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 June 2013

对霾害惯性逆来顺受



     
对我国而言,印尼烟霾长年来袭已是习以为常,大马政府十年如一日向印尼发出牢骚,一直是耳边风,而这股烟风从未间断卷土重来。这次因为殃及新加坡和大马,霾害的严重情况历来所未见,才引起各方讨伐,逼使印尼总统苏西洛为了邻国的和睦关系不得不道歉。

但是,道歉於事无补,它所造成连锁性的恶劣影响还是由马新两国人民去承受。虽然罪魁祸首剑指马新伐木财团因烧芭失控,但一些财团都撇清责任,因此,如果有钱可以使鬼推磨,最后可能查无实据,没有人会面对法律的制裁。就因为从宽处理,霾害就常常越洋渡海而来。

由於我们习惯上忍受烟霾的残害,以为十天八天就会消散,过去只是循例鸟一轮就算出了一口气。但这次的烟霾中的空气污染指数不断飚升到危险水平,才令政府慌忙失措,临时临急搬出一大套解救措施。因为政府对过去这种灾害逆来顺受惯了,应对方法的反应就慢了半拍。

同样的,在野党起初也不以为意轻率看待霾害,直到情况不对劲就插把口指责政府灭害乏力,以展现关心民瘼一马当先。然而,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也是后知后觉,延至一周之后才向印尼提呈抗议备忘录。严以言之,所谓的“备忘”,就是准备忘掉的文件,人们接收了只是置之高阁。但政治上,它是必须应景点缀的动作。

最近应势而生的“还我蓝天”民间组织对印尼叫嚣虽有声势,发动网络谴责,但对印尼这个横蛮的邻国,她是充耳不闻的。

在过去,政府通过外交途径与印尼交涉烟霾的入侵,总是在风头火势中煞有其事地让人以为,霾害将有一劳永逸的方案,但都是纸上谈兵。大马面对印尼这个大哥大,声小力微,始终拿不出任何制裁措施让印尼有所顾忌。有些人甚至放话要印尼赔偿损失,简直是椽木求鱼。

不过,这次新加坡成了受害者,马新两国若联手与印尼理论,或许施加印尼更多的压力,不得不採取防范措施。基本上,印尼要把霾害减至最低,还是必须着力於监督伐木活动的烧芭行为,因为官商向来水乳交融,再大的火势都没有财团受到制裁。

近日有雨让人欣喜若狂,但还是不能抵消烟霾的浓重,预料印尼还需一个月时间才能清理祸害,我国才能再见蓝天白云。但这种日子得过且过,又得看下一回烟霾重头再来。

中国报专栏  放眼江湖  27-6-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