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May 2013

大选之后仇情恨绪狂泻



曾嚣张得瑟一时的土权首领依布拉欣阿里在大选战败, 这令华社暗中叫爽的事, 鲜少人着墨发言 幸灾乐祸一番。虽然对他落井下石有点卑鄙,但是,偶尔卑鄙一下,这种坦白也许洋溢着美德的光辉,毕竟,多年来他挑衅的偏激言论造成种族关系的不悦,华人不免窃喜看到现眼报,如果不额首称庆,就显得十足虚伪。

依不拉欣不是栽在华裔选民报复的手里,他给伊斯兰党精神领袖聂阿兹的儿子聂阿都所击垮。在吉兰丹巴西马,这个拥有96.4%巫裔选民的国席,依布拉欣以前呐喊捍卫马来主权和宗教,以及对华社权益口不择言,他的落败证明了他没有政治市场和号召力。

极端种族主义的政客常前仆后继,时值513种族冲突暴乱44周年,让人想起这场悲剧的始作俑者的拿督哈仑,他在70代以种族主义横行霸道,但数年后因贪污罪入狱,断了政途。冥冥之中,人们算计不了他,但是,天算。

这种宿命看来是报应,但并非放诸四海皆准。政府虽然对煽动、制造种族仇恨者警诫再三,但是,却从来没有採取法律行动杀鸡儆猴,以致近年来极端主义的言论应势浮现,因为没有受到法律制裁,有样学样的人越来越多。

大选刚刚落幕,就有两位拥有社会地位的人大放厥词。由於此次大选华裔的政治取向并没有讨好国阵,玛拉工艺大学副校长阿都拉曼主张把各源流学校改制为单一源流。这种侵蚀母语教育人权的谬论,一直阴魂不散。论者总以为单一源流教育可以促进国民团结,事实上,共同语文教育无法保障族群的和谐及团结,巫统和伊斯兰党为理念吵架对立,用的是同一语文。只有公平的政策让各族适得其所才能创造和美的环境。

另一位令人大吃一惊的是,前上诉庭法官莫哈末诺阿都拉基於选举结果,华裔的票源流向民联而警告华社的“背叛行为”,将遭到马来社群报复性的反击。言下之意,似乎要华裔选民只能对以巫统为尊的马来人言听计从不可有二心,如果选择伊斯兰党或公正党的马来人就是一种冒犯。

按照这种逻辑推演,吉打亚罗士打国会选区由曹智雄代表国阵出战,此区巫裔选民高达61.2% ,曹智雄败给公正党的魏晓隆,这是否以巫统为首的马来社群背叛了华人?在当今两线制的对峙下,伊党和公正党拥有旗鼓相当的支持者,巫统其实已逐渐丧失领头羊的地位,华裔有自由权选择那一党,不由得别人指点和恐吓。

根据网络资讯,莫哈末诺当法官时期,於1999年承审时任马六甲市区国会议员林冠英指控时任马六甲首长阿都拉欣跟未成年少女发生性行为的案件,因发放小册子被控违反出版法令,结果林冠英罪成入狱18个月

如果以莫哈末诺今天的种族仇恨论调如此偏激,那么,当年对林冠英的判决就自然而然令人产生太多联想了。 

中国报专栏  放眼江湖  16-5-2013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