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 July 2013

废止紧急法令使犯罪份子胆生毛?



     
内政部和警方对惊涛拍岸的频仍罪案显得束手无策。过去,许多为了颜面的掩饰说词都塞责到新闻媒体过度渲染,以致造成一种强烈的印象犯罪率不断飚升。尽管警方发布罪案率管控得有下降趋势,但也只是粉饰太平而已。随着不少高官达人也身受盗匪的青睐,以及公众受到大肆掠劫,政府不得不承认罪恶这东西无处不在,是事实而不是假象。

首相纳吉在公众长期压力下,废除内安法令和紧急法令,以免这些法令的未经审讯而扣留的特性,严重侵犯人权而受到挞伐,使政府的公信力日渐损折。内政部长阿末扎希最近领悟到,在政府废除紧急法令后所释放逾2600名扣留犯,是造成罪案丛生的其中祸因。

严格而言,政治人物和社运份子受到内安法令的箝制的人数,比起紧急法令扣押的人数可谓小巫见大巫。不过,由於政治人物和社运份子人人自危而要解除这紧箍咒,甚少人着力於批判紧急法令,为了遏制罪恶衍生而採取防范性的扣留。

内安法令的原始功能是要对付巅覆份子以及危害国家安全的潜在疑犯,当共产党的威胁消退后,前首相敦马的铁腕统治,却以它来对付政敌和社会运动异议份子,使到法令面目可憎。这也使到人们关注内安法令多过紧急法令。

过去,罪恶之岛的木蔻山以及后来的新邦令金扣留营,少说也有上万人名留恶史,但那些捍卫人权的正义之士,都三缄其口不提这些三山五狱的人马的人权,为他们出头。
紧急法令下的防范魔爪,的确令黑道和偏门行业闻风丧胆。不少地痞或干下罪案者,虽然缺乏有力的证据提控上庭,但只要有五份秘密口供书,就可由警方据此调查报告向内政部长建议遣押这些人到扣留营改造或限制居留在他州。

未经审讯扣留的紧急法令废止之后,不可否认的是,已间接诱导私会党嚣张、偏门行业如大耳窿、夜店、非法按摩院,地下万字票和走私等等汇集罪案的场所,已不再顾忌会受到紧急法令的追击而活跃起来,这些人只要营运得当懂得耍弄法律隙缝,即使警方拥有情报也无计可施。阿末扎希归咎废除紧急法令导致警方丧失一些执法的权力,使到国内罪案率增加。全国总警长卡立阿布巴卡希望内阁重新审议和修订防范性法令取代紧急法令,让警方拥有权力能够更有效地对付罪犯。

内政部正草拟新法取代紧急法令,声明将会和非政府组织和民间举行对话会集思广益,但新法令若回到为了防范犯罪而扣留却未提控和审讯,它又将跌入违反人权的诟议。要在扑灭罪案和维护人权这两条道上取得相辅和平衡,看来难以两全其美。

公众对上述恶法恨之入骨,除了未经审讯扣留违反人权之外,主要是当局轻率和滥用这类法令为当权者收拾政敌和异议者,而紧急法令经常只对付黑道小喽罗交差了事,在利益输送下让大鳄安枕无忧。

警队里的滥权其实也间接培植罪案的衍生。2005年赛丁主导的警察皇委会,提出设立IPCMC,以125项监督条规打造一个有效率、清廉、专业和世界级警队。虽然时任首相拿督斯里阿都拉巴达威曾公开承诺要落实IPCMC的建议,但是,警队反对声浪高涨,主要是他们执法而不愿意受制於法。即使新任内政部长阿末扎希也站在警队的立场反对这种监督机制,认为与其他法律有重叠之嫌,而他并未着墨於如何振顿警队的形象。

当前的情况是,警队贪腐的种种作态使民众普遍责怨,执法效率使公众缺乏信心,如果政府投鼠忌器不从警队改革着手,内部组织欠缺严格的机制顺利运作,再多的警力也无法全面遏制罪案此落彼起。
  
星洲日报专栏  纯属主观  9-7-2013

3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罪案的发生,取决于警方的办案态度。。。亚伯

Anonymous said...

如果人民都把各领域的治安扛上身,警方不是有更多的时间在半路装弹弓?。。亚伯

安东尼老爷 said...

您的中文造诣很高,我也学了很多。不愧是社会经验丰富人士,见闻广泛之辈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