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 January 2013

CM的人就看着办吧!



 
槟城民联州政府2010年成立的志愿巡逻队(PPS) 的起因, 主要是埋怨警方维持治安不力, 为了消弥社区民众受到层出不穷的罪案威胁, 才由紫衣卫负责照应、监督和防范社区的不良活动。然而,这个民间治安组织是否有贡献的实效,州政府从来不敢自表功绩,因为乏善可陈。

随着巡逻队中出现犹如黑社会的作态,设局殴打执行工作的记者,事件爆发后,这个人数膨胀到5300人的组织,顿时忠奸难辨,从一个守护的角色露出欺凌弱小狞狰面目。

首长林冠英的政治秘书黄伟益和槟州志愿巡逻队委员会主席的彭文,第一时间代表州政府无条件向光明日报的社会新闻组副主任洪健翔道歉及承诺赔偿,这并非真正反映君子坦荡荡的问责精神,而是罪无可逭,必须承担责任。

在任何一个组织里,总有害群之马,任何纠纷都可以解读为个别人士文化素质的修为欠奉而界定为孤立事件。但在黄、彭的潜意识里,显然已对PPS的基因和背景有所疑虑,并非"孤立事件",所以不假思索地未审先判,"大义灭亲",以扑灭舆论延烧

由於PPS队员的劣行,这次事件也抖出,一些地区巡逻队藉势向居民和商家鸠收保护费以确保他们"出入平安"。换句话说,州政府为了拢络地方势力凝聚为政治耳目以供差遣,不惜培植未经审核的人马以备万一之需。

彭文宝如今要把超过5000人的名单交给警方审查他们的背景,其实是为了撇清关系,自讨清白。而这种间接"出卖"这些各方人马的投名状,江湖规矩有失道义,既然"收"了,就有必要替他们善后,自寻处理之道。事实上,如果州政府一早就设立严格的录取机制,并对巡逻队成员验明正身,也就无需在这个时候亡羊补牢。

州政府当初成立PPS,由於不符规格而被视为有违法纪,但是,基於整个州政府愿意成为后台老板,巡逻队有了这张皇牌才造就其队员飞扬跋扈。像这次动手向洪健翔暴粗的队员,沾沾自傲声称是CM(首席部长)的人,这种潜台词就是有CM罩住。这与私会党徒处理纠纷时报上他们的大佬或老板的名号如出一辙。

林冠英被良秀不齐的队员摆上台,并非一朝一夕的事,2010年成立PPS的时候,由於它隶属民联或行动党蒙上浓厚的政治色彩,才会造成入伙队员产生他们是"谁的人"这种帮派观念,正规的组织或是公务员都不会洋洋得意抬出老板的身份以自壮声色。因此,PPS因一个殴打记者事件落得声名狼藉,家门不幸在於平时放纵而少有教诲。

PPS虽然在民联三个政党联合政府的管理之下,但是,至今只有林冠英为首的华裔行动党人关注这件事,公正党和伊斯兰党领袖抱着事不关己的观望态度。向来不说话就以为不是首席部长的林冠英自我沉殿谨行慎言,由他的新闻秘书张燕芬发表文告,强调州政府严正看待这起事件,誓将两名攻击洪健翔的男子绳之以法。

但是,林冠英并没有声色俱厉要整顿PPS的说词,毕竟,要处置"CM的人"这个队伍难免投鼠忌器,如今甚至是养虎为患。当今之计,就交由彭文宝去看着办吧。

光明日报专栏  是非如流  3-1-2012

16 comments:

黄成强 said...

林冠英又把缩头乌龟的角色发挥的淋漓尽致。

有功就领,有责就闪,槟州之耻。

Anonymous said...

我们是CM的人,在槟城打横行都可以,你吹阿!

人生不过如此-沈兴.sim Heng.(1963)。 said...

各花入个眼,龙争虎斗。。。。。。。。。现在的世界2013不平静呀!!!

Thiam Teck (1983 - ?) said...

厲害,厲害。

如果讓我對事發之後的處理方式去挑骨頭,我只覺得美中不足的是沒有人引咎辭職。

前輩居然能夠提醒大家,原來道歉不是問責精神,只是罪无可逭。把名單交給警方審查,原來有違江湖道義。連發文告嚴正看待也能看出他忘了『声色俱厉要整顿PPS的说词』。

行動黨畢竟是檳城執政黨,嚴厲一些也是應該的。至於大馬的執政黨,大部分公正的新聞報導就已經是最重手的鞭撻了。

李力轩 said...

平时一有事发生,林冠英和那些马仔就会叫某某部长辞职,大义凛然。

现在的行动党人由其是林冠英连乌龟都不如, 真是陀衰家!!!

覃成福 said...

佛教因果论是身为基督徒的林冠英永远不能体会的。

种什么因得什么果,林冠英也有今天的下场。

vinz said...

Thiam Teck, 说得好。。

佩服是—定要的。超级联想,推理,无限创意。每—篇都清楚可见。看上—篇就好了。什么批斗路线,不与—般见识,讨伐,连文化大革命都出来了。。佩服,再佩服。

对了,今天什么日子? 突然大家有了名字,可喜可贺。总算有点进化了。如果少了废话会更好。



阿成哥 said...

vinz仔又是个才高八斗的天才,连林老都要甘拜下风。

真是废才辈出的大时代。

Alan said...

自狂自大的Vinz仔吹水工夫就一流,说到写文章,林放师让Vinz仔百条街,就小仔也追不上。

Lawrence Teh said...

行动党的“道歉并非这并非真正反映君子坦荡荡的问责精神,而是罪无可逭,必须承担责任。”

纳吉的道歉(连什么过错都不敢说)怎么不见林老也批判他“道歉并非这并非真正反映君子坦荡荡的问责精神,而是罪无可逭,必须承担责任。”

哦不对,纳吉根本不曾承担任何责任,难怪林老写不出。

楼上那些分身,快来为你们的偶像林老开骂啊!不过有种的话,顺便为林老和纳吉反驳我吧。

vinz said...

Lawrence,
搞错了,它们那是为了林老。。
反驳?这么可能。别强人所难。

Thiam Teck (1983 - ?) said...

話說回頭,提起道歉,除了這事件裡的黃偉益和彭文寶,我嘗試回想我國政壇最近發生的道歉。

除了納吉莫名其妙地為『疏忽』而道歉外(我中文不夠好,我以為疏忽是不小心的、無意的,而且納吉也沒有聲色俱厲要整頓巫統和國陣的說辭),就只想起最近徐亞眉要求安南道歉,結果被關進警局。

Alan said...

以上几个乳臭未干的小子学林冠英硬拗的工夫还学的蛮快的。民联在这方面是成功培养了网络狂热份子。

Anonymous said...

董总主席叶新田和署理主席邹寿汉应该也是"CM的人"吧!!!

vinz said...

谢谢,还有待磨炼。比起你们几位德高望重,句句精彩的前辈,还得多练练那硬拗神功。与林老更是没的比。第—个留言就无法掩饰我无比佩服那望尘莫及功力。

安东尼老爷 said...

奇怪,今天怎么不见林放第一粉丝Hua Yong 出场留言?没有Hua yong 出场给意见,这里就显得没有那样热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