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 July 2013

魏家祥口舌招尤



   
郑修强以王命难违接受柔佛州行政议员的官职尝尽苦头,遭马华以违反不入阁的决议而冻结党籍三年,这一党监足以使到他在马华政治中瘫痪。与此同时,马华党内非但不怜悯,廖中莱和魏家祥极力主张把他开除以铲除后患。



这或许是未来六个月内的党选有太多不明确的变数,能斩一个对手就等同扫除障碍的求胜心态所驱使。利益当前哪顾得上同志之情,如今和颜悦色的同志称呼,实则只有又捅又刺。党争从来就没有是非黑白, 只有取得胜利,掌控话语权才是王道。何况是,马华向来以内斗称著,不乱何以成就马华?


魏家祥不久前以揭露内幕者的身份,声称曾觐见柔佛苏丹三个半小时,获悉苏丹并没有钦点郑修强为行政议员,於此戳破郑修强假传王命以自保。多数人惊闻之下,认为魏家祥冒着与苏丹交谈的隐私内容不惜外泄的失仪危险,勇气和可信度应当是百份之百。


魏家祥当时的谈话,受到柔佛州州务大臣卡立的附和。大臣声称把郑修强推荐为首个行政议员的人选提呈予苏丹,即时获得御准。在过去许多报导和说词都倾向於苏丹要华人进入州行政议会,并没有指定马华的郑修强。以这个逻辑认为郑修强的王命难违其实是弄虚造假。


这个九曲十三弯的课题,如今峰回路转,柔佛州苏丹依布拉欣的机要秘书札巴通过文告重申,委任郑修强的官职是出自殿下的谕令,提醒马华和各方面别再质疑这项决定。

札巴在文告中阐明,根据柔州政府1895年宪法第四章第二部份,殿下有权委任行政议员,各方不应质疑苏丹的权力。在此前提下,殿下不需要听从任何一方的建议,也不需要多加解释。由於柔州宪法的特殊性,才有郑修强王命难违的说法。


随着苏丹明确表明是出自其谕令,过去的疑云重重终於有了眉目。这么一来,魏家祥爆料剃郑修强的眉毛,如今反而狠狠被剃了。郑修强就像面对印尼烟霾看不到路,如今可再见蓝天白云了。魏家祥也许没有预料会处在这种尴尬的处境,杀敌一千自损八百,进退失据欲辩无言。


正如擂台拳手出击落空时,对手就有机会趁隙反击。政治较劲从来就没有多少正义可言,卑夷的手段往往是合理的智慧。魏家祥此次出师不利,除非隶属蔡细历的郑修强心慈手软,否则,敌对派系极可能以牙还牙,向党纪律委员会控诉魏家祥存心伤害同志破坏党的形象。这些堂皇的理由若判罪成,纪委会一旦冻结其党籍一年半载,魏家祥就和郑修强结拜为难兄难弟,共蹲党狱。


到底魏家祥有否觐见苏丹而获得如他对外公布的内幕,此时对质无门,轮不到魏家祥的辩驳,最终将以皇室的至尊言论为准,外界不可置啄。因此,魏家祥会否作茧自缚而被党纪委宰割,将成为党选中另一战鼓雷动的喧嚣。

中国报专栏 放眼江湖  4-7-2013

7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拿人钱财,替人消灾的文棍,始终是文棍。

大家讲的是违背你们卖华最高机构,中央代表的决定,不是你我他的问题!

草夫 said...

人家曾经在众目睽睽之下累泪洒公堂哦,这一次,可不要把别人逼得太紧哦!要不然铲地大哭都不足为奇哦!

Anonymous said...

肥仔祥蛮可爱的, 加油!

Anonymous said...

祈请蔡总立即清理门户,还马华一丝尊敬。

Anonymous said...

魏公公演技还行,只是剧本太差。

lalalulu said...

麻花哭包祥演術當然不好,
哪裡趕得上民豬腥峝黨淋灌陰和他的老豆淋妓香?


郑佳颖 said...

nike air max
http://www.nikedunks.us.org
adidas online shop
kobe shoes
hogan outlet
yeezy boost 350
kobe 9
cheap jordans
yeezy boost 350 v2
adidas tubular U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