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July 2013

林冠英照鸭画鸟



 
香港的大黄鸭声名大噪之后,林冠英顺势制作象征行动党吉祥物的吹气乌巴鸟置泊在槟岛日落洞双溪槟榔新新关仔角海域,供人观赏。

乌巴鸟是政治产物的别名,这只马来犀鸟是砂垃越的州鸟,也被达雅族奉为战神。行动党以它做为政治求变诉求的吉祥物,多年来党运气势如虹,尤其是五月五大选斩获甚丰,自然是一头战鸟。但行动党拥鸟自重,滥用犀鸟作为政治激情下的宣传筹码,往往会弄巧成拙。

犀鸟只棲息在雨林的最高處,但行动党照猫画虎,以大黄鸭的受落的情况而生搬硬套,将犀鸟置入救生艇内放在海上漂游,实在是盲目效仿。这只巨型充气犀鸟,高约7.3米、宽10.6米,重约250公斤,据称花费6万令吉制作,行动党为免瓜田李下,再三强调不曾用公帑,由支持者及赞助商买单。

既然是党的噱头,但是,林冠英解释因由说漏嘴,宣称“州政府” 曾致函大黄鸭的设计者,商榷把黄鸭引入槟城,由於对方没有回应,就用乌巴鸟顶替。林冠英把这头吹气巨鸟看作是镇岛之宝,一众行动党领袖都参与乌巴鸟的推介礼。

如果说这纯属是行动党的党事,这未免太牵强。林冠英有意把这只鸟变成旅游景点,也就是要把这鸟事转嫁到由政府去承担今后的维持费用,譬如说林冠英要增加晚间的照明灯光,单是装置工程和电费就是一条还没说清楚的账。行动党向来喊穷而向公众政治筹款,这次挥霍无度,没头没脑把犀鸟绑架到海上当玩具娱人自娱,难免自招嘲讽。

外国游客看到乌巴鸟坐在救生艇上,也许会以为那是出自保护动物组织发动呼吁,拯救命悬於海中上落难的鸟类,敏感的人甚至误以为犀鸟都有意投海自尽。行动党把天空飞翔,深林中栖息的乌巴鸟推到海上招客,实在不伦不类。

这一次,倒不是行动党的政敌向林冠英呛声,而是媒体和网络上对这只鸟流落海上多有诟议。有人直指林冠英抄袭大黄鸭,也许英神一时找不到适当的辩解说词,大言不惭说“要抄,就抄最好的”。做为首席部长,他应该善用智慧讲解,吹气乌巴鸟只是模仿大黄鸭的效果,毕竟,一只鸟和一只鸭,扯不上什么抄袭,充其量只是东施效颦而已。

也许,行动党的鸟痴还不知道他们的乌巴鸟到底是雄的还是雌的?雄犀鳥的眼睛呈橙色或紅色,雌鳥的眼睛則是白色的。但看过去行动党推出的鸟,单凭眼睛颜色各有不同,就雌雄难辨。既然有人妖,乌巴鸟在现阶段,其实是鸟妖。林冠英若重视自己的鸟,最好把性别搞明白。

犀鸟的头上长有一个铜盔状的突起,叫作盔突,形状好像犀牛的角一样,故而得名犀鸟。有的鸟嘴的长度就达35厘米,占了身长的13到一半,犀鸟以其嘴基部的骨质盔突而著名。

犀鸟的大长嘴有物似主人形的巧合,林冠英就是靠嘴巴从政的。举例,最近州议会省略提问环节,分明就是扼杀议会民主,林冠英受到围剿之后,把罪责全推给州法律顾问吃死猫,言不及义喊冤说是“民主被欺骗”,其实是他骑劫了民主,却把自己的污名洗得乾乾净净,不折不扣的乌巴嘴。

此外,槟城内湖山给他的朋党非法开发,林首长起初有大义灭亲的表演,经不起舆论讨伐,即使已提控了肇事公司平息众怒,也只以三万罚款了事。一桩数以千万计令吉的发展计划轻打一下当严惩,自然会鼓励今后有人会以此案例跟风照办,破坏环境生态。

这次也不是林冠英的政敌用犀鸟的嘴巴啄英神,而是党主席卡巴星震怒用了乌巴嘴,指罚款和违法的程度比一粒花生还不如。乌巴(Ubah)的改变,是改得像前朝政府,还是变得更像国阵的腐败?

星洲日报专栏 纯属主观  16-7-2013

3 comments:

小陈 said...

林冠英头脑发烧,一众跟班爱拍马屁,造就乌巴鸟海上漂的笑话。。。。。。。。

安东尼老爷 said...

林放老师和英神的恩怨到现在还是解不了,一有机会,当然想尽办法数落一般才解开心中怨气。现在很多敌对者都批评英神高傲嚣张,连廖中來也不爽他。英神果然树大召风,很容易引人嫉妒。说实在的,英神广受槟城人民爱戴是不可否认的事实。有朝一日,希望林放和英神能够化敌为友,互相勉励,乃华人之幸也。

拉走 said...

呼吁所有政棍滚一边,还海边一片清静!政坛还不够乱吗?要设计也设计对得起国家一点,鸟在水里怎么飞?蠢得透顶的概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