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 March 2013

解读莫顺宗抱歉不是道歉



  

新纪元学院院长莫顺宗绕过理事会,乾纲独断解雇副院长钟瑜和国际交流主任张玉怀,受到理事会专门讨论,在主席王超群质问之下,致以歉意。但在会后嘴硬强拗,报章引述他讲的话,表示对个人的举措若引起一些人不快而“抱歉”,换句话说,不是对解约程序之误而“道歉”。

莫顺宗是华教高等学府的院长,对一个歉字的状况和语境,试图在“抱”与“道”之间斟酌职责的轻重以挽回面子,有欠泱泱学者风度。致歉得心不甘情不愿欠缺真诚,倒不如直接坚不认错。

张玉怀和钟瑜分别於去年九月和十月报到任职,按照一般聘请高级职员都有六个月的试用期,劳资双方都可在这期间内中止聘约,彼此不得有争议,根本用不上开除。但令人惊讶的是,以商科称著的新院在发出聘书时竟然没有试用期的条款,才造成此次行政漏洞而留下尾巴。以这样的能力,还要在歉字兜兜转转,难怪新院校友会建议冻结莫顺宗的职权一个月。

莫院长只表示抱歉而非道歉,这种区分让人不得不考究这位博士的学问有多高深莫测。

《现代汉语词典》里,“歉”的解释是惭愧、对不住别人的心情。的意思是怀有、持有的意思,“道”是“说出”的意 思。基本上,不管是抱还是道,都在五十步与百步之间。不过,根据有研究者分析,从心理学的角度来看,抱歉是主体心理的内在反映,它更多倾向于对抱歉者本人的一种心理安慰。而道歉是主体心理的客观外在反映,更多倾向于对他人的心理安慰。

百度有此一说,在汉语的道歉解释中,除了承认错误,还包含了两种不同的含义,一是同时表示遗憾”,二是为减轻罪行所做的辩护。从这可以看出,抱歉的目的性并不十分明确,甚至可以说是一种道德情感的本能反应;而道歉则具有非常强的目的性,其行为主体期待通过行为来收到一种特定的效果,比如说希望对方原谅,和解,或者证明自己的罪行并不是十分严重。因此,莫顺宗的抱歉只是心理安慰,目的不明确,含糊其词。

新院理事会在会议中并没有对歉字咬文嚼字,也许处心积虑以和为贵,想让莫顺宗可以云淡风轻体面下台,,免得高等学府的家丑名扬天下。不过,莫顺宗不受严办细究之后,仗着三分颜色开染厂对理事会的责议反扑,混淆整个问题所应负起的责任,於此激怒王超群要对他书面警告,使到风波再起。

一个人犯下误失,道歉是社会舆论、道德约束等所要求的行为,勇於坦然认错是受到宣扬的美德,这样也可缓解个人的愧疚和不安,让受到冒犯的一方有原谅的理由。莫院长的歉意出尔反尔,在会议中缓和一些理事对他责难情绪,这些理事让他轻易过关之后,他又飞扬跋扈在歉字前面弄一个抱字而不是道,新院到底是办辩论还是搞学术的?

光明日报专栏  是非如流  25-3-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