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 July 2013

恶法再治江湖



      
内政部和警方盘算使已废止的1969年紧急法令(EO)复活,以便能拥有更大的制肘权力应付日益猖獗的罪案。这法令令黑道闻风丧胆之处,在於未经提控就可以拘禁疑犯或限制居留;但它令人咬牙切齿也正因为它侵害人权,甚至变成警方简易和滥权的办案手段。

紧急法令於2012621日由首相纳吉宣布废除,以回应日益高涨的人权诉求声浪。这一开禁,使到柔佛新邦令金、麻坡、华都牙也和马樟约1500名三山五狱人马昂然走出扣留营,2500名被限制居留者重返原居地自由活动,而另有300人原本被警方圈定“上车” 的人也因此逃过扣劫。

内政部长阿末扎希对此落彼起的罪案,归咎於废除EO之后犹如猛虎出闸,让这些具有黑道背景的悍将再战江湖,牵衍出林林总总的罪案。由於紧急法令过去是紧箍咒,华人黑社会领袖对外打打杀杀,久而久之都学会避重就轻,该出手时就出口,唆使印裔私会党效劳,了无证据可以究责。过去十多年来,黑社会的凶残格斗名符其实由印裔一马当先,华人私会党幕后操纵。但印裔私会党羽翼长得硬了,也在本身的地盘自立为王,仿效上海滩的英雄本色,黑社会於此各色纷陈。

紧急法令扣留犯不少是窃盗之徒,基於造案频仍而缺少罪证可资提控,才由内政部押往扣留营管教。但是,内政部“只问耕耘不问收获”,只管惩诫但没有研讨过这种改造的功能是否对治安有效,从来没有任何数据可以证明这些人“衰”在扣留营三五年之后会洗心革面。反之,曾经在扣营“吃过夜粥” 的人,获释之后的黑社会级别也跟着提升,初入黑道的菜鸟纷纷奉为大哥,一些有偏行性质商人也收编这号人物在旗舰下以备急需。

废除紧急法令之后是否造就群匪崛起,至今仍是没有实质证据的猜测。如果情报属实,警方大可援引其他刑事法令执法,毕竟,紧急法令不是遏制罪案的万灵丹。在某种程度上,由於它属於恶法,以恶制恶自然有其潜在威胁力量,这正是警方所乐见的治安手法,但它又与尊重法治和人权背道而驰。因此,使紧急法令起死回生若包含未控而扣的元素,势必引起责议。

由於警方习惯了以EO对付私会党和偏门行业这杀手锏,如今废除了,难免有挫折感。前警察总长拉欣诺认为印裔私会党的格斗和谋杀案上升,没有EO,助长了他们更加肆无忌禅。多数高层警官都期待重握EO权力,方便镇慑社区内的黑帮份子。

总检察长阿都干尼斩钉截铁否决紧急法令重复未审先扣的条文,受到司法界的表扬。如果他赞同,势必为了内政部的需求而背上黑锅遭受指责。紧急法令的运作和决策仅由警方和内政部操作,总检察署没权过问,但是,万一扣留犯申请人身保护令置疑逮捕的合法性,检察署就得为警方的做为上庭疲於奔命。

总检察长既然不配合不给脸,不知是巧合还是抬杠,警察总长卡立最近针对土权组织主席依不拉欣和副主席朱基菲曾发表挑衅和侮辱其他宗教的言论,声称调查报告已递交总检察署却被置之高阁和了无音讯,言下之意,虽不是大力咬一口,却揭露了总检察署办案迷糊。这些明枪暗箭的争执,将间接影响重新修订紧急法令在短期内出炉的进度,因为修订草案必须由总检察署审度。但是,高层若介入斡旋,下达对紧急法令快马加鞭,则另当别论。

中国报专栏  放眼江湖  25-7-2013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