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 January 2013

改革讴歌还有什么花?



   
由华总与多个文化组织联办的年度汉字遴选,“改” 在初选十个汉字“等"、“乱"、“选"、“一"、“改"、“贪"、“涨"、“争"、“静"及“忧"从中杀出夺冠。这些汉字充份反映华社一年来的感情结晶,对国家社稷既有忧患也有期许。排名亚季的汉字是“选"及“静",三个字都与政治和选举有牵扯。

改字的词汇有改换、改变、更改、改革、改造、改善、改编、改写、纂改、改弦更张、朝令夕改、改朝换代等等。一个 字包含两线制的政治对峙中,对国家未来的变化产生种种迷思。

华总会长方天兴认为,“改"字脱颖而出,可以是代表政策上的改革及转型,俯顺民意及合宜时局。在华社一些课题上,人民也期望政府会有所改变。这是有意无意间攀附首相纳吉的“一个马来西亚理念”下的转改,因为308政治海啸的震撼,国阵若不审时度势寻求改变,人们就会执行改换政府的意念。春秋孔丘《论语·子罕》曰:主忠信……过则勿惮改。,也许,这正是纳吉的“勿惮改” 要扳回颓势。

方天兴的注解未必全面说明当前状况,从民联的角度,“改” ,十分赏心悦目,因为民联五指握成拳,一心要改朝换代,民联的支持者难掩找到知心知肺的喜悦,纷纷以"改"字发挥创作;而以华社为争取对象的行动党更是醉心改变的先锋,此时实在过瘾。

从字义上,"改"更能切合民联挥师入主布城的祝愿。然而,纳吉的转型也是政改,在原有执政的基础上兴利除弊;民联的“改朝换代” 是要以激进的方式翻天覆地。《仪礼·乡射礼》说:"改取一个,挟之”, 正是这种态势

两类型的改,最终还得靠选民从中选择那一种改, 符合国家的走向。世界潮流都以改变为主导, 上回美国总统选举, 奥巴马正是以"改变"虏取民心,但这次寻求蝉联就不想再有改变了。改变,是对选民的许诺也是竞选谋权的手段,改变若离轨脱序,它可能比未改变前更糟糕,所以,改变并不是朝向美好的保证。

2012年,中东多个国家人民延续茉莉花革命的呼号,推翻他们痛恨的腐败政权,但是,改革狂热并未使理想得以落实,而社会的动乱残局却又掀起另一波的折腾,得不偿失。

亚洲国家的政治也常动荡,但在两党制的制衡下也只是连番做庄。泰国的流亡首相他信挣扎多年后,由他的妹妹英叻复仇重掌政权;台湾的马英九在民进党攻讦得体无完肤之下又再连任。选民总有三心两意的时候,正如职场流行一句话:"对你现有的上司不要极尽挑剔,下一个可能更糟!",因此,选民宁可选择他们熟悉,但不甚称心如意的事物凑合共处,毕竟,政治上没有两个都好,只有一个不是那么的坏。

最近,日本的安倍晋三回锅当了首相,以前对他的责难,往事不再提。韩国迎来历史上第一位女总统朴槿惠。这位已故独裁总统朴正熙的女儿,受到保守主义的护航而击垮自由开放主义的文正寅。朴槿惠的权贵遗荫对韩国人的认知中并不是遗孽重生,而是希望。这位无父母无夫无子的强人,正因为心无旁鹜和利益输送免疫而受到拥戴。

在中国,权力和顺移交已使习近平成为新一代的领导人,但中国偶有凶猛的反腐败浪潮并没有动摇共产党的霸权。一党独大仍然坐大,而台湾、日本和韩国的选举虽有革旧立新的氛围,但选民还是怀旧而对既往纵有责怨而不再责究。也许,对人们狂热追求改朝换代的热血奔腾,国际社会政治的"改"并没有正中下怀,心理难免有挫折。茉莉花如今已经凋零,还有什么花可以等待讴歌吗? 

星洲日报专栏 纯属主观  1-1-2013

13 comments:

vinz said...

原来台湾,韩囯这次轮替是因为人民怀旧。不知美,英,法,意,日与其它经常轮替又是因为啥。。。我国也经沦落到如此地步,换党已需要找—些什么花,需要革命。。国阵也沦落到与那些中东政府—秚种等级。好吧,来个大红花革命如何?

“改”的解释到是不错,谁有能力改变国家现在糟糕情况,就给谁试试。以前就不算了,从2008看起,答案已非常明显了。。

HuaYong said...

干嘛要花,草也可以。血沃中原肥劲草,寒凝大地发春华。

不改,中国如何能把共产党推上台?
不改,韩国如何会迎来第一位女总统?
不改,泰国如何能让全世界看到军政府也敌不过人民力量?
不改,安倍晋三如何能回锅?
不改,是因为马英九清廉。改,是因为阿扁又贪又烂。

我们先改,新加坡随后,中国最后。不只是改,更要换。我们要民主的草,我们不要一党独大的花。

林老,这篇比阿扁更烂,年级不小了,该是时候忏悔了!

Thiam Teck (1983 - ?) said...

其實,就像之前讀過的一句話。『有些人在機會中看見問題,有些人在問題中看到機會。』

前輩舉的例子,很多人都知道。但為什麼明知道有這些風險,人們依然堅決希望改朝換代,這一點值得深思。

當然,也許很多政治人物會說:『那是反對黨煽動人民情緒』。但為什麼國陣在主流媒體上佔盡優勢,依然無法『煽動』人民支持國陣?

說到革命,歷史上不少革命都是民不聊生的時候才爆發的。

我認為,如果我們放棄通過選票去改變,而選擇繼續啞忍目前這缺乏公義的政府,總有一天我們或我們的後代會面臨民不聊生而爆發的流血革命。

磊尔 said...

所以说林放这篇真是“神“还在自我催眠!

陈文光 said...

Huayong 又来娱乐大众了,没料到卻在发表伟论。知道丑字甚么写嗎?

Anonymous said...

政治上没有两个都好,只有一个不是那么的坏。
我们就是要选不是那么的坏的那个!
照理说,读书人看事情应该比我这山芭佬来得透彻,但如果是假装看不懂,却还要为虎作伥,那就真的是。。。可悲呀!。。。。亚伯

Alan said...

2013年行动党改党選成绩是开年的大笑话。

陈文光 said...

如林冠英所言,行动党也还真的没水準,党選成绩都能改,只为了一个假马来人。悲哀啊!

亜財 said...

林冠英为了马来票,为了显示行动党是多元政党,改祖宗都行。

Alonso said...

林冠英不应再称“英神”,叫“改神”吧!

Eric Tan said...


问:为何过了三星期才宣布党选成绩有错?
林冠英答:因为中委们都去渡假了,没能马上开会!!

看到以上林冠英硬坳的功夫,我佩服的五体投地。

HuaYong said...

丑字可写作小丑,君不见这里有一只吗?

一针 said...

哈哈。。。。。。到底是谁不会写【醜】字。
一定不是本针。

-一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