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March 2013

新院权术恩怨



 
新纪元学院院长莫顺宗一口气终止副院长钟瑜博士和国际交流主任张玉怀的聘约,又再重复类似他的恩公叶新田於5年前对前院长柯嘉逊所施的杀手锏。这次开除行动颇为粗糙,钟、张在保安人员的押解下收拾包袱离院。堂堂高等学府把学术人员当外劳对待,反映出新院的人事斗争文化一出手就是恩断情绝。

莫顺宗数月前接掌没有续约的潘永忠而升任院长。新院理事会对主任级、正副院长的任免拥有集体决议权。5年前叶新田整治前院长柯嘉逊的其中一项理由便是,他解雇院内教职员而侵犯了主席的权力。但是,此一时彼一时,莫顺宗有恃无恐绕过主席王超群的权职而解雇钟、张两人,即时出现双重标准,获得以叶新田为首的董教总教育中心董事部的庇护,直接干预新院理事会主权,这条战线也使到董教总两位主席处於对立面。

新院理事会21人当中,有董总、教总、独大、正副院长、教师和校友代、以及委任六人所组成。明显的,在理事会中,钟瑜和莫顺宗平起平坐,即使有任何瓜葛也得寻求理事会的斡旋和决议,莫顺宗轻蔑理事会的权力,使他在此次的纠纷中四面受敌。

在此之前,钟瑜发现院长与两名中介人签署招揽国际学生的合约,诸如按月领取5千令吉酬资、对招生抽取30%佣金以及到海外执行任务时的机票、酒店和应酬费等归入公账等优渥恩惠,被看作是钟瑜不识时务而踏到地雷。

许多外泄的文件研议,对新院举足轻重的合约,王超群一直被蒙在鼓里。东窗事发后,即使王超群试图解除新院不公平合约,仍然受到阻挠。新院校友会於此要求冻结莫院长职权一个月,以全面调查这份疑情待解的合约和账目流向,并要他对越过理事会鲁莽开除钟,张两人作出道歉。

这场以叶新田为首的董事部和王超群领导的理事会的倾辄,319日的理事会会议即使要对莫顺宗採取制裁行动已经心有余而力不足,因为新院的母体教育中心董事部已先下手为强,成立七人小组“检讨” 招生合约以缓和怒焰翻腾,同时也袒护莫顺宗,追认和核准其强行解雇,并承诺负责可能发生的法律费用。

教育中心董事部和新院理事会多数成员重叠,因此,此前传出当权派拉拢人马,期冀把董事部的决策移嫁到理事会,以便把莫顺宗不光彩的举措合理化。王超群若对这种入侵言听计从,屈服於大石砸死蟹的压制,等同典当新院的独立和主权。如今,若理事会对莫顺宗不予究责,形同姑息院长可凌驾理事会之上而为所欲为。但要严办院长失责,闹下去可能一发不可收拾。

新院校友会对莫顺宗攻讦凌厉,但在理事会结构中人微言轻,无力伸张正义。不过,却可以扮演施压角色让当权派投鼠忌器。如今进退两难,理事会若无权追究莫顺宗的行政谬误,则必须总辞谢罪;若对莫顺宗严以处置,又恐开罪其主公,使新院再坠入另一轮的人事战乱。
以教育界爱脸多过爱理的传统,双方谅必会把丑态极尽粉饰到面面俱圆,各自寻求下台阶各适其所,以免伤了和气。但这种麻醉疗法,新院创办15年搞不出学术却弄出权术,揪心之痛的终究是华社。 

星洲日报专栏  纯属主观  19-3-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