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May 2013

选举遗症从黑潮到法庭




由安华策动的抗议选举舞弊的黑色集会, 即使巡回完毕也还有一段时间的喧嚣。2008916的变天神话,弄虚造假也能持续多月,可见得,抗争只要坚持得很自信,总会有一定的市场。这次 黑潮一浪接一浪,安华惯用他的强项鼓动民众情绪愤慨,即使靠街头斗争最终回天乏力,也是政治保温的必须手段。


或许,选前形势大好的氛围下,安华仍不能一举攻下布城,令他必须寻找其他藉口延续政治生命,如果他对选举成绩认命的话,就得履行选前的承诺,退出政坛去教书。要一个穷其大半生在政治圈打滚的人赤裸退隐,并不容易。


此落彼起的黑潮集会,主要是凝聚了年轻人革命的浪漫激情唱同一首歌,这种群众运动的火把一旦点燃起来,参与者只是朝向预定的口号摇旗呐喊,在狂热中共容於一体。学者的研判是,每个人都投入在群体之中失去自我,不问是非黑白。即使不在场内,有些人耳濡目染这股力量,都会以从众心理,选择靠这边站,使到自己不会落单而更受欢迎。反之,如果旁观者非议,就会成为众矢之的。


安华通过黑潮集会,向执政的国阵索讨回被偷走的民主和胜利,这是判定选举舞弊造成他无法出任首相。毕竞,当前民联三党中,他多年的奋斗强化了行动党和伊斯兰党牢固掌控槟、丹州政权,而他却一无所有,揪心之痛可想而知。


安华责斥选举舞弊20余日,他的的盟友并不热衷与他共舞。伊党从一开始就接受选绩,不参与黑色集会;行动党拿下38个国会议席,是创党以来空前的最佳战果,火箭找不出胜利遭到盗窃的理由,两党只有二三线领袖酬酢安华的黑色集会。


被视为安华接班人的公正党署理主席阿兹敏,对集会嗤之以鼻,认为应保留政治资源去干点实事比较有用,言下之意不认同安华滥用群众的感情去赢取掌声。行动党在胜利中提振更高的理性置身度外,林吉祥表明只是对选举制度不满,但接受选绩的事实,不想浪费时间去搞集会。如果选绩可以乾坤挪移,那么,林吉祥南下振林山与阿都干尼对决,就不会轻骑过关。林冠英也许没有机会以秋风扫落叶的姿态光荣执掌槟城州权。

对选举成绩满腹疑惑,唯有通过证据兴讼才能取得法律位置上的正义,黑色集会纵使动员数百万人也无济於事。公正党策略主任拉菲兹声明将调查27个选举成绩可疑的国会议席,入禀选举诉讼。此外,伊党总秘书慕斯达法阿里将针对几个国席的疑窦展开20项诉讼。另一方面,巫统吉兰丹州联委会主席慕斯达法表示,将针对该州的万捷国席及三个州议席选举成绩提出上诉,因为国阵候选人以微差票数败选,而损坏的选票数目也很高。

司法界已取得共识,必须快马加鞭在六个月内审结选举诉讼,以便当前的选举喧闹能够及早尘埃落定。过去八场的黑潮集会吸引了数十万民众的狂热讨伐选举舞弊,这股心理力量难免期待着民联可以胜诉,万一败了,也可能指控判决不公,再造黑潮叫嚣。简而言之,理性的民主还没有成熟之前,滥用民主程序和言论自由的脑热,往往成为社会舆论的主流。

中国报专栏  放眼江湖  30-5-2013

3 comments:

Thiam Teck (1983 - ?) said...

我真沒想到『如果選舉有作弊和不公,反對黨就不會贏得XX州政權。』這類怪邏輯到今天也還有人寫出來。

目前來看,那些被帶上法庭的案件涉及的席位數量,即使全部勝訴也無法扭轉乾坤。

因此黑潮的訴求中並未提到這些帶到法庭的上訴。而是針對選舉制度改革而來。

但若接下來的發展再次讓人民感受到司法不公,難道人民應該認命與啞忍?

陈再华 said...

安华和一众民联废才非要把国家弄的鸡犬不宁才肯罢手。

后辈 said...

请问林前辈,如果有人一直下毒想害死你。但你身体强壮和及时吃解毒剂成功生存下去。请问因为你生存,这是否表示这些人不曾下毒想害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