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 June 2013

监督警察滥权急不容缓



    
警方扣留所随时成为罪案疑犯的丧生地狱。过去12年,至少有162宗扣留犯死於猝死、病死、自杀或扣留犯之间殴斗死亡。今年便有至少5名扣留犯在警局的管控范围内毙命。

扣留犯走着进去,抬着出来,一直使社会对警方滥用私刑累积着怨恨。但是,每一次舆论狠批的激荡,不消数月就会被遗忘,等待下一单更为瞩目的死亡再重复如出一辙的指控。反对党议员都很热衷於揭露死亡疑情,带着嚎淘大哭的家属争取媒体的版面,不过,伸张正义的姿态也维持不了几个月。

按照查案程序,警方若有公正持平的执法态度,理应即刻扣押曾经参与盘诘死者的相关警官和警员,但是,由於警队奉行包庇文化根深蒂固,涉案的警员并没有立刻停职查办,这就提供了串供和寻找法律漏隙的机会,让他们大事化小,小事化无。

过去数十年,扣留犯猝死的原因,即使受到虐打重伤而死,只要相关部门“眉目传情”,死亡报告通常死於肺积水。2009年,遭警方逮捕的汽车盗窃嫌犯古甘离奇毙命在扣留所,操刀剖验的法医阿都卡林谎报肺积水 这个“传统”死因。经过抽丝剥茧,马大医药中心研判死者45处外伤引发横纹肌溶解症,导致肾功能衰竭而丧命。因此,中央医院的法医违反专业操守,也间接成了帮凶。正因为长期里应外合可以磨平罪证,使到殴打逼供扣留犯时,执法单位没有考量到法律责任而有恃无恐。

因此,近年来,突然毙命的扣留犯家属的报案对象选择了媒体,期望引起舆论的喧嚣为死者主持公道。过去两周内扣留犯猝死频传,31岁的达门登是因为涉及打架事件报警而被扣留,随后被发现死亡,身负50多处伤痕;槟城一名失业男子查梅斯死在警察扣留所一命呜呼,警方声称他是因为肝硬化而死亡:42岁的工程师卡鲁那,这第三个死在警方扣留所的原因有待查证。

2004 年底,时任首相敦阿都拉成立了皇家委员会,对警察部队滥权寻求对策。2005年,前最高法院院长 再丁为首的皇家调查委员会提呈厚达433页的皇家委员会报告书,提出125项改革警队建议。敦阿都拉当年甚至计划 成立监督警察滥权委员会Independent Police Complaints and Misconduct CommissionIPCMC)。

但是, 公众的期待最终落空, 时任警察总长慕沙哈山恫言若政府实施这些紧箍咒必将受到九万名的警队的反弹,阿都拉投鼠忌器,态度软化。时任首相署部长的纳兹里信誓旦旦要在2007年底在国会寻求上述议案,也不了了之。这雷声大雨点小的动作,导致阿都拉於2008年的大选溃败。人们看到了政府对整顿贪污腐败心慈手软,任由社会的毒素蔓延,侵蚀了人民的权益。

无庸置疑,首相纳吉未来要巩固国阵政权的关键因素,仍然取决於如何兴革警队和其他执法部门,当公众对政府部门怨声载道时,这些仇恨,必定算进执政党的账项之内。不过,执政党为讨取国内上百万公务员的选票,总是和颜悦色姑息养奸,却因此顾此失彼痛失民心, 这是国阵讳言忌医的暗病。

星洲日报专栏  纯属主观  4-6-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