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 March 2013

私会党加盟政党?



 
槟城行动党秘书黄伟益引据手机短汛,指责上周五由120个亲国阵组织在旧关仔角草场展开的槟城人民团结集会的造势活动,有地下组织渗透槟城国阵参与其盛。黄伟益用的语句是“一马兄弟会”、“不是一般社团” 、“地下势力” “这种势力” 等等,东拉西扯要讲的就是私会党,除非老一辈的人误解他所谓的地下组织是共产党。
黄伟益不敢一语挑明是私会党,这是华人合法政党传统上的忌讳。华人社会通常是“一社两治”,政党解决国家社会的问题,私会党则解决社区内的纠纷,作威作福。黑社会比纳吉更早懂得转型,以前逢年过节鸠收保护费滋扰民众的找吃手段已经落伍,他们已延伸到各个偏门领域独树一帜,并且以这股耀武扬威的势力,使到政治人物或商人也得给点面子,奉侍银子,暗中勾结。
槟州民联政府成立的志愿巡逻队(PPS,俗称紫衣队),不久之前殴打光明日报的记者,这些行凶者被揭露具有私会党背景,下手时还自称是“CM的人”。也许黄伟益顾忌到行动党早就身有屎,不敢用私会党指控邓章耀。
再说,华人政党对层出不穷的地方上格斗厮杀,从来就没有胆量点名是私会党造的孽,深恐遭到报复或失去黑帮势力的挺撑。政党与政党之间可以肆无忌禅,唇枪舌弹互相攻讦,至今还没有政党有种促请警方收拾私会党埽除邪恶之气。
黄伟益向网媒公布其中一则短汛,内容是:“请各区兄弟注意:马来西亚非政府组织(N.G.O)将于 * 22-3-2013 * 星期五 中午十二点率领群众前往光大(KOMTAR)向民联政府作出和平请愿。声讨民联政府在上届大选前许下但迄今仍未实践的数项承诺。敬请各位兄弟踊跃出席参”。
这则短讯的文字结构,其实像政党的文告多过像黑帮对动员下达的指令。首先,只有愚不可及的黑社会老大才会用文字留下本身的行为轨迹。如果这个人能如此得体地表述,并期望道上兄弟都一看即明,以这类文化水平而言,就不是什么地下势力了。他们甚至有能力加入网络兵团了。
在当前箭拔弩张的政治氛围中,由於暴力此落彼起,一些政治人物收买黑帮悍将“随侍在侧”, 已经不是什么秘密。近年来政党的活动常有敌对人马前来闹场,政党侯备人马以应付紧急事故,已被视为有危机意识的政治智慧。私会党在非常时期的利用价值,往往比政党党员更切合领袖的需要。
黄伟益说:他们不是一般的社团,我们怀疑他们已经入侵及渗透槟城国阵。如果没加以控制,邓章耀或成为地下网络的新头目。又说:如果国阵胜选,有关组织或为所欲为及大行其道,导致社会不安定。
黄伟益 也是首席部长林冠英的政治秘书, 对付邓章耀的桥段还不够斤两, 单单看他以各种用词来暗喻私会党就有心虚胆怯的迹象, 也许是, CM的人” 为非作歹在先, 搞到他口吃连连而语焉未详,黄伟益未加审视,以党丑去狠批敌对党,就如同用石头砸了自己,使计之道,没水准,够窝囊。

中国报专栏  放眼江湖  28-3-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