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 July 2013

检控斟情权我行我素



 
性爱二人组的陈杰毅和李美玲在面子书上载肉骨茶贺开斋遭检控事件,始料莫及不准保释,分别押往双溪毛糯和加影监狱拘禁。此案件定于823过堂。他们的代表律师入禀高庭,要求检讨地庭不准保释的决定。

他们面对三管齐下的煽动法令、刑事法令和电检法令的控状,一般都可以保释候审。但检控方基於被告可能再上载危及社群愤慨情绪的图文的理由而要求法庭囚禁。不准保释也意味着未审先扣,是否对被告有偏颇的主观判断,即时引起司法界评议法律的公正性。

陈、李两人利用社交媒体不思后果上载抵触法律的图文,其哗众逐名的手段令许多人幽暗的幸灾乐祸心理叫好。不过,法庭终究是个通过举证和辩论来判定是否有罪的场所,只要有疑点利益或找到法律漏隙,一些即使在外人看来是铁证如山的案件,往往也会有峰回路转的判决。

性爱二人组面对审讯的结果假如无罪释放,此时却因不准保释而平白先蹲狱一个多月。由於法庭案件堆积以及拖延,不少扣留犯滞扣在狱多年,无罪释放时已身心受残。

检控方是以假设性认为这对男女被告会重犯同样的行为而要求不准保释。如果以同样的逻辑斟酌,类如盗窃、伤人或强奸等案件也应以同样的标准不准保释。最近,有三名参加马运会的手球运动员涉嫌强奸一名女官员被控,如果以此色胆包天,何以让他们保释?

一个不能否认的事实是,由於陈、李触犯了宗教的敏感神经,经过渲染和舆论挞伐,加上政治人物插嘴审判,间接导致这两人未审之前身陷牢狱。这也隐约说明司法的独立和公正掺杂着个人的仇情恨绪,而且在检控过程的斟情权也存在着有待解释的疑窦。即使对他俩的行径令公众啧有烦言,既然遵奉法治,也就应期待通过法庭的研审这道程序寻求判决,而不是由社会舆论左右取向以及满足权贵的责怨。

此案也勾勒出有选择性的检控诟议,人们立即联想到,土著权威组织副主席祖基菲里诺丁涉嫌侮辱兴都教,全国总警长卡立阿布巴卡证实,总检察署已经列为“没有进一步行动”停止调查,也就是置之高阁。另一方面,土著权威组织主席依布拉欣阿里疾呼焚烧马来文版圣经的案件,警方调查录供呈交予总检察署,至今没有任何回音。

执政当局经常强调言论自由应有所克制,并警诫有诸多法令可以制裁犯事者。但是,如果当局操控法律的斟酌权而袒护与执政者有密切关系的人士,另一边厢又以相同的罪名对付与政府势不两立的异议者,这种循私之嫌已然成为惯性。

法律没有在公正的轨道上无私运作而受到摆弄,这种长期的腐败是政府招致民间愤怒的因素之一。过去,许多涉及公众利益的案件喧闹一时之后就不了了之。总检察署有必要向人民交代他们对有关重大事件的决策因由,尤其是检控与否的斟情权,一直成为封闭的一言堂。

星洲日报专栏  纯属主观  23-7-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