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April 2013

克制胜败的悲欢情绪



     
自提名日起, 国内竞选活动热火朝天, 各为其主的对抗情绪,导致全国各地各类纷争有超过千宗报案。槟城高渊国阵政治讲座会现场发生炸弹爆炸案、竞选行动室纵火案相继发生、林冠英接获死亡恐吓短讯、以及向敌对政营的集会踩场寻衅,这些事故,已使到本届大选埋下危机。

两年前,选委会曾预测,基於选战炽热,不排除发生枪击案件,但没有相关的情报佐证。前警察总长慕沙哈山认为,一旦败北的一方若不满意选举成绩,国内可能爆发“阿拉伯之春”的危机,通过制造混乱和骚动,谋权夺势。原任内政部长希山慕丁也估计大选期间会爆发更多的事故。

巫统一些上了年纪的领袖重提513事件,或多或少想影射唯支持国阵才能保障平安无事。但这类恐吓的意图对新生一代根本没有警诫作用,只能勾起老选民的伤感回忆。
2008年民联崛起,民主和自由的号角响起,国内许多政治活动发生挑衅、秽语叫嚣、肢体动粗、践踏肖像、网络设置灵堂膜拜辱骂政治人物等等行径层出不穷,反映出国内的政治暴力趋势越来越令人担心,而这似乎是民主的副产品。

向来与安华势不两立的前首相敦马哈迪预料,如果安华领导的民联若不能得偿所愿执掌政权,可能会发动街头暴力示威,搅混政局。

原任首相纳吉於解散国会后声称,不论选举结果如何,将和平交接政权。潜台词是,若国阵继续执政,民联也必须接受事实。行动党顾问三番五次说此次大选最肮赃,加上两年来对选民册诸多疑虑,如果败仗,这可能是被点燃的火线。

两线制已使到国阵和民联各自夸耀本身的线才最粗壮,这间接鼓舞寻求政治利益的支持者加入战围,以期主掌布城时邀功领赏。对政治理念一知半解的地方上黑帮也被招揽效劳,黑社会势力已不再停留由华人私会党独领风骚,过去几年已有印裔和巫裔仿效洪门或华记的组织结成盟党。这股势力被视为暴力的源头。

虽然每个政治领袖奉多元种族精神为皋圭,但现有的选区族群结构仍然以种族为投选考量。举个例子,行动党在华裔选民占尽优势,但这次林吉祥越界到柔州振林山,虽然估计在53%的华裔选民中有八成的支持率,可谓胜券在握。但由於对手是原任州务大臣阿都干尼,政治观察者认为,在这强强对决之下,他可从本身的族群获得九成的选票。这样的分析,都是出於强烈的种族意识在作祟。因此,如果胜负出现微差,双方脑热的支持者要如何控制情绪就没有应对的准头。而这类似的危机也可能出现在其他焦点选区。

因应独立以来最激烈的大选,警方布署85%的警力,专注于维持社会秩序,而且也动员联邦后备队及军警镇暴队以防万一。由於政治对峙的仇情恨绪潜伏多年,国阵和民联的最高领导层在五月五投票前夕,有必要向其支持者发表声明,即使败选也应克制情绪,坦然接受选民的抉择,而胜利的一方也不可游行嘲弄,否则,星星之火足可燎原,始终是社会安宁的忧患。

星洲日报专栏  纯属主观  30-4-2013

27 April 2013

丘光耀爆粗的最后岁月



       
报章记者最近猛问行动党的高层领袖,“普通党员” 丘光耀总在演讲场合爆粗口,痛骂某些媒体是国阵的走狗,同时也羞辱採访新闻的记者,到底应该怎样处置丘操人以阻截这种恶质文化。记者堤问的潜议程是,希望林吉祥父子谴责丘光耀,也盼待纪律委主席陈国伟开档修理他的党籍。

林吉祥说, 丘光耀发动杯葛星洲日报不是党的立场,他天天看星洲。问到他如何看待丘光耀粗口骂人,他说还不清楚内容,还没看昨天的报纸,闪掉话题。

林冠英说,应该把丘光耀的问题大事化小。也是闪掉话题。

陈国伟说,没有必要以纪律的角度调查丘光耀。再闪掉话题。

其他二三线领袖打圆场说,这是普通党员个人意见,也是闪掉话题。

至今,只有倪可敏公开痛斥肥丘与报界对着干,陷行动党於不义。但倪可敏“大义灭亲”动怒翻脸有个人因由,因为肥丘威胁揭露小白有关西装合约,取地卖官的丑闻。

综合上述闪掉话题的言论,行动党领袖意识到投鼠忌器,只要对肥丘啧有烦言,他掌控60多个面子书专页网兵就会群起而攻,老佛爷又怎样?也难逃其骂,其他领袖就要懂得爱惜羽翼了。

如果行动党重视文化,早在三年前就应制止丘光耀的口没遮拦。行动党纵容丘光耀到处屙屎撒尿,其实是火箭之光,因为不论忠奸善恶,行动党已造就了标志性人物。
丘光耀是狼狗,这是他自己说的。行动党以丰厚的党粮养狗,挂个家有恶犬的牌子,就看准吠声大和攻击性强,尤其可以带动一犬吠影百犬吠声造势,政治上需要这种配合,而且也相当有成就。

现在,一些记者对他乱吠乱咬的行为,恨不得火箭拔狗牙消声线,但如此这般残忍,这狗还能算是狗吗?怎不担心防止虐待动物组织报警呢?如果开除党籍,等同废掉他的武功,逼使他变成无主孤魂,这些记者有心理准备七月半供祭孤魂野鬼吗?

从人道的立场应该留肥丘一条生路,毕竟,至今靠张嘴是他的强项,这时候剥夺他的本领逼他转性,真是惨不忍睹,反正大选55,民联就快当家做主,就别冒犯肥丘了,免得来日加倍秋后算账。

肥丘已经扬言要当反贪污总监,就应让他在告别腐败做点实事,像他在面书上警告将揭露小白的西装合约舞弊,让官获地丑闻,他可以报一箭之仇了;另外,雪州那位从服务中心租金获回扣的张五百,逃离原区到柔佛打仗去了,肥丘应该加以追究;因为名声欠奉,党内泄了气的那粒球不获上阵,肥丘不妨对他切切切,表现反贪的良知和勇气。

肥丘一旦有官位做,就会因为发财立品而改掉粗口恶习,改了朝换脑袋,这是看势转舵的豪杰本色。万一改不了朝换不了代,肥丘横行既已到了尽头,也就有气无力了,没必要再打丧家之狗了。

25 April 2013

网民继续吹吧 !



  
杨紫琼出席六万人造势集会,力挺纳吉出任首相,早就预料民联的网络兵团发动攻讦,杨紫琼面对围剿处之泰然,不删除恶评,让网民讲个饱。


网民对艺人总以为拿着刀柄可以肆意恐吓,一贯的作风就是杯葛演出,不买他们的光碟,不看他们的电影。有脑筋的艺人在想,阁下下载免费的影片和歌曲,能有什么贡献让我必须屈服於这种压力?即使买光碟讨好女朋友,也是买翻版的,你就继续吠吧。


近日,槟城和巴生西港分别举行一马慈善演唱会首相与你有约晚宴”。杨紫琼称赞纳吉的领导下的大马,社会变得更加开明、开放,希望大马人民能够继续支持纳吉。这是她的政治取向,他有选择和表述的自由,但充满仇情恨绪的网民强行替她做主,非要她弃国阵靠向民联不可。


有脑残的网民发表谬论,得到网络的转述。他们认为杨紫琼演过昂山素枝,就应戏里戏外一致对抗腐败政府。有人因此遐想,如果杨紫琼、巩俐、章子怡及许多性感女星演过应召女郎,嫖客就有心仪的对像了。成龙和李连杰的戏里功夫了得,应该在戏外替大马的罪案除暴安良了。


本地歌手巫启贤表明会返马演出,但不会投票,网民大义凛然谴责他是卖国贼。每届选举的平均投票率在七成左右,投票是尽国民之责也是个人选择要不要投。如果不投票等同卖国,大马至少有三成合格选民是卖国贼,这可能包括网兵们的祖先和父母。


最近艺文界发动呼吁游子回乡投票,多少隐喻着加强换政府的力量。一些艺人站在民联的平台为大选造势,言行举止似乎站在“忠”的一边,那些往国阵靠拢的就是奸的。所以,民联支持者个个都是人,被标签的敌对者如果勉强还是人的话,也仅仅是卖国贼,其他的一律是走狗。这就是目前面子书政论专页的形势。这些人要民主、人权和言论自由,结果他们踩踏本身追求的理念。


受到网暴的攻势,马来西亚演艺人公会主席高山挺身表明,本地歌手艺人纯粹是出于娱乐大众,养家糊口才会参与政党活动的演唱会,而非替某政党拉票,因此必须以同理心网开一面。本地艺人在公众场合演出,除了一年一度的七月半唱给孤魂野鬼的档期是颠峰期之外,剩下的演出机会越来越少。


近年来,民联红豆兵乐此不疲轰炸由国阵主办所聘请的海外艺人。怕事的,连忙解释原委,但多数艺人抱着“你搞政治关我屁事”,照接演出合约。网民的骂声和恐吓能起作用吗?韩国的江南大叔PSY拿了唱酬也许拿去泡妞还泡不完,管大马网民天天在吹肥皂泡,继续吹吧。
光明日报  是非如流  25-4-2013

23 April 2013

沈同钦硬了又软了



    
权位就像印度火车那样挤逼,蛋糕也永远不够分。行动党呐喊改朝换代的亢奋信心,导致迈向布城的列车的搭客都脑热起来,人人都寻找议席的安乐窝,容不得其他人抢位。当权者为巩固权威,不惜铲除那些不听使唤的人,安置亲信取而代之。那些被架空的失意者不论出於竞选的胜算还是为了出一口气,临急以独立身份提名竞选。本届共有11名行动党诸侯,包括沈同钦、李映霞、姚天和、许文鑫、吕福财及黄南华等人痛诉逼上梁山,以独立人士参战。

13届大选共有200独立人士从旁杀出, 创历来新高。国阵与民联虽然势不两立,但对付叛党者的手段所见略同,就是开除党籍。

行动党表面上看起来凝聚力强大,但在荣华富贵面前,斗争理念变成个人抗争有理,一心念叨着如何霸住权位,扯后腿的状况,马华望尘莫及。马华前总会长翁诗杰给蔡细历刷掉,一路来不排除以独立人士出战班丹国席而成为焦点人物,不过,在最后关头紧急煞车,似乎留有余力另作计议。

行动党最具震撼力的叛变,首推马六甲行动党主席沈同钦一脚踏两船,他以火箭旗帜出战马六甲甲市国席,但在哥打拉沙马那州议席又分身以独立身份插上一脚,与中央授命的同僚赖君万比试高低。

不过,喧闹数日后,一度被人赞扬为好汉的沈同钦硬了两天就软了,退出州选。即使行动党麻醉这个伤口,但这场恩怨之争勾勒出行动党中央威权鞭长莫及。霹雳州有倪氏兄弟据州称霸;柔佛州有巫程豪自行其是;雪州有邓章钦偶尔耍阴的唱反调;槟城本土派的曹观友人马与林冠英面和心不和;卅年党龄的马六甲沈同钦按捺不住气愤与中央公开叫战,虽然解决了,但后患无穷。

哥打拉沙马那州议席原任议员是林冠英夫人周玉清,她虽然弃选但却垂帘问政,指定这个包公判案--包赢的82.56%华裔占大多数的肥缺由她的助理黄和平医生顶替,於此埋下导火线。沈同钦坚决反对,双方经过谈判对人选无法取得共识。林冠英在最后关头, 引进退出政坛25年的赖君万出马, 试图把既成事实逼使沈同钦屈服。

纪委会主席陈国伟隔空喊话革除叛党者的党籍,但是,林冠英并不以党纪为重,声称行动党中央委员会依然愿意给他一个机会来纠正这项严重错误,即退出州议席的意气之选并公开支持赖君万。林吉祥也说,如果沈同钦回头是岸,行动党将会重新考虑开除其党籍的决定。这说明行动党在林氏父子操控下,纪律是可以因应个人的荣辱得失斟酌调整的。因此,纪律出现双重标准,也让行动党出丑。

沈同钦因林氏父子为了解决危机的诱导而“知错能改”,但能改就可以撇清责任吗?如果以为归顺於党中央的劝诫而会受到不计前嫌,从宽处理的待遇,这是沈同钦的下下之策。因为行动党当权派对心有异变者从来就没有一笑泯恩仇的胸怀,只有秋后算账的狠绝手段。

因此,沈同钦自动缴械降服,最终只有任宰任割的下场。假如他拿下国、州议席就有防卫的本钱使党中央不敢轻举妄动。沈同钦自甘“晚节不保”对着干,林冠英难免颜面尽失,但对长期活在威权阴影下不敢吭声的火箭领袖,沈同钦的短暂抗霸扬名立万,总算让他沾到久旱逢到尊严的甘露,爽到极点。但,谁能笑到最后还是未知数,但沈同钦就得先为自己举棋不定大哭三声。 

星洲日报  纯属主观  23-4-2013

19 April 2013

两人战争亚军的尊严



    
来临的大选,马华借让国州议席让友党出战,被视为辱党丧权,一些华团领导人或逼切上阵的马华区域领袖,指责容忍巫统从旁杀出夺席代战就是典当华社的尊严。

如果按照粗略估计,马华这个超过半世纪的政党,仅获得1520%的华裔选票的支持,,这丁点的尊严已跌到底,现在华社中人替马华思量尊严言不由衷,因为他们有份踩踏过对马华嗤之以鼻的尊严。

拥有80%支持度的行动党才真正掌握着华社的尊严。只是,行动党只能在华社耀武扬威,始终不敢在混合选区竞逐,深怕给马来选民绊倒。因此,从政治角度而言,20%80%之间的尊严损折程度都半斤八两,不同的是,议席多寡决定发言权的声量。

当前,民联挥师要攻占布城政权,行动党祭出改朝换代的口号确实令人动容。华人都以为行动党入朝,华人就在民主体制下当家作主,出头了。但政治现实是,即使行动党以秋风扫落叶之势把马华击垮,它赢取的议席即使可观,但在民联的地位充其量也在伊斯兰党和公正党之后,当个小三。行动党自诩与盟党平起平坐那只是给华社灌迷幻药。伊党和公正党代表超过60% 的马来人人口, 怎会容许代表23% 的华裔人口的行动党号令天下?  在私人企业界,股权的大小决定决策权,政党是大吃小的。

行动党的攻势已使到马华因应政局的变化调整策略,处於弱势的选区,马华不得不借让给盟党代为出头。最鲜明的一例在振林山之役,由於行动党顾问林吉祥挟着明星效应南征,原本内定的马华候选人张秀福的级别就处於挨打的状况。当地华社珍惜张秀福多年的耕耘和服务,但也想让林吉祥以72岁之龄在振林山赢取最后一战。虽然是罗卜白菜各有所爱,但张秀福的政治卖点还是稍逊一筹,现在只能喝下岁月断肠的酒,由原任柔佛州务大臣阿都干尼代表国阵,以强对强,誓要林吉祥好看。

林吉祥始料莫及,哀号输就输,死就死,他挑软柿子来吃时,可没想到阿都干尼会挺身出战,如今又用“史上之最” 说马华很丢脸。面对巫统强人迎战而哀声叹气,林吉祥不觉得丢脸和丧尽华社80% 支持度的尊严吗?

大选如战场,目的就是寻求胜利而不计谋略。世界是以一个国家的军事力量判定谁是老大,谁的武器强谁就称霸。在考虑一损俱损,一荣俱荣的国阵大局之下,阿都干尼若取得胜利是国阵的共荣,倘若败北,那么,占53%的华裔票也强烈发出对巫统不满的信息,让巫统好自为之。

不少人环绕在马华借让议席有损尊严的问题,政治的感召并不是以杀身成仁所砌成的,硬着头皮去吃败仗,在两人竞逐中拿了亚军,难道落败还能夸谈尊严?真正能树立尊严的是,行动党应挤点勇气到混合选区去打,因为这个党标榜多元种族色彩,林吉祥呐喊“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口号数十年,却总在华人占多数的选区吃政治饭,同样没有尊严可言。

光明日报专栏  是非如流  18-4-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