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March 2013

畜生、乞丐援助金



  
伊斯兰党从宗教为出发点,对政府发放一马援助金左右开弓。伊党精神领袖及丹州大臣聂阿兹形容一马援助金接受者如同畜生被喂食,经过舆论挞伐,聂阿兹改口说媒体扭曲其言论, 他只说政府给的只是残余的东西。
把“残余” 的饭菜施赠,对象通常是乞丐,这不过是把畜生提高到乞丐的地位而已。因此,大马有超过半数人口都因为两度接受一马援助金而成为乞丐。
去年,410万户家庭获得援助金,包括170万名单身者,发放款额为21亿令吉。第二轮一个马来西亚人民援助金计划,700万户家庭及个人可获500令吉,数额预估约30亿令吉。
去年发放援助金时,聂阿兹保持沉默,如今才大彻大悟金钱是“残余”的。在现实生活中,一些子女的大逆不道,也许会把父母当作残余而遗弃,但还没听过金钱是残余的东西。人们蔑视金钱来提高本身的情操,通常指的是别人的钱。
伊党对援助金嗤之以鼻,并非聂阿兹独排众议,党主席哈迪阿旺也是同一思路,引据古埃及法老王早有派援助金的史例,指当时的法老王下放援助金,非为改善人民生活,而是旨在令他们变得更蠢。
因此,中央政府或州政府个别发放的津贴、体恤金若视为出於一种援助,那么,人民拿了,就是愚蠢的乞丐。实际上,乞丐之所以是乞丐,就是独沽一味要钱要温饱。
古埃及法老王的愚民政策,早在2008年大选之前就由民联採用。现今的雪州政府当年承诺若执政,将会通过津贴改善州内单亲妈妈的生活福利,但是,州政府至今仍没有设立一个为单亲妈妈发放津贴的机制。2020名单亲妈妈起诉雪州政府并没有兑现竞选宣言的承诺,追讨1090万令吉。

雪州政府空口讲白话,包括组屋居民无法享有免费水供、单亲妈妈津贴、乐龄人士每月享有2500令吉、雪州上幼稚园的孩子可每月获50令吉津贴及降低门牌税等。

针对伊党以教义精神非议一马援助金讲三讲四,副首相慕尤丁挑战哈迪阿旺发出伊斯兰裁决,禁止政府发放一个马来西亚人民援助金。如果伊党长老会裁决人民不应活得像乞丐那样依靠政府的接济,那么,伊党是否将发挥影响力下令人民拒绝或退还援助金?

这个问题根本就没有任何准则,但是,非穆斯林的华印裔可从这个事件中领会到,伊党管理国家的方针,动辄就是以伊斯兰教导为前提而不惜剥削其他宗教族群的利益。宗教也许可以满足精神上的神圣,但并不是面包可以让人温饱。

发放援助金或以其他名堂设立的体恤津贴金,国阵与民联近年来都用这招数讨取好感渴求选票。伊党若要以身作则,就应该清算公正党连单亲妈妈的津贴也要耍臭,犹太法典说,不要欺侮女人,上帝会计算她的眼泪。

最先以津贴收买人心的槟州政府,一名收到钱的印裔妇女犹如答谢神恩般,跪向林冠英叩头,如果援助金把人民当作是乞丐而施舍残余的东西,伊斯兰党应该明白,民联盟党就是始作俑者。

光明日报专栏 是非如流 28-2-2013

4 comments:

陈炳囯 said...

伊斯兰党其实在鸟林冠英,一百大元是行动党给梹城人民的施捨(按聶老所言)。

一介草夫 said...

猴儿生于野,不愁衣食,更无需喂食。猴儿择食,性贪。终日喧嚣寻食,无一安分守己。猎猴者饱喂群猴,猴者吼吼,群戏乐乐。猴群待食终日,至脑满肠肥,至不知自寻草食。猎猴者心喜密告乡人,此时猴群不分黑白,不知善恶,驯良如掌上玩物,正是捕猴杀猴之日!猴群慌,纷逃窜,为时晚亦!群抱哭泣!我猴性良,知足常乐,何以被杀戮?神明解说,猴眼短视,不知羞耻,难以为人,兽也!人神皆可诛之!人可辱之杀除之!

安东尼老爷 said...

这是我第二次领取英明首相纳吉哥的援助金500元了。虽然不是很多,但是确实能够帮我不少。你看,我一拿到500元,就马上把欠untie Judy几个月的200元还给她。她对我说“有借有还,再借不难。”
余下的300元我拿去还手机费50元,100元给验血中心,150元帮助无助的越南妹。
援助金是帮助钱不够用的人,不要牵扯到宗教。
听说明年政府可能会提高援助金到1000元,这是很振奋人心的事。没有拿到的,不要妒忌。

整个马来西亚人 said...

槟州州政府赚钱所以派,称之为股东分红利
中央政府掌控的国库越来越空虚(也许早就空了),还借钱派,这叫愚民政策


估计会被删,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