿论有滥权之嫌。面对这种责怨,警方同一口径解释的理由是,匪方先向警方开枪之后,造成无可避免遭到歼灭的结果。然而,多年来,少说也有几十宗匪徒伏诛的案件,这些枪手永远击不中突击而来的警队,其中原因,就不得不由人天马行空地猜想了。

70年代的莫达清匪党之后,国内就没有几个江湖上恶名昭彰的悍匪可以存活多久。近廿年来,法庭上鲜少有拥枪罪犯被控,因为在他们还没有出名之前,一有风吹草动就被歼灭。香港黑道说,出来跑一旦名气太红,就像螃蟹一红必死,所以必须低调。

执掌华人黑帮的洪门和华记,半个世纪前常有派系格斗。但久而久之,领会到和气生财,各在地盘上井水不犯河水。由於华帮涉及偏门行业,偶尔会动武解决纠纷,过去十多年,洪门和华记分别招揽及收编巫、印裔新雀入党在暴力上效劳。

印裔黑帮多数是以数字自立旗号,当今活跃的有040836108和一条心等派系。巫裔私会党因没有经济困扰,多以飚车族结群。巫裔黑社会名震一时的党帜是 Tiga Lines(三条线),江湖传说由巫统年轻派网罗。但最新窜红的党派为77,有后来居上之势。

华裔黑帮头子的贩毒活动,不少已逐步幕后操控而由印裔党徒接替。不久前,槟城一位印裔大哥驾着宝马给人买凶抢杀,据说是毒品交易发生利益纠纷丧命。此外,国内各地区印裔私会党已取代华裔打打杀杀。黑道中人对印裔黑帮肆无忌禅的行凶,开始有养虎为患的危机意识。

不少人认为印裔黑帮翅膀长硬了就不听使唤,不讲江湖道义。一种说法是,华裔私会党歃血为盟,供奉关公关二哥为忠义典范,凡事以义以理解决纠纷,但是,由於文化传承的隔阂,印裔私会党根本就是以眼前的利益挂帅,不讲情义。

警方最近以打黑除暴行动突击多个黑区和夜店,扣留的疑犯印裔不在少数,足以见得黑社会转型和蜕变,华裔黑帮的势力有被取代之势。不过,有些人则保持乐观,认为偏门行业仍由华裔操纵,印裔黑帮仍然需要仰仗华裔经济来源罩住,不会构成威胁。但是,另一个隐优则是,印裔黑帮为了快而丰的钱财而在毒品交易上发展,一旦自立门户就不听管束。

台湾人曾戏言,国家向来就是一国两制,政党治国,私会党浸透社会执掌地方上权势,连政党领袖都得拜求黑社会排解纠纷。国家目前喊着转型变革,私会党的体制和结构的变化,步伐比政府更快。 
中国报专栏  放眼江湖  29-8-2013

黑帮转型蜕变



   
林冠英口舌招贱,顺着罪案狂风,把“槟城安全” 列为沾沾自喜的口号,誓要确保槟城是国内最安全的州属。大炮声响音未落,却见匪徒枪声四起,发生接二连三枪击案,以及在威南咖啡店外,印度裔匪党公然见人就开枪扫射,宛如牛仔城。不说安全倒还没事,自夸安全就变了乌鸦嘴。

警方最近弹火猛击,一口气干掉盘踞槟城的5名印裔悍匪,据警方事后孔明自表功绩,这些人曾涉及本外州的毒品活动和多宗谋杀。警方可以在24小时之内就认定他们的罪恶所在,这是解决和“破案” 的最简单的传统手法,这些账算在他们头上万无一失,因为死人不能辨白。把一堆罪案套上去,或可纾解民众的恐惧,也可让警队扳回狼藉的名声。

不少维权组织谴责警方可以通过围剿和劝降逮捕这伙04私会党,认为警方实施格杀勿论有滥权之嫌。面对这种责怨,警方同一口径解释的理由是,匪方先向警方开枪之后,造成无可避免遭到歼灭的结果。然而,多年来,少说也有几十宗匪徒伏诛的案件,这些枪手永远击不中突击而来的警队,其中原因,就不得不由人天马行空地猜想了。

70年代的莫达清匪党之后,国内就没有几个江湖上恶名昭彰的悍匪可以存活多久。近廿年来,法庭上鲜少有拥枪罪犯被控,因为在他们还没有出名之前,一有风吹草动就被歼灭。香港黑道说,出来跑一旦名气太红,就像螃蟹一红必死,所以必须低调。

执掌华人黑帮的洪门和华记,半个世纪前常有派系格斗。但久而久之,领会到和气生财,各在地盘上井水不犯河水。由於华帮涉及偏门行业,偶尔会动武解决纠纷,过去十多年,洪门和华记分别招揽及收编巫、印裔新雀入党在暴力上效劳。

印裔黑帮多数是以数字自立旗号,当今活跃的有040836108和一条心等派系。巫裔私会党因没有经济困扰,多以飚车族结群。巫裔黑社会名震一时的党帜是 Tiga Lines(三条线),江湖传说由巫统年轻派网罗。但最新窜红的党派为77,有后来居上之势。

华裔黑帮头子的贩毒活动,不少已逐步幕后操控而由印裔党徒接替。不久前,槟城一位印裔大哥驾着宝马给人买凶抢杀,据说是毒品交易发生利益纠纷丧命。此外,国内各地区印裔私会党已取代华裔打打杀杀。黑道中人对印裔黑帮肆无忌禅的行凶,开始有养虎为患的危机意识。

不少人认为印裔黑帮翅膀长硬了就不听使唤,不讲江湖道义。一种说法是,华裔私会党歃血为盟,供奉关公关二哥为忠义典范,凡事以义以理解决纠纷,但是,由於文化传承的隔阂,印裔私会党根本就是以眼前的利益挂帅,不讲情义。

警方最近以打黑除暴行动突击多个黑区和夜店,扣留的疑犯印裔不在少数,足以见得黑社会转型和蜕变,华裔黑帮的势力有被取代之势。不过,有些人则保持乐观,认为偏门行业仍由华裔操纵,印裔黑帮仍然需要仰仗华裔经济来源罩住,不会构成威胁。但是,另一个隐优则是,印裔黑帮为了快而丰的钱财而在毒品交易上发展,一旦自立门户就不听管束。

台湾人曾戏言,国家向来就是一国两制,政党治国,私会党浸透社会执掌地方上权势,连政党领袖都得拜求黑社会排解纠纷。国家目前喊着转型变革,私会党的体制和结构的变化,步伐比政府更快。 
中国报专栏 放眼江湖 29-8-2013

27 August 2013

交通祸端起於忽微



    
道路安全基本上由三个E制约相辅才能降低交通事故。3E是:Engineering(工程设计)、Education (教育)和Enforcement (执法)。国家的道路安全各种组织提到车祸率居高不下,众口一词都以鲁莽、酒驾、超速这些粗糙的理由一语概括祸因,从未全面研讨更深层的因素。正因为3E向来顾此失彼,执行上从未贯彻到底,因此,交通意外就形成预料中的意外。

工程设计包括道路的安全以及车辆安全结构。国内最多死伤的车祸在联邦州际公路,这些分布在各州的道路,并没有随着车辆流动量的增加而拓宽或是维修,由於路况凶险,成了地狱黑洞。地方政府没有及时填修路洞, 经常造成电单车骑士伤亡,但没有法令可向地方政府究责索偿,使到地方及市政府缺乏急民所急的责任。

政府挖空心思,私营化电子验车,以确保买卖的二手车的结构和性能符合安全规范,但不容否认,只要通过神仙指路,一些车辆并没有严格检验而上路,譬如车辆煞车器配备,目测尚可使用三五个月,但购车者因验车过关而没有更换零件,半年之后就是由死神伴随,多数人都忽略轮胎和煞车系统的安全性能,以致在危急时刻因此丧命。汽车制造商只吹擂一部汽车由静止到100公里的时速只费数秒,但制造商从不敢自诩煞车性能一踩就得心应手。一辆车的速度可以带来快感,但煞不住的时候就是极度的伤感。

以最近发生的云顶巴士坠谷造成3716伤为例,即使当局通过检验合格,但定时检测煞车性能还得由司机和有关公司负责。初步调查,肇事巴士的“煞车皮” 已磨损贻尽,在云顶这起伏弯斜的路面,这可以是出事的主因。

数十年来,川行云顶的德士最频密,但发生翻落山谷事故机率极低,主要是德士司机每个月更换“刹车皮”,但其他商用车辆为节省开支或因为经常更换司机而忽略了检视,乘客於此命悬於轮中打滚。
 
交通教育通常都注重在遵守规矩,但并不指导人们如何定期维修以求取路上安全。因为我们的驾驶人士通常犯上鲁莽、超速等等恶习,只要挑其中一个理由就可概括了车祸的原因。车祸发生了,交警从双方的报案书和调查判定是非,但车辆的性能从不是研究重点。交警和陆路交通局执法上,都倾向於路税和驾照有没有逾期;在夜店附近的道路设障检查酒后驾驶,但甚少有人酒驾被控,因为和谐了事。这就是交通执法的惯性,而这种执法文化,激使更多司机从不改变恶劣的驾驶态度。

国际社会对大马驾照的含金量向来敬而远之,大马人要以本国驾照在英国转换为国际驾照必须重考,但新加坡人则可豁免。大马向来自尊心特重,但在驾照的尊严上名誉扫地时却默不作声,因为若要抗议,心里没底。

云顶巴士坠谷惨案,像其他严重天灾人祸一样,政客惯性地贼过兴兵呐喊要加强执法,不假思索要推出诸多防范措施以及成立专案队伍抽丝剥茧,以为这就是万全之策。我国调查惨案事故的专案小组不计其数,研讨结果就只是一叠文件,人们依然故我造孽作贱。交通的3E守则和指导,至今在运作上离轨脱序以致交通事故从不寂寞,祸端起於忽微,若连最基本的交通安全规范都办不到,还讲什么大道理?
  
 星洲日报专栏  纯属主观  27-8-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