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 February 2013

无中生有的承诺



 
民联为大选铺路的《人民宣言》出炉,洋洋洒洒的,一朝掌权坐大之后会把马来西亚变成天上人间。由於过於急功近利讨好选民,许多看似喜上眉梢的承诺实际上是眼高手低。

废除收费大道、免费高等教育、降水电费、降油价、降车价,以及派发乐龄金和福利金等等恩惠其实是为民画饼充饥。人们直接的反应是,这么庞大的开销要从那类税收填补这些窟窿?因为这份“人民宣言” 没有任何宏观策略制造国库的财富,而只是极尽挥霍为乐事。也许国阵又会老调重弹批为国家会因此而破产,但这是多余的忧虑,民联只要先攻下布城,这些纸上富贵可以见机再作调整。到时候,讲到做不到又可以牵扯诸多理由再讲过,政治本身就是长篇的言情小说。

国阵政府即使执政超过半世纪,也有不少宣言只是纸上谈兵。民联在还没有当家作主之前,就承诺在“还钱予民”上献媚,用简单的比喻,就像还没立业的男人为了鱼水之欢,期许一个女人许多憧景,得手之后,话语权最终落在这个男人的喜恶。

安华说,民联可以从省掉200亿令吉的贪污去支付对人民开出的支票,乍听之下颇有道理,深一层想,既然民联执政是零贪污,那么又怎样产生200亿赃款呢?

许多国家的政权在民心热焰翻腾中更替,但用贪污腐败击倒政敌的集团,最终暴露他们只是推翻贪污之后取而代之。以雪州为例,不少工程在没有监督之下实施潜规则,承包商拿六,剩下的四就由各领域议员和中介人瓜分。贪贿之所以长生不老,因为逃过法律制裁的手段越来越高明。

《人民宣言》确实是令人赏心悦目的治国糖果。宣言是建立在这两年来民联使唤非政府组织发动的课题,满足人民在混淆中的期望。比如说,终止交通自动执法系统(AES),就可以让数以百万计的车辆没有压力下风驰电疾,不怕受到取缔,自然是以民为本。但是,一个政府若不考虑要如何遏制每年约6千人死於交通事故,这成何体统?宣言也取消罚款传票,理所当然可以换取选票,至於因此养惯了人们飚车,在人间交出饭票而直奔地府,民联就不管死活了。

董总若为了民联承认统考而雀跃,以为华教出人头地那就太天真了,因为不论是制度化拨款支援华小,还是把华教纳入国家教育体系,这份宣言提也不提。安华再度强调强化马来文的地位,也就此消彼长弱化其他族群的母语教育的伸展。

正如华社所忧虑的,伊斯兰党要创建伊斯兰国的目标并没有白纸黑字中写明撤退,也许林冠英可以交代,没有志入橙皮书的不算数。但在政治权谋上,任何不触及的课题都留有一手的空间,都是赢了再说。伊教刑事法不会施予非穆斯林身上是必须遵循的圣训,但是,伊斯兰化的行政令对华社生活习俗产生更大的威胁。两线制是好东西,但不是每条线的东西好。

中国报专栏  放眼江湖  28-2-2013

26 February 2013

行动党面子书网络内战




2008年大选,行动党组织了大约30名志同道合的网络写手在“佳礼论坛” 抒发政见并挞伐政敌。这种网络攻略,使年轻一代吸收这味营养产生了政治效应,308政治海啸行动党势力崛起,被视为当年善用网络的渗透和影响力,而被评估为民联选战成功的其中一个重要的因素。

308过后,国阵自悔后知后觉,奋起直追,动用财力人力架设各类网站、部落格和在面子书要与民联的网络兵团一较长短,但是为时略晚,因为民联网络攻讦国阵的腐败和其他政治课题更具阅读“情趣” 和适合年轻人的口味。行动党趁胜追击,过去五年从培植的30名写手,不断膨胀到目前据说有约500人之众。

最初,网络写手是以表述和理性批评为主,但是,当人数众多加入“言论正义”时,犹如一犬吠影百犬吠声掺杂谴责、抹黑、和失控地粗口谩骂,写手就像见影开枪,成了枪手。这种情况,就像历史上许多革命战场招揽地方上的帮派共襄义举,这些杂牌军过后就拥枪自重难以管控一样。

行动党的网络兵团最近曝光,主要是有几个人被指骑劫网页的控制权而闹内讧,结果声称《传政联线》的组织结集63个网页讨伐这群叛徒。从这些在面子书架设的政论群组和专门对某个课题展开攻击的网页名堂之多,可以看出过去这些表面上山头自据,各自为政的网站其实是鼻息相通的。在还没有自揭疮疤之前,人们还以为各路英雄自觉性搞网络革命,原来这烟幕之中全由一伙人勾群结党而成。

此外,行动党总部、各国州市议员的助理以及支部党委、在新闻界服务的编辑记者也在面子书上参战。许多外围组织分身化名设置几个到二三十个户口加入论战,因此,在《传政联线》辖下政论群组的贴文,这些户主若笔墨不足以插把嘴,则以按赞和转发分享到朋友群去,由於羊群心理驱使,看到人赞我也赞,因此,这类网页全靠几百上千个赞字自称了得,在他们膨胀的思想里,以为独霸网络江湖,叱咤风云。实则是,这种山寨声势多数是自导自演的,那些与政治无关的户口莫名其妙被踢入会进入这些群组,产生强烈印象是,改朝换代惊涛裂岸,壮怀激烈。

由於行动党网络权势之争的决裂,一些身份暴露者声称并非党员而是义务加入战围,其实,马华的中央宣传局或是职员未必就是党员。这些人连忙撇清与行动党的关系,而把本身的网络革命 自诩为民联效劳。民联的伊斯兰党和公正党对以华文媒介语的面书网战向来是门外汉,剩下的老三行动党就不必客气推诿责任了。

这次网络内讧,《传政联线》迅速以棒打民联蛀米虫” 专页全力清算叛徒,行径十足红卫兵的狠批恶斗。这些昔日共同进退的难兄难弟,若曾歃血为盟也都变成一口痰。其中一名叫“散虫” 的,因为跟行动党前宣传组长丘光耀直接叫骂,结果他的手机号码、车牌、住处被公布,甚至抖出他过去曾骗财骗色,一大堆不堪入目的污言秽语不断侍候他祖宗十八代,完全符合行动党文宣的抄家灭族的一贯风格和劣质。

他们把这次叛变解释为无间道,意指马华派这些卧底当双面间碟。如果真有其事,马华过去几年的网战被打得落花流水,难道使用无间道来剃自己的眉毛?说穿了这是丘门不幸,所以为了对狗咬狗骨遮羞掩耻,就必须找个似是而非的理由挡煞。

210日,丘光耀面书上表明,在关丹粗口演讲是最后一次粗口,立意“封掉金钟罩第十关最后半寸的罩门,让国阵无法打击我”,不少人对丘光耀弃贱从良庆幸者有之,怀疑者有之,此次爆发自己人倒戈相向,果真是姣婆守不住寡,又拿性器官侍候异议者。要理解狗改不了吃屎是怎么一回事,也许这是最佳例子。

星洲日报专栏  纯属主观  26-2-2013

25 February 2013

新年中的清明节



     

华人新年是挥霍季节,各商业领域都为这迎新送旧的年节制造商机,让人消费得心甘情愿,不亦乐乎。除了商品,人也消费别人,那些贫病老弱人士。

也许大选临近,一些政治人物的恻隐之心大发其善,到老人院施赠年节食品,有的人还拿新年饼乾和芦柑送给躺在病床上插管的病人,在摄影记者前拍张握手受礼的照片,这种沽名钓誉的消费,虽然符合不以小善而不为,但任何善行若大张旗鼓博取名声,终究不是出自内心深处的慈悲为怀。

香港艺人张学友,每逢冬季就会静悄悄的,送棉被和御寒的衣服给那些睡在天桥底下,无依无靠的流浪老者。他与妻子接济贫困的秘密行为,是被人意外“识破” 之后在电视节目中揭露,令人肃然起敬。

现今,那些防止虐待动物的组织,对流浪狗的怜悯之心多过对人的关怀,偶尔发现有人虐待和遗弃猫狗,就像有不共戴天的仇恨,通过网络人肉搜索揪出始作俑者,但整个社会对贫困者的挣扎求存的冷漠,他们由始至终保持缄默,让人觉得人不如狗。

现代的组织或个别人士,总是需要受到呼吁和鼓动才会勉强地“发乎情”做点好事. 如果报章结合他们行善, 才会一窝蜂凑兴买点东西到老人院送温情,替贫困家庭整理卫生环境迎接新年,他们心领神会,做了这些事,报章会刊登他们的照片表扬一番。

其实,社会中还有一些隐姓埋名的人士,按月送交生活必需品给老人、孤儿院或残障组织,只是这类人占少数,以致多数的弱势者处在水深火热之中。

台湾电视节目,有嘉宾说情人节不过是送花吃顿饭,这与清明节没有两样。同样的,如果只选择在特别的时节,一年一度刻意表现敬老扶弱的精神,这种善行也像是清明节。

每年的盂兰盆盛会或中元拜鬼节,善男信女把许多米粮祭品供奉大士爷,这些祭品过后若不是施赠地方上的贫困人士,就会大量送交到老人院,这已形成每年仅此一次的善行。也许一些人不知道,一些知名的老人院一时之间接受不约而同的大量米粮,没有储存的地方。这犹如扫墓时准备了十多公斤的祭品,再焚化金银财宝要其先人在半个小时的祭拜仪式中全部接收和消化,直叫受者应接不暇。

我国的华文报章,在推广慈善爱心的事业比起中港台的新闻媒体向来独树一帜,因为这种传统,也培养了华社对公益的热心不懈。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报章若报导一户人家死无棺葬,就有人送棺并激发更多人捐助遗孀孤儿。

那年代,有些人把现款塞在信封直接寄给报馆,不留姓名,以致报馆刊登捐款者的身份,以“无名氏” 作为识别,一份名单中,出现了众多的“无名氏”。显而易见,这些人助人燃眉之急为重,不求声名。如今,一些地方上闻人,转交三五百块的支票援助贫困人士,要报章见证他出钱出力合该表扬,慈善心态真是不可同日而语。

光明日报专栏  是非如流  25-2-2013

22 February 2013

新加坡众色拱照



   
,是新加坡华文报章《联合早报》遴选2012年度的代表汉字。这个汉字确实反映了新加坡男女好色、执法重色、检控惩色的特色,让狮诚人民论色自娱。

去年,一个网站兜售淫业,由於留存记录,让警方按图索骥,逮捕了数十名嫖客,当中有社会名流、高级军警官员和富商子孙。有的人老牛吃嫩草,嫖了皱妓。这些人排队上庭跟着排队进监。新加坡女性遵从了三从四德,虽然报章事无钜细报导了过程艳光四照,但为人妻者情绪不形於色,陪伴丈夫出庭应讯,嫖妓也没有导致离婚。

一些人认为,女人或许在这种情况下,不得不接受偶尔为之的逢场作戏,为了维持婚姻只好包容。但是,如果丈夫在外养小三,若不当机立断斩掉情丝,则有离异的危险。因为婚情不是像面子书那样可以分享,可以随性按Like

去年至今,新加坡检控单位除了抓鸡虫功绩赫赫之外,至少有三宗牵涉性贿赂的案件使高官大惊失色。新加坡倡导高薪养廉,让公务员丰衣足食后,若心生异念贪污就严以惩治。也许钱财的私相授受最容易露出马脚,一些贪污的门道就转向色欲的需索,高薪养廉变成了高薪养色。

新加坡执法单位一旦执法重色,就有本领把男女床第间的事,搬上法庭抽丝剥茧,每个细节抖了出来,让人们看到那些道貌岸然的高官,那些看来贵气的淑女在情欲驱使下翻云覆雨,面目与众相同。

新国抓贪污治罪的胜算率高达97.5%,换句话说, 他们检控举证严谨,滴水不漏的程度不会让被告走出法律的缝隙。在大马,多数贪污法庭案件都因疑点利益或证据不足,使贪官污吏得以释放,这些人还向上苍感恩获得清白。在关丹,有至少七宗贩运毒品的案件接连无罪释放,因为调查程序疏漏、证物失踪或证据不强。但司法界啧有微言之后就不了了之。

最近,新加坡中央肃毒局前局长黄文艺(46)被控接受性贿赂,被判无罪可说是少数中的案例。黄文艺共面对4项控状,指他在20117月到12月之间, 4次向徐秀兰(36)索取性贿赂,替他口交,作为给予她任职的公司商业利益的报酬。

法官对徐秀兰的供词说法前后不一,检方提供的证据不足,因此采纳黄文艺的说法,表示口交是两人交往期间的亲密动作,与贪污无关。也就定案为有性无贿,逃过牢狱之灾。

但是,目前另一宗前民防总监林新邦也被指控向女性业者要求性贿赂的案件在审理,还不知能否与黄文艺一样幸运。不久前,新加坡前国会议长柏默(Michael Palmer)被爆出去年年底有婚外情请辞下台。

新加坡对接二连三的卖淫和情色绯闻侧重执法,除了要匡正社会风气之外,过去高薪养廉看来还是止不住人性的贪婪,不讲钱就讲性,尤其是拥有权力者更方便提出需索,而这类看似小题大作的检控,正反映该国肃贪的决心从不松懈。

人性潜伏的罪恶本能除了道德教育可以潜移默化之外,法律始终是最有效的武器,但这武器又得看国家司法是否有物尽其用。在大马,法律武器就不如新加坡针针见血那么犀利。

光明日报专栏  放眼江湖  21-2-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