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June 2013

玻璃杯子




我捧你时,你是个玻璃杯子

我松手时,你就是个玻璃茬子

不要把自己想的多么多么牛逼

再厉害的香水,也干不过韭菜盒子



(转载)

29 June 2013

容易讀錯的姓氏

仇:讀“求”,不讀仇恨的“仇”﹔
單:讀“善”,不讀單據的“單”﹔
舍:讀“設”,不讀舍己的“舍”﹔
朴:讀“瓢”,不讀朴素的“朴”﹔
區:讀“歐”,不讀地區的“區”﹔
召:讀“哨”,不讀的號召“召”﹔
華:讀“化”,不讀中華的“華”﹔
查:讀“渣”,不讀檢查的“查”﹔
種:讀“虫”,不讀種子的“種”﹔
解:讀“謝”,不讀解放的“解”﹔
繁:讀“婆”,不讀繁榮的“繁”﹔
任:讀“人”,不讀任務的“任”﹔
紀:讀“已”,不讀紀念的“紀”﹔
折:讀“舌”,不讀折舊的“折”﹔

(转载)

27 June 2013

对霾害惯性逆来顺受



     
对我国而言,印尼烟霾长年来袭已是习以为常,大马政府十年如一日向印尼发出牢骚,一直是耳边风,而这股烟风从未间断卷土重来。这次因为殃及新加坡和大马,霾害的严重情况历来所未见,才引起各方讨伐,逼使印尼总统苏西洛为了邻国的和睦关系不得不道歉。

但是,道歉於事无补,它所造成连锁性的恶劣影响还是由马新两国人民去承受。虽然罪魁祸首剑指马新伐木财团因烧芭失控,但一些财团都撇清责任,因此,如果有钱可以使鬼推磨,最后可能查无实据,没有人会面对法律的制裁。就因为从宽处理,霾害就常常越洋渡海而来。

由於我们习惯上忍受烟霾的残害,以为十天八天就会消散,过去只是循例鸟一轮就算出了一口气。但这次的烟霾中的空气污染指数不断飚升到危险水平,才令政府慌忙失措,临时临急搬出一大套解救措施。因为政府对过去这种灾害逆来顺受惯了,应对方法的反应就慢了半拍。

同样的,在野党起初也不以为意轻率看待霾害,直到情况不对劲就插把口指责政府灭害乏力,以展现关心民瘼一马当先。然而,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也是后知后觉,延至一周之后才向印尼提呈抗议备忘录。严以言之,所谓的“备忘”,就是准备忘掉的文件,人们接收了只是置之高阁。但政治上,它是必须应景点缀的动作。

最近应势而生的“还我蓝天”民间组织对印尼叫嚣虽有声势,发动网络谴责,但对印尼这个横蛮的邻国,她是充耳不闻的。

在过去,政府通过外交途径与印尼交涉烟霾的入侵,总是在风头火势中煞有其事地让人以为,霾害将有一劳永逸的方案,但都是纸上谈兵。大马面对印尼这个大哥大,声小力微,始终拿不出任何制裁措施让印尼有所顾忌。有些人甚至放话要印尼赔偿损失,简直是椽木求鱼。

不过,这次新加坡成了受害者,马新两国若联手与印尼理论,或许施加印尼更多的压力,不得不採取防范措施。基本上,印尼要把霾害减至最低,还是必须着力於监督伐木活动的烧芭行为,因为官商向来水乳交融,再大的火势都没有财团受到制裁。

近日有雨让人欣喜若狂,但还是不能抵消烟霾的浓重,预料印尼还需一个月时间才能清理祸害,我国才能再见蓝天白云。但这种日子得过且过,又得看下一回烟霾重头再来。

中国报专栏  放眼江湖  27-6-2013

25 June 2013

马华办党殇革新超度法会



  
马华因大选衰败,如今党内环绕在不入阁的利益矛盾上开始倾轧,作为年底党选的筹码,总会长蔡细历面对墙倒众人推的局面。不过,作风强悍的蔡总对昔日唯唯诺诺的领袖的“起义” 沉着应战,这场内讧势必延续到年底的党选,最终谁主兴衰浮沉仍有变数。

蔡细历虽然声明不再竞逐总会长,但历来对他谋略心存惧忌的敌对派都不敢掉以轻心。因此,党内一度有逼宫的动作要除之以免夜长梦多,而在举事不成之后,敌对派系开始担心蔡细历反扑。一些耳口相传的消息指蔡细历周游列州与基层党员频密互动,显然有不寻常的动机。这就是蔡细历仍然成为众矢之的的主要原因。

一个不可排除的因素是,党内领袖若迫不及待要撵他下台,可能激使他的斗鸡个性与这些人周旋到底。蔡细历私底下表明“有话好好说”,求的是了无牵念退位,假如有人言行上不断对他以假想敌进击,他的反击和回敬的手段包括在党选全面参与其事,搅这淌污水。因为蔡细历奉行的门道是:“政治是把不可能变为可能的艺术”。

目前有意争夺中央领导层的领袖虽然个个兴致勃勃但是没有把握。只有在支会和区会选举笃定中央代表之后,才能估算获得代表的支持度,到时才有竞逐的信心。目前,廖中莱被视为最有机会上位,由於他不是蔡细历公开认同的接班人,廖中莱最近为了表现个人的领袖风范,不惜批评蔡细历以显示胆识。但廖中莱形象上并非勇於面对风雨的领袖,过去对民联常是独善其身,封口不批,此时措词强烈,党内看作是内斗内行的伎俩。

网络上,人们对马华不知反省,在不入阁而丢弃官职的课题上纠缠不清有聒躁的恶评。蔡细历批准60万令吉,由廖中莱领导一个兴革队伍巡回各地,以收集意见如何替马华寻找出路。但盛传兴革队伍并不受到基层的涌跃参与,却变调成为讨伐领袖的牢骚座谈会。马华穷途末路至此真不知死活。

马华现有领导层继承着过去廿年党争的余毒难以消解。最近15名元老出面要蔡细历下台,背后隐藏着议程乃要扶持他们心目中的人选快速上位。林亚礼退隐多年后狠批老蔡不外是挺廖的弦外之音,而他的宿敌林良实出面护蔡也有一争长短的架势。这种从未消停过的明争暗斗,一直是马华的死穴。当党领袖不断强调需要团结一致振兴党务时,就说明党内分崩离析。

因此,要摆脱阴影的笼罩,马华领导层必须革旧立新,由年轻的领袖如魏家祥、颜炳寿、蔡智勇、王乃志等人入主,才能有新的气象让华社重燃信心。不过,权力和当官始终像海洛英的瘾,旧有领袖是戒不掉的,遑论培埴新一代领袖。

马华代表大会两度通过大选若遭挫折而不入阁的议案,如今已身陷泥淖。没有官职作为与华社沟通的平台,这就像缺了润滑剂的汽车不能行驶。但是,即使入阁也不会加分,因为华裔选民脑热支持行动党的狂势,并不在意马华的服务。选民因为仇视国阵政府的体制,马华就遭池鱼之殃。

马华当前必须对党的方向拟定大蓝图,用坚决落实的决心挽回华社的信心。但马华受制於巫统的喜恶,难以独立行事。国阵若要长治久安,巫统必须设身处地去感受华社的积怨,扭转与马华欲纵还擒的现状。

马华的革新委员会当前的动作其实是为“党殇”办着法会,到底能否超渡以让马华脱胎换骨重生,看来是乏善可陈,即使拟定洋洋洒洒的方略也可能落得纸上谈兵。更多人的心机还是在年底党选上着墨泼彩,一俟区会选举产生中央代表之后,马华传统的内战就开始娱乐华社。 

星洲日报专栏  纯属主观  25-6-2013

24 June 2013

鹦鹉恼羞成怒



Doggy!去咬他!

某天傍晚,Cindy下了班回到家,如同往常一样下厨准备晚餐。但是她却发现厨房的水槽 排水管好像堵住了,于是她打电话给水电工William,希望他能来帮忙修理。

William一口就答应了,他说他会在明天下午过去Cindy家看看。由于是在Cindy的上班时间内,因此Cindy告诉他:我会把钥匙放在门口的踏脚垫下,你自己进来。我有养一只秋田犬,它很乖,你不用担心。另外,我还养了一只鹦鹉,它是个麻烦的家伙。你进来的时候,不管它跟你说些什。记得!绝对不要和鹦鹉说话。

William听了虽然满腹疑惑,但还是说好。

第二天下午,William按时到了Cindy的家中,进了门开始修理厨房的水槽。狗儿很乖, 没有叫也没有凶他。鹦鹉则不断聒噪地对他话、大叫。

刚开始William记得Cindy的嘱咐而没有理它,但鹦鹉还是不断的大叫。过一会儿William终于忍受不住了,他对着鹦鹉大吼:“Shutup!你这只大笨鸟!鹦鹉愣了一下,William还以为自己的大吼有了一些效果。

接着,只听见鹦鹉模仿Cindy的声音说:“Doggy!去咬他!然后就只听到厨房传来一阵的惨叫声。

有人玩你的鸟!

一只鹦鹉很聪明,饭店老板因此用来招揽顾客,每当有客人来用餐的时候,鹦鹉就说:
欢迎光临!客人走时就说:谢谢惠顾!

一个客人很好奇,就在门口来回的进出,结果鹦鹉在那不停的说欢迎光临”“谢谢惠顾大概二十多次了,那只鹦鹉实在是忍不住了,大声的叫道:老板!有人玩你的鸟!

(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