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June 2013

董总要什么该干些什么?



 
董总对关丹中华独中批文争议喋喋不休,静观其变多时的教总主席王超群终於开腔,希望董总可以和关丹华社一起把枪口对外,同舟共济突破困境。

教总的行文语气,倾向於主张在非常时期以非常运作策略,撇下董总对批文一言堂的诠释,以坐言起行把关丹中华中学办出声色,以实践效果消弥疑虑,也就是一边办一边寻求批文的进一步释义。

董总面对数十年风雨同行的难兄难弟的发难,又一如既往无病呻吟指教总违背林连玉捍卫华教正统的精神,喝下批文这毒酒就陷董总於不义。但教总听其言观其行已啧有烦言,对叶新田和邹寿汉不懂审时度势处理关中的问题,倒认为董总既然执掌华教的命门,就应与关中和谐共处,以监督者的身份让关中纳入纯种独中的轨道办学,好过像算命佬对关中不断预言不测和说是道非,因为叶、邹的悲观言论犹如跟影子打架。

董总咬住批文存有疑虑,施出杀手间不批准关中参与统考。没有统考的“加持”,关中就自然成为异类,也就沦陷为董总判定关中是私立国中、变种独中的一贯说法。董总绝杀关中的歹毒手段比教育部有过之而无不及。首相纳吉和教育部长慕尤丁多次保证关中是一所华文独中,但董总坚持关中的批文必须按照董总的意愿书面阐明。

关中是以吉隆坡中华独中的办学模式申办的再生品,由於中华独中的成功经验和符合教育国情和环境,加速了批准。如果关中不纯种,那就牵带出董总辖下的国内60间独中也是是一个模样。至今,董总不断在批文上刁难关中,本身却未草拟一份计划书如何将关中的地位摆正。而更讽刺的是,董总从来不敢说,关中的批文必须以60间独中的批文内容为模版,因为董总拿不出要求关中修改批文的范本作为有力的参照。

董总如果买不起镜子,不妨撒泡尿自照。由董总创办的华文最高学府新纪元学院的批文,注明除了中文系之外,其他科系都必须以国语和英语 作为媒介语。当年叶新田为什么不认为是变种变质的国立学院呢?为什么当年吞下这口气苟且接受这种批文而宽以恕己,如今却摆出华教斗士而严以责人呢?如果依照叶新田和邹寿汉坚持把关中批文退回教育部再作修改的战斗姿态,那么,新纪元有必要身先士卒去挑战教育部的批文箝制华教的发展。如果秉持关中现有批文办学是出卖华教的罪人,叶新田早就是先行者。

新纪元学院在夹缝中坚持多语教学的目标,使用国语、华语和英语作为教学媒介语,至今,她的行政和教学媒介语多数是以华文为主。按照现有教育法令,国内学校必须以马来文为媒介语,除非获得教育部长豁免和批示,严格而言,独中就是在历史因素下在法令的灰色地带存活。

董总数十年对华教的权益诉求之道,就是通过每年雄壮激昂的议案、在华文媒体见证下提呈备忘录,以及为了赢取华社喝采,不断发表措词英明神武的文告。近年来也频频搞华教救亡运动以替董总的招牌上了新漆,但这些举措只是给华社吃了亢奋的迷幻药,以为董总就是华教的守护神,而她实际上只是纸老虎。

若要问董总到底要什么?处处打压关中以华制华的行径绝非好汉本色,倒不如指导董总该干些什么有实效的事务。叶新田和邹寿汉如果自认为德高望重,不妨号召华团一万几千人到教育部长期抗争,一举逼使政府修改符合华教发展的法令,董总有这底气吗?当前不断兜兜转转,唠唠叨叨地混淆视听,除了分裂华社和令人憎怨,看来,叶、邹领导下的董总,前路越走越窄。 
星洲日报专栏  纯属主观  11-6-20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