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 January 2013

董总凡事批斗路线裂痕犹在



         
董总凭它去年红红火火搞了几场华教救亡大会,如果有得选择2012年年度华团,应该由主席叶新田和署理主席邹寿汉联合领奖。董总历半个世纪对华教的贡献向来有口皆碑,轮到叶、邹双煞当家,自我拟定的凡事批斗路线,颠覆了固有传统,令华社,尤其是向来有褒无贬,言听计从的华团,按捺不住对叶、邹的作态的反感,纷纷起而讨伐。这是董总去年的看点。

董总和教总历来是华教最高的领导机构,过去,"董教总"三个字是秤不离砣的义气组织,在华教课题上并肩作战。但是由於叶邹双煞沉浸在个人喜恶的宣泄而妄顾大局,教总只好忍痛与董总划清界线,以免叶邹"驼衰"华教理性斗争的清誉。

去年,由於华小师资因行政偏差和多年视而不顾发生严重荒缺,华团怒吼导致教育部不得不成立圆桌会议,邀请董总、教总等五个单位协商如何替华社排忧解难。有关解诀问题的正式管道,即使不能短期内迎刃而解,也可以在这个基础上逐步移除华小师资的障碍。

但是,向来居高临下的董总却因为索取数据的争议,藉势藉端退出圆桌会议。然而,教总等四个单位不与董总一般见识,仍然留守在解决华小师资的岗位上继续研砌。如果所有单位追随董总的意气用事的行动,那么,等於焚桥断路,自绝於长远的解决途径。

董总去年搞了三场活动,都挂着"华教救亡运动"这种悲情口号。这种攸关民族兴亡的义举,若在半个世纪前与当年的中国情意结融於一炉,谅必有10年文化大革命翻天覆地的场景。但是,时迁势移,红卫兵已四处逃躲销声匿迹,这个年代还玩这一套,未免食古不化。
董总双煞乐此不彼玩救亡,主要是华文报章热情报导,让他们於此扬名立万。但是,华教斗争不是靠剪报的记录来辉煌成就的,也不是三不五时高调纠集人马通过议决案和提呈备忘录,就以这种营造的激情气氛以为千秋大业江山敲定。

在民主社会,除非民间组织的权益诉求完全没有突破口,才会选择群众运动向执政当局施压,董总在没有被逼到无路可走的时刻,动辄就"救亡",这种夸大其词的小病呻吟伎俩一旦重复使用,就会使到华团不忍卒睹,心灰意冷。

凭藉媒体和舆论力量可以激使任何群众运动得到一定的效应,同时让执政者对偏颇的施政检讨纠正,但董总误判媒体舆论必须一厢情愿为他们做嫁衣,事实上,另一边厢也有华团忍无可忍董总矫枉过正的言行举措而叫嚣。去年,也许是董总这神祖牌受到历来最严厉抨击的一年,不再虔敬"供奉"。

在复办关丹独中的历程和结局中,董总率先对华教志士左右开弓,导致它与国内主要华团裂痕毕现,关键在於申请直到获得批文时,董总在没有参与的情况下,口不择言妄加评议。即使批文内涵未尽如人意,董总若以关切的心态赐教,也许不会闹得四分五裂。当叶、邹到处组办讲座会奚落关中时,他们已把华教长者的风范自行污秽,尤其是打着超越政治的旗帜,却屡屡与政党私通,这种混杂的色彩更令华团难以见容。

踏入2013年,"既往矣,知来者可追",国内华团有必要重新调整步伐以面对新的挑战,而华教千疮百孔的问题将继续困扰华社。董总去年与华团各有心结,也必须尽量抚平。目前公开与董总结怨的华团还算在少数,多数华团选择积点口德不予恶评,但心理上已准备渐离,而能够冰释前嫌的问题人物还是叶新田和邹寿汉,如果叶邹两人还是依然故我,各州华团有必要利用影响力使到各州董联会,为董总离轨脱序寻求摆正方案,最终把领导层中的害群之马撵走。 

2013年 中国报年刊


3 comments:

陈浩文 said...

董总一日不除叶邹双煞,主导华教地位寸步难行。

Anonymous said...

jikalau Dong Zong masih diketuai oleh 2 orang tua yang kepala gila angin ini, masa depan pendidikan cina in malaysia amat gelap.

Anonymous said...

请问是神主牌还是神祖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