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 February 2013

新年中的清明节



     

华人新年是挥霍季节,各商业领域都为这迎新送旧的年节制造商机,让人消费得心甘情愿,不亦乐乎。除了商品,人也消费别人,那些贫病老弱人士。

也许大选临近,一些政治人物的恻隐之心大发其善,到老人院施赠年节食品,有的人还拿新年饼乾和芦柑送给躺在病床上插管的病人,在摄影记者前拍张握手受礼的照片,这种沽名钓誉的消费,虽然符合不以小善而不为,但任何善行若大张旗鼓博取名声,终究不是出自内心深处的慈悲为怀。

香港艺人张学友,每逢冬季就会静悄悄的,送棉被和御寒的衣服给那些睡在天桥底下,无依无靠的流浪老者。他与妻子接济贫困的秘密行为,是被人意外“识破” 之后在电视节目中揭露,令人肃然起敬。

现今,那些防止虐待动物的组织,对流浪狗的怜悯之心多过对人的关怀,偶尔发现有人虐待和遗弃猫狗,就像有不共戴天的仇恨,通过网络人肉搜索揪出始作俑者,但整个社会对贫困者的挣扎求存的冷漠,他们由始至终保持缄默,让人觉得人不如狗。

现代的组织或个别人士,总是需要受到呼吁和鼓动才会勉强地“发乎情”做点好事. 如果报章结合他们行善, 才会一窝蜂凑兴买点东西到老人院送温情,替贫困家庭整理卫生环境迎接新年,他们心领神会,做了这些事,报章会刊登他们的照片表扬一番。

其实,社会中还有一些隐姓埋名的人士,按月送交生活必需品给老人、孤儿院或残障组织,只是这类人占少数,以致多数的弱势者处在水深火热之中。

台湾电视节目,有嘉宾说情人节不过是送花吃顿饭,这与清明节没有两样。同样的,如果只选择在特别的时节,一年一度刻意表现敬老扶弱的精神,这种善行也像是清明节。

每年的盂兰盆盛会或中元拜鬼节,善男信女把许多米粮祭品供奉大士爷,这些祭品过后若不是施赠地方上的贫困人士,就会大量送交到老人院,这已形成每年仅此一次的善行。也许一些人不知道,一些知名的老人院一时之间接受不约而同的大量米粮,没有储存的地方。这犹如扫墓时准备了十多公斤的祭品,再焚化金银财宝要其先人在半个小时的祭拜仪式中全部接收和消化,直叫受者应接不暇。

我国的华文报章,在推广慈善爱心的事业比起中港台的新闻媒体向来独树一帜,因为这种传统,也培养了华社对公益的热心不懈。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报章若报导一户人家死无棺葬,就有人送棺并激发更多人捐助遗孀孤儿。

那年代,有些人把现款塞在信封直接寄给报馆,不留姓名,以致报馆刊登捐款者的身份,以“无名氏” 作为识别,一份名单中,出现了众多的“无名氏”。显而易见,这些人助人燃眉之急为重,不求声名。如今,一些地方上闻人,转交三五百块的支票援助贫困人士,要报章见证他出钱出力合该表扬,慈善心态真是不可同日而语。

光明日报专栏  是非如流  25-2-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