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June 2013

马华在十九层地狱的战争



     
马华当今受到关注的卖点显然只剩下内讧权争可供华社闲谈。这届大选惨败并没有使党内痛定思痛寻求振兴的路向,反而是旧有派系之争重新燃起战火,华社乐得隔山观虎斗。

马华两度的大会通过议案,若大选成绩比2008年更糟糕就不入阁,这个后遗症始料莫及引发更大的火线。如今吃败仗只残留711州的议员,有些领袖开始悔恨当年的矢志,不惜要含羞带耻入阁。毕竟,在朝当官惯了,不入阁牵涉到万余大小官吏丢职的确很不自在。

两年前不入阁的决议,也许是为了激励党员抛开派系之异齐心一致面对大选;同时也期望这破釜沉舟的决心提高华裔选民的支持度。但是,在更大程度上,党内领袖也暗自思量,308选绩的1531议席其实已跌入政治十八层地狱,理应可以止跌回扬而翻身,或维持旧有的积弱局面。马华上下没料到,政治地狱竟然有十九层。

根据估算,马华竞选的议席,包括其他族裔的总得票只有88万张。换句话说,声称有百万党员的马华不少党员吃碗面反碗底。在390多万华裔选民中,马华仅得约莫10% 的票源,90% 选票心倾行动党。首相纳吉穿了唐装,击了鼓贺岁,华裔并不领情。不少马华候选人在选区上筹策耕耘五年,却敌不过只在竞选期间出现15天的竞争对手。马华的颓势还能撑到什么时候,十之八九的人有吾不欲观之矣的慨叹。

选民决定一个政党的命运,马华本应重新审度她被华社唾弃的因由,但是,党内仍然沉浸在十九层地狱中的内耗争斗,对不入阁寻找责怪的对象以合理化再入朝当个耻官。目前,一些信守承诺的地方官已辞职,但多数人都采取静观其变的态度,尤其是四名上议员能拖一天算一天安乐,希望年底选出的新领导层和党代推翻不入阁的铁案,再抬头做人。

由於纳吉的内阁保留至少一名部长和三几位副部长的空缺,於此加剧了党选的倾轧。谁能在党选杀出重围掌握党权谁就上位。其实,505大选的翌晨就有人要蔡细历为选举成绩负责立即下台,过后有15名元老也出马杀蔡,为的是替自己人护航当官。但是,作风强悍的老蔡不请辞坚持不入阁,只声明不再寻求蝉联,令各方敌对人马无计可施。有些人放话要在一个月内搞特大绊倒蔡细历到头来也无疾而终。

按照吉、霹两州大臣留有州官给马华的形势,年底的马华大会必然推翻不入阁的原议,使马华再次有官位可栖,但以前上万人的九品官可能大幅度锐减,因而加剧了地方势力在有限的利益展开争夺战。马华推翻本身的誓言,由新一届的代表重新划定入阁,也就稀释了所谓的尊严。

柔佛州的郑修强成了不入阁的夹心人,由於苏丹指示必须有华人进入州议会议政,他受委为行政议员受到挞伐。郑修强以君命难违,含怨辞掉七个党职而保留党籍以止住各方悠悠之口,但仍然有人要他自毁功名利禄才甘心。郑修强受委之前曾照会领导层他进退两难的处境。蔡细历曾托请柔州马华国会议员向皇室陈情,但没有人有此胆量进谏。换位思考,即使要郑修强请辞行政议员的人,本身处在这种特殊境况也会两权相害取其轻。

七月开始的各阶层选举,将在年底产生新的代表和领导层,党员热衷参与战斗的心思和计谋肯定比大选更有激情。多数人只争朝夕的荣景,那管今后的存亡。

也许,由印尼华侨黄文章唱红的一首歌“古月照今尘”,节录其中歌辞可以作为马华自1949年创党於以来逐渐衰败的写照:“成败难长久,兴亡在转瞬间,总在茶馀后供于后人说,多少辛酸话因果。江山几局残,荒城重拾何年,文章写不尽幽幽沧桑史,悲欢岁月尽无情。”

星洲日报专栏  纯属主观  18-6-2013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