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 April 2013

沈同钦硬了又软了



    
权位就像印度火车那样挤逼,蛋糕也永远不够分。行动党呐喊改朝换代的亢奋信心,导致迈向布城的列车的搭客都脑热起来,人人都寻找议席的安乐窝,容不得其他人抢位。当权者为巩固权威,不惜铲除那些不听使唤的人,安置亲信取而代之。那些被架空的失意者不论出於竞选的胜算还是为了出一口气,临急以独立身份提名竞选。本届共有11名行动党诸侯,包括沈同钦、李映霞、姚天和、许文鑫、吕福财及黄南华等人痛诉逼上梁山,以独立人士参战。

13届大选共有200独立人士从旁杀出, 创历来新高。国阵与民联虽然势不两立,但对付叛党者的手段所见略同,就是开除党籍。

行动党表面上看起来凝聚力强大,但在荣华富贵面前,斗争理念变成个人抗争有理,一心念叨着如何霸住权位,扯后腿的状况,马华望尘莫及。马华前总会长翁诗杰给蔡细历刷掉,一路来不排除以独立人士出战班丹国席而成为焦点人物,不过,在最后关头紧急煞车,似乎留有余力另作计议。

行动党最具震撼力的叛变,首推马六甲行动党主席沈同钦一脚踏两船,他以火箭旗帜出战马六甲甲市国席,但在哥打拉沙马那州议席又分身以独立身份插上一脚,与中央授命的同僚赖君万比试高低。

不过,喧闹数日后,一度被人赞扬为好汉的沈同钦硬了两天就软了,退出州选。即使行动党麻醉这个伤口,但这场恩怨之争勾勒出行动党中央威权鞭长莫及。霹雳州有倪氏兄弟据州称霸;柔佛州有巫程豪自行其是;雪州有邓章钦偶尔耍阴的唱反调;槟城本土派的曹观友人马与林冠英面和心不和;卅年党龄的马六甲沈同钦按捺不住气愤与中央公开叫战,虽然解决了,但后患无穷。

哥打拉沙马那州议席原任议员是林冠英夫人周玉清,她虽然弃选但却垂帘问政,指定这个包公判案--包赢的82.56%华裔占大多数的肥缺由她的助理黄和平医生顶替,於此埋下导火线。沈同钦坚决反对,双方经过谈判对人选无法取得共识。林冠英在最后关头, 引进退出政坛25年的赖君万出马, 试图把既成事实逼使沈同钦屈服。

纪委会主席陈国伟隔空喊话革除叛党者的党籍,但是,林冠英并不以党纪为重,声称行动党中央委员会依然愿意给他一个机会来纠正这项严重错误,即退出州议席的意气之选并公开支持赖君万。林吉祥也说,如果沈同钦回头是岸,行动党将会重新考虑开除其党籍的决定。这说明行动党在林氏父子操控下,纪律是可以因应个人的荣辱得失斟酌调整的。因此,纪律出现双重标准,也让行动党出丑。

沈同钦因林氏父子为了解决危机的诱导而“知错能改”,但能改就可以撇清责任吗?如果以为归顺於党中央的劝诫而会受到不计前嫌,从宽处理的待遇,这是沈同钦的下下之策。因为行动党当权派对心有异变者从来就没有一笑泯恩仇的胸怀,只有秋后算账的狠绝手段。

因此,沈同钦自动缴械降服,最终只有任宰任割的下场。假如他拿下国、州议席就有防卫的本钱使党中央不敢轻举妄动。沈同钦自甘“晚节不保”对着干,林冠英难免颜面尽失,但对长期活在威权阴影下不敢吭声的火箭领袖,沈同钦的短暂抗霸扬名立万,总算让他沾到久旱逢到尊严的甘露,爽到极点。但,谁能笑到最后还是未知数,但沈同钦就得先为自己举棋不定大哭三声。 

星洲日报  纯属主观  23-4-2013

5 comments:

LOL said...

呵呵,这么多政党就只有马华最团结。也对,马华争什么呢? 即使是马华候选人,也是给人吐口水的

一针 said...

最硬的是蔡总会长,天下人皆知。

-一针--

安东尼老爷 said...

行动党家内事你知道的倒不少哦。真的很佩服你。家丑不可外杨,请放了他们吧!现在大选快来了,是敏感时刻,你要告诉大家行动党的故事,选举过后再谈也不迟。你说对吗?

草族 said...

开战时没有个人只有团体,军令如山,个人利益显摆者都是叛军,不值同情.

Patrick said...

沈同钦不以独立人士竞选,最失望的是咸蔡和林放,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