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 February 2013

巫程豪能当几天好汉?



   
民联雄心勃勃要在来届大选在柔佛州“攻城掠地” 的计划出现状况。行动党州主席巫程豪看来是豁出去了,不惜清算盟友公正党州主席蔡锐明态度犹如太上皇,宣布与他决裂,并吁请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或党主席旺阿兹莎南下接掌政务以修好关系。

蔡锐明在马华处於败劣势时,见风转舵进入公正党。当年所持的理由是,因为赵明福离奇坠楼案件,使他的良心驱使他进入公正党。但踩着赵尸过桥的蔡锐明,过后就连掉一颗鳄鱼的眼泪也不舍得替赵明福发声。

环顾由从马华叛变到公正党的领袖,当年只是为了填补公正党内缺少华裔党员的真空希望谋求权位,但有蔡添强这位拦路虎,外人休想在公正党壮大,因此,多数人在蓝眼阵营中遭受白眼,郁郁寡欢。
蔡锐明在马华的恩典下,历任数届巴克里国会议员而当部长,因这份政治履历勉强可以在公正党内立足,尤其是民联放眼柔佛为前线州,於此助长了他倚老卖老,指点江山的焰气。蔡锐明想吃回头草到巴克里重温旧梦,但这个巢穴已给行动党的余德华占领。

公正党和行动党的相同思维,认为华人占多数的选区,华人就理所当然投选他们。但308政治海啸,柔州华裔并没有随反风起舞。民联当下是乐观地假设能够复制308的甜头,所以,两党的华裔领袖争着吃华人区,而蔡锐明退而求其次要到振林山也被巫程豪严以回拒, 因为他也觊觎这块宝地

巫程豪在行动党内不属主流,与林吉祥、林冠英父子不咬弦。此次对蔡锐明发难看来未得到中央的祝福。枪声响后,就连该党大选备战主席陈国伟也满头雾水,要了解因由,可见得各地诸侯与中央不和都各行其是。唯独党主席卡巴星认为抵抗蔡锐明这个太上皇,巫程豪是一条“好汉”。但巫程豪所能得到党内的赞赏也许仅仅如此而已。

巫、蔡的斗争摆在台面上,民联高层领袖实在左右为难。从政治现实,行动党在柔州盘踞实力和历史的久远毕竟比公正党强得多。伊斯兰党谅必支持行动党,因为火箭有斩获也就造就伊党可以担任州务大臣,而在一些混合选区,伊党仍需仰仗行动党的影响力。

因此,即使当前被推举为民联共主的安华,未必敢以公正党的尊严和地位全力袒护蔡锐明,因为蔡锐明的势力并没有根植在州内其他地区,看似硬朗的竹,却是空心的。不过,安华不会因此撤掉蔡的州权,否则就等同向巫程豪低头,典当公正党的主权和尊严。

由於巫程豪的言行并未受中央许可,行动党或可藉助巫、蔡的矛盾和民联分崩离析,而制肘巫程豪目中无人,值此纷乱中藉机拿下州内候选人的审核及决策权以讨好安华, 建构天下太平,如此一来,巫程豪也就只能在媒体的报导中当上几天好汉,过后也只得好好收敛。

中国报  放眼江湖  20-2-2013

14 comments:

一介草夫 said...

阵前乱步,轻者失其城池,
重者脑干涂地!再重者全军覆没啊!
阵前论敌,
一子错全盘皆落索。
如此道理,路人皆知。
军师总帅,
没理会如此肤浅,胡言乱语,扰乱军心?
兵不厌诈,个中原因,必有蹊跷。

小王 said...

自命清高的行动党也和国阵一般为议席而吵闹,人民应清醒了!

Alonso said...

民联的成员和国阵一样,都是abang adik.

安东尼老爷 said...

巫程豪看完你写这篇评论,气的牙痒痒,你说出他的心中痛,心里一定感觉不是味道。政治不是随便的人可以玩的,就像前马华总会长独行侠翁诗杰这个硬骨汉子,一下子被自己人轰出来了。死得不明不白呢,现在每天郁郁寡欢过日子。我最欣赏的伟大政治家是好好先生许子根,车牌廖阿赖,录影蔡犀利。

Lau Gou said...

巫成豪与中央不咬弦是公认的,这次对蔡锐明大哄一声其实是向民行与民联中央叫阵。因为目前他是柔州的反对党老大(算是个小太上皇也合理吧!没人肯耕耘的国阵堡垒,他多年来默默耕耘),若是议席谈判他没话语权难道是陈国伟?
前马华政客,踩着赵尸过桥的蔡锐明(借用博主的话)想捡现成的红利,他都没问一问柔州的父老肯吗?政治博弈,每个人都以为为了大局,再怎么不合理的要求,都会在内部解决。这下他失算了。
大家都别添乱,尤其是林放,您的文笔再怎么好也帮不了马华,它的气数已绝,还是死了这条心吧!

柔佛人 said...

Lau Guo 也太不了解柔佛州子民的心态,自己为是,我们柔佛州人可不与民联疯狂份子起舞,我们不容他人破坏柔佛州的安宁。

亜才 said...

如果来届大選国陣还执政,那些民联狂熱份子都要去跳楼了。

小明 said...

柔佛人很了解柔佛人心态?/哈!!
其实林老现在气到半死,这文章最大的重点就是如蔡老大一直强调的,选行动党就是等于让伊斯兰党当大臣,这是林老的重点哦。。。伊斯兰党是老大,行动党是帮凶。。。完了,这篇稿不知claim到钱吗。。大家看不到重点。
题外话,马来版林老也常强调谁是老大,但总是‘行动党是老大,伊斯兰党是帮凶。
两面政治,国阵已经是最高功力了

Thiam Teck (1983 - ?) said...

蔡銳明等前馬華領袖選擇當青蛙,就注定往後日子不好走了。何必硬要搬出什麼華裔真空、蔡添強攔路。難道凡事都要用國陣那套種族政治的角度來思考嗎?

巫程豪雖然不是黨內主流人物,但如果行動黨領導層居然在大選前趁機打壓,那在柔佛打敗而回也是活該的。

Alex said...

柔佛人,柔佛真的很安寧嗎?醒醒吧?新加坡人都要求变了,你還再做梦。真悲哀!!都给人骗了五十多年了,还那么天真烂漫。悲哀!悲哀!

Alex said...

亜才先生,不知道你的才是天才,人才还是蠢才,假如来屆大选国陣还执政的話,𣎴是民联狂热的人会跳楼而是全馬的人。

亚才 said...

alex, 你可要选好地方准备跳楼! 哈哈!!!

一针 said...

其根不正,其苗不纯,其基因乃源自一马政治怪胎。
良心发现云云,只不过是经典的一马烂政棍之言,相信他的人应该有限。

任他们闹得天翻地覆,聪明的独立选民应以大局为重。

Ni kali lah!

-一针--

Anonymous said...

柔佛人:我说,你傻的么?

我本身就是柔佛人,我们这里一点都不安宁哦,不知政治上不安宁,治安更是不不不不安宁。

我说不是你说的谁谁谁不了解柔佛人,是马华不了解柔佛人,连CD菜的御前头号马子郑太监都死命在自己选区搞什么团拜演讲,家家户户华人派传单,怕死人家不懂郑太监在搞团拜。临时抱佛脚是没错,只怕现在这座佛太大了,随便一个部分坍塌下来都可以把马华压个残废。

还有,楼上那个傻的亚才,马华只有你这种人才当成神来拜,我能告诉你,即使这届大选不能把马华那幅残躯拆了,啃它几片肉绝对没问题。

PAS要好好加油了,能啃马华几块肉就看你们能发挥几成功力了,不要问原因,只要长期住在柔佛,大抵都能了解哪些自命华裔代表的走狗一直以来都是靠什么取胜的。

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