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April 2013

克制胜败的悲欢情绪



     
自提名日起, 国内竞选活动热火朝天, 各为其主的对抗情绪,导致全国各地各类纷争有超过千宗报案。槟城高渊国阵政治讲座会现场发生炸弹爆炸案、竞选行动室纵火案相继发生、林冠英接获死亡恐吓短讯、以及向敌对政营的集会踩场寻衅,这些事故,已使到本届大选埋下危机。

两年前,选委会曾预测,基於选战炽热,不排除发生枪击案件,但没有相关的情报佐证。前警察总长慕沙哈山认为,一旦败北的一方若不满意选举成绩,国内可能爆发“阿拉伯之春”的危机,通过制造混乱和骚动,谋权夺势。原任内政部长希山慕丁也估计大选期间会爆发更多的事故。

巫统一些上了年纪的领袖重提513事件,或多或少想影射唯支持国阵才能保障平安无事。但这类恐吓的意图对新生一代根本没有警诫作用,只能勾起老选民的伤感回忆。
2008年民联崛起,民主和自由的号角响起,国内许多政治活动发生挑衅、秽语叫嚣、肢体动粗、践踏肖像、网络设置灵堂膜拜辱骂政治人物等等行径层出不穷,反映出国内的政治暴力趋势越来越令人担心,而这似乎是民主的副产品。

向来与安华势不两立的前首相敦马哈迪预料,如果安华领导的民联若不能得偿所愿执掌政权,可能会发动街头暴力示威,搅混政局。

原任首相纳吉於解散国会后声称,不论选举结果如何,将和平交接政权。潜台词是,若国阵继续执政,民联也必须接受事实。行动党顾问三番五次说此次大选最肮赃,加上两年来对选民册诸多疑虑,如果败仗,这可能是被点燃的火线。

两线制已使到国阵和民联各自夸耀本身的线才最粗壮,这间接鼓舞寻求政治利益的支持者加入战围,以期主掌布城时邀功领赏。对政治理念一知半解的地方上黑帮也被招揽效劳,黑社会势力已不再停留由华人私会党独领风骚,过去几年已有印裔和巫裔仿效洪门或华记的组织结成盟党。这股势力被视为暴力的源头。

虽然每个政治领袖奉多元种族精神为皋圭,但现有的选区族群结构仍然以种族为投选考量。举个例子,行动党在华裔选民占尽优势,但这次林吉祥越界到柔州振林山,虽然估计在53%的华裔选民中有八成的支持率,可谓胜券在握。但由於对手是原任州务大臣阿都干尼,政治观察者认为,在这强强对决之下,他可从本身的族群获得九成的选票。这样的分析,都是出於强烈的种族意识在作祟。因此,如果胜负出现微差,双方脑热的支持者要如何控制情绪就没有应对的准头。而这类似的危机也可能出现在其他焦点选区。

因应独立以来最激烈的大选,警方布署85%的警力,专注于维持社会秩序,而且也动员联邦后备队及军警镇暴队以防万一。由於政治对峙的仇情恨绪潜伏多年,国阵和民联的最高领导层在五月五投票前夕,有必要向其支持者发表声明,即使败选也应克制情绪,坦然接受选民的抉择,而胜利的一方也不可游行嘲弄,否则,星星之火足可燎原,始终是社会安宁的忧患。

星洲日报专栏  纯属主观  30-4-2013

6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行动党顾问三番五次说此次大选最肮赃,加上两年来对选民册诸多疑虑,如果败仗,这可能是被点燃的火线。"
https://www.facebook.com/photo.php?fbid=10151559551879911&set=a.66156339910.67834.594649910&type=1&theater


去SPR查一下這3組IC,
490715065137 , 490715065233 , 490715065161
你覺得肮赃不肮赃?


Anonymous said...

你假道德,全马国都知道那个"党"常用暴力。

Thiam Teck (1983 - ?) said...

在野黨是屢敗屢戰了五十多年,我相信即使輸了支持者們也能冷靜以待的。

相反的,那從未失敗過的執政黨,如果輸了,那些既得利益集團才是隱憂。

要勝利一方不可遊行慶祝,免得引起不愉快事件。聽起來有道理。但這和『女性不要穿著性感,免得被非禮強姦』卻又異曲同工之妙。

vinz said...

振林山华裔众多,应以马华出阵,必胜无疑。

一针 said...

您没注意到我都是用马X吗?
这样“礼义廉”的政党如何配用“华”字。
用“巫”字可能更适合。

-一针--

vinz said...

巫字也不配。。污还可以。花也可以。有片王,歌王,美后(参赛),好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