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 January 2013

蔡细历揸得不够力



   
吉打州民联政府伊斯兰化心意逼切,最近试图以种种条规干预华人新年的欢庆节目,包括禁制成年女性登台演出、不准穿著暴露服饰和演奏乐队登台等等。由於受到马华和社团炮轰,连行动党一些领袖也加入战围,逼使下达指示的伊斯兰党高官立即撤销这些条款。

该州的公正党籍行政议员林思年在这场伊斯兰化入侵华社的权益中处在挨打的处境,因为伊党为所欲为之举,使到这位华裔议员犹如三更半夜吃黄瓜,不知头不知尾而措手莫及。

林思年在伊党平息众怒之后,为了补锅而急忙在居林推出号称有“辣妹”演出的迎春嘉年华,并邀请马华总会长主持开幕礼。这一动作明显是要印证新年演唱会的场景符合华社的意愿。但是,林思年随即改口,指辣妹未必衣著清凉,也就是将按照伊斯兰化的价值观来举办。

假如蔡细历赴会,也就毫无选择必须接受有关节目的布署,间接替伊党长其志气而自灭威风。因此,蔡细历知己知彼开列三项条件,其一,民联成员党领袖必须一起出席,尤其是伊斯兰党的领袖;其二,他希望能指定表演歌手;其三,他希望有机会点唱指定歌曲。

在一般主持开幕仪式上,受邀嘉宾通常不会开列条件,但这场政治擂台既然由林思年摆设,蔡细历自然可以制定游戏规则以寻求自占上风。任何人若进入别人的游戏规则,就会受到摆布。因此,林思年以为诱使蔡细历为开幕人就有制肘法宝,未免想得太天真。

蔡细历的三个条件如果使到林思年认同,必然自陷苦境。但老蔡老谋深算还是棋差一着,他应礼尚往来,主动赞助演唱节目,如此一来就不会被视为开列三项条件有喧宾夺主之嫌。如果能把心一横,他应将计就计,邀请吉打州务大臣阿兹然为这盛会的联合开幕人,那就把林思年的下体夹得欲拔不能。因此,老蔡这次对林思年揸的力度还不够劲。

其实,这不过是政治上虚幌的招数而已。林思年邀约蔡细历不过是要为伊党的政策护驾,但是,单凭一场演唱会并不能因此说明伊党的开明,何况是,这场演唱会肯定是以伊党的价值观为依归,没有什么看头。然而,如果出席者众而场面热闹,伊党又可以大作文章,直指即使是保守式的演唱会,华社依然能够照单全收,用不着艺人的奇装异服和劲歌热舞,如此一来,这个例子就会变成今后审核演唱会的参照条件。林思年到底是否有此一想,外人难以摸透。

不过,吉打华裔州民并不是活在迎春嘉年华之中,他们因为宰猪场被铲除而吃贵肉;因为民联为马来人穆斯林制定更高的购屋固打制而减低居者有其屋的愿望;因为斋节月期间必须依循伊斯兰化的条规做生意而失去自我,这些禁制令,与歌手衣著暴露无关,却暴露出伊党的宗教狂热正扼杀着华社生活习俗的主权和自由。

光明日报  是非如流  31-1-2013

29 January 2013

饶振忠之死引发的省思



       
6岁男童饶振忠走失9天后,浮尸巴生港口。全国各界对他的踪迹忧心如焚地寻寻觅觅,结局令人如此无奈和哀叹。

国内常有儿童离奇失踪,家人穷其心力而无法找回亲情,在无音无讯中等待奇迹。有些失踪者遭到虐杀,让亲人肝肠寸断,凶杀案未破解之前都界定为变态者所为。有许多案例,如果失踪是因为遭拐走,而杀害出於仇恨,警方若严查细究,或可揪出凶手。但如果没有线索,时日一久多数变为悬案,目前仍有多宗骇人惊闻的残杀案,调查进展如石沉大海。

小振忠案件引起全国关注,主要是由於他的父母投报,他们把他、七岁哥哥和一岁妹妹放置车中后到商店购物,导致小振忠不知何故从车内离失。他的父亲饶国刚和母亲吴萤萤为这种愚蠢的错误歉疚,但忏悔改变不了悲痛的事实。

网络上对这夫妻的愚昧无不谴责,但多数人认为,在非常时刻必须暂时撇搁究责,全力寻找饶振忠的下落才至关重要,毕竞,每个人处事的智商总有差异,任何自认为聪明的人,有必要容忍比自己不如的人。如今回顾这匪夷所思的错误,不得不联想到拿破伦曾说过: “你有一天将遭遇的灾祸是你某一段时间疏懒的报应。”,而这对夫妇如今正为一念之误铸成大错,悔恨终生。

清朝侯方域留给后世的警句是;“禍患常積於忽微”。人们生活中总认为百分之一的危机微不足道,而恰恰就是这百分之一潜伏的危机酿成百分之百的灾难,使人始料莫及。许多父母携带年幼儿女出外旅游或到商场,往往任由他们四处蹦跳游走而暗喜儿女精灵可爱,但一走出可以管束和保护的视线,任何意外事故就是在疏懒和忽微中发生。

小振忠死讯传开后,有网民贼过兴兵,认为新闻媒体大肆报导,可能把拐子逼急了而向小振忠杀人灭口。但是,如果媒体和民间没有发挥影响力协助搜寻失踪者,也同样会被指责错过了黄金时间。当今的社会从不缺乏一些只懂得看热闹而且喜欢说三道四的人。在追寻饶振忠的过程中,人性的险恶使到饶家饱受煎熬,那些没有推己及人的恶徒趁机提出交换条件和索求,让人感到我国致力於缔造爱心社会的目标,路途仍然漫长。

小振忠离奇失踪突如其来平白送命,如今引起案中有案的各种揣测。一名女网民“祖儿” 爆料,并非失踪那么简单,而是有人自导自演。在证实饶振忠死亡之后,死者家族多位成员按捺不住良知的驱使,以大义灭亲的姿态置疑,小振忠生前常受到凌虐毒打,验尸初步报告证实旧伤痕迹,因此,追溯过去和现状比较,失踪之说可能潜存着隐情。

警方对这宗猝死案件,因为舆论众说纷纭,目前已调整调查方向:其一,死者可能在失踪前已遭杀害;其二;被掳拐后被杀;其三;走失后坠入沟渠被湍急河流冲带到巴生港口。因此,死者父母无可避免将被列为重点的调查对象,因为死者的旧伤疤痕令人怀疑“八字不合”。今后此案如何定调,胥视警方的专业手法查个水落石出。

由於这事件获得广泛报导,再因大选近在眉睫,执政党曾凑兴呼请搜寻工作以应就社会的热议。但政治的对峙并没有因为爱心而异中求同,在野党人取我舍并不热衷於这个课题。而非要搅和的时候,反对党却从另一个角度发表政治化的言论,令人啼笑皆非。

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在其推特上发文,指小振忠的死因部分源自巫统、国阵及其领袖,他也指像小振忠这样的小孩在马来西亚也不安全。如此一说,政府必须替失责的父母负上责任,任何有小孩的家长都得把孩子匿藏起来以策安全。目前社会诸多怪现象,看来也源自於政治化的脑热,政客为了说话,已经染上了口不择言的病态。

星洲日报专栏  纯属主观  29=1-2013

28 January 2013

47年一大耻辱



              
伊斯兰党毫不含糊地强硬反对非穆斯林使用阿拉用语的立场,正冲击民联的乌合关系到底能够维持多久的和平共处。假如衡量轻重得失之后,有粉饰太平的动作,那不过是因应大选的需要。万一入主布城,这些矛盾又将死灰复燃。

民联三党领袖曾有联合声明,容许基督徒延续旧俗,在马来文圣经中译写上帝为阿拉,因为圣经中有46次提到阿拉,如果伊党长老会否决其他宗教的自由信仰和祷告的方式,等於是伊党要统治其他族群的信仰。此例一开,其他宗教族群都可能受到偏颇的阐释而受到干预。

在中国专制时代,人民必须对环绕在帝王身上的名号保持高度的敏感,如果不懂得忌讳,分分钟会面对刀起头落的欺君之罪。佛教於唐朝兴盛,当时观世音菩萨受到民间善男信女的供奉。有此一说是,由於唐太宗李世民的名字有一个“世”字,为了讨好皇帝而避忌,观世音就缩称为观音。

因此,伊党长老会要腰斩其他宗教使用阿拉,犹如实施14百年前的霸权统治,当今民联州权下的伊斯兰化,已叫非穆斯林一步一惊心。假如有幸与民联盟党迈向布城掌权,伊党扩大其生杀大权,不幸的事将接踵而生。

民联共主安华虽认同阿拉的使用范围不应有所局限,但已遭长老会不留情面的苛责,而与伊党并非同宗同教的行动党正面对伊党保守派党员四处围剿。对伊党不遗余力批评的卡巴星的律师楼前受到抗议,就连火箭的党旗也受到恣意践踏。林冠英也受到相同的羞辱。

奇怪的是,向来言行激昂的林冠英看来是喉龙严重发炎,对伊党不敢呛声;他的父亲林吉祥一度自诩与友党平起平坐,此时不知矮了多少截,未见有词锋犀利的文告;而卡巴星老猫烧须,转换语调说,那些踩旗怒骂者并非伊党党员,用这种低声下气来缓和伊党的怒焰翻腾。这也许是行动党47年以来最心甘情愿受辱的一次。

卡巴星两位分别是国、州议员的儿子,并没有随着父亲的意志加入战围,多年来只是处於观望。在行动党内,那些指望在来届出来竞选的候选人,他们不谋而合达致共识上的大团结,对阿拉的立场此时无声胜有声,不作评议。

他们担心,万一得罪了选区内的伊党支持者,而这些中坚份子万一发动杯葛,他们随时有败选之虞。所以,权位的诱惑和私利,往往可以埋掉政治原则和良知,甚至典当掉族群的权益。

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这次是放屁也射伤了大腿,他原本敦促国阵允许非穆斯林自由使用“阿拉” 用语,却没料到伤中伊党穴道,因此才激发此次的争端。

向来,行动党把马华与巫统的结盟,向华社灌输一种“卖华” 的罪名,但是,最近马华以其人之矛攻其人之盾,举出火箭与月亮的苟合才是不折不扣的卖华。马华对阿拉课题选择保持沉默,任由敌对的双方狗咬狗一嘴毛,好让华社睁开眼睛看一看,在民联之中,谁才是足以入侵华社权益的老大,而行动党的随从角色又能做些什么事?

光明日报专栏  是非如流  28-1-2013

26 January 2013

叶新田的最新领悟



   
董总主席叶新田最近受到启迪而有新的领悟,将改变华教斗争方式,不再假手於人去传达诉求,而决定要“直接处理及表达华教的问题”,这话可以解读为,董总将与主导国阵政府的巫统直接交流,或者是对着干。假如主动出击是今后的战略,但叶新田不敢指明要跟教育部长慕尤丁或是首相纳吉陈情,这也许只是摆出战姿作状而已。

董总的目标,放眼在新年团拜邀请首相纳吉出席,想藉此机会破冰,提出全面承认独中统考文凭,增建四地独中以及搁置及检讨《20132025年教育发展大蓝图初步报告》等华教课题。叶新田除了“大领赣” 那句粗话有失斯文之外,基本上知书达理,但华人新年营造的贺喜气氛通常是搁置争议培养感情,董总要舍身犯贱,也许所谓的“直接处理及表达华教的问题” 操之过急变成败笔。

这种索求的时间点是否符合华教最高领导机构应有的典范和格调,华社中人当然不敢评议,免得开罪董总的权威,但是,如果纳吉赴会团拜必须挖空心思去抚慰董总,这顿饭肯定不是味道,再甜的芦柑也有酸味,但看在大选临近,也许会勉为其难,酬酢一下。
董总坚决要亲自处理华教问题并不是从数十年的斗争经验而领悟到必须改弦易辙。最近,华总会长方天兴率团与首相沟通之后,达到的成果是,如果符合条件将考虑承认统考文凭以及让国小的保留地兴建华小,并解决华小的增建和搬迁的长期困扰。

华总看来更有威仪逐步为教排忧解难,从阴谋沦而言,这仿佛是华总越俎代疱,比董总更为神勇,可以不费一兵一卒取代董总。如果纳吉实践对方天兴的承诺,那么董总还有什么颜面要华社跟他们打打杀杀?因此,叶新田就不得唤起华社的醒觉,以2012年搞了5场诉求集会宣示战绩显赫,往脸上贴金,提醒党团随时重施故伎。

董总的危机意识不得不把华总视为假想敌,因为如果政府的有利政策由华总先拔头筹,董总就会投闲置散逐渐枯萎,此次领悟主动出击的理由不敢跟华总硬碰,而是影射马华传达、代办华教课题往往不是触及关键所在,所以必须由“老董” 亲自出马。“老董”这次拆掉马华的沟通桥梁而又与华总勾心暗战,到底有多少斤两可以力挽颓势,暂且必须观望。

方天兴最近报了一箭之仇,由他出任董事长的关丹中华独中,从申办到拿到批文要建校,董总双煞叶新田和邹寿汉从没有说过好话,而且常常语带威胁要制肘变种独中,不让它参与统考。华社领袖向来继承五千年优秀文化中的虚伪,各团体帮派除了一些不靠任何地位、不卖账的少有领袖敢敢鸟叶、邹双煞之外,多数人都不敢冒犯董总的神祖牌,在公开场合皮笑肉不笑打哈哈。

方天兴和叶新田心存结蒂自不必赘述。叶新田跟魏家祥明里握手暗里捅也是人尽皆知。叶新田要直达天听处理华教问题,若要水到渠成,看来必须赶紧搞几场救亡大会营造声势才有直接让教长屈服的理由,否则,在没有谈判筹码的情况下,即使找董总的恩公纳兹里也会吃闭门羹。

光明日报  是非如流  24-1-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