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December 2012

两线制之下名嘴恶口施暴



  
星洲日报副总编辑郑丁贤因评论而接获死亡恐吓的邮件,以当前的政冶狂热所衍生的仇恨情绪高涨,并不令人感到意外。这种作态,反映出当懦夫无法用理性和正当的管道抒发己见时,只好採取了下下滥策。事实上,与其把愤怒恫言为要与人同归於尽,倒不如引火自焚更能显示壮怀激烈,名留史册。

台湾著名评论人南方朔专找马英九的毛病狠批,以支持民进党 ; 香港时评人陶杰对中共生态常有语带尖酸刻薄的斥责,他们不会受到恶骂围剿。在推崇言论自由的法治社会, 人们都包容各种表述 。但在高唱民主、人权、新闻及言论自由的大马,却有思想偏激的人以本身的标准去打压不同意见的人。

行动党领袖对谴责压制媒体和恐吓评论人,难免心有戚戚,怕咬到自已的舌头。因为该党聘用丘光耀博士为宣传组之首,就是以制造仇恨和恐吓为问政导向而走火入魔。丘光耀以名嘴恶口的姿态诅咒敌对党"仆街咸家铲"(PKHKC, 全家遭难死清光)而使盲从者视为英勇表现。该党也邀他在讲座会发挥他的操人强项,不过,行动党开始做知耻识礼的鸵鸟,在网络上载短片时标明不是行动党的立场和观点。

令人深感嘲讽又可笑的是,为行动党卖声的丘光耀,他在大型座谈会的言论被行动党中央宣传局封杀,而丘博士对《火箭报》"切掉"他的新闻和图文大表愤慨。悲叹道:"Ceramah要吸引人潮就找我,过后的宣传文告就「切掉」我!真令人心寒!",这就是当今卸下文宣组长职位后的窘境。

由於报章处理政治新闻并不偏向行动党或民联的口味,丘光耀点名抵制世华媒体的报章,并强调以"市场力量罢买星洲日报",这已是丘博士矢志终生,聊以渡日的政治斗争取向。但对《火箭报》"切掉",他却不敢为新闻、言论自由吭声叫嚣。

网络的发达使越来越多人在参与讨论某些课题时,不惜用语文暴力来宣示本身的立场和观点。使用警告、恐吓、诅咒等等攻击性的用语,其隐藏目的是要扭转评论人的思路,逼使他们作出评论时,即使不改变和符合他们的议程,也应知难而退不可批评他们所拥护的对象。这种非黑即白,非友即敌的二分法,一直是行动党网络兵团悬为圭皋。

不少报章的时评人都避忌把他们的评论上载到部落格或面子书上,因为他们无法承受网友的评论留言,尤其是308之后的两线制培植的希望,让不少人即使不吃迷幻药也处在亢奋状态,这种狂热往往表现在他们的偏激言行。这可以从政治人物面对敌对者面对踩场滋事寻衅、喷红漆搞破坏,或以子弹、汽油弹、棺材等等的威胁举动,看来,"谈"政治已转变为"搞"政治。搅混成为问政的时尚。

其实,评论人若删除掉向人父母亲问候的留言乃日行一善挽救生命,因为要实行"问候",也真不知道该叫这些匿名者到天堂还是地府跟老人家打交道。

郑丁贤遭恐吓之后,执行总编辑郭清江在面子书感慨写道:" 一些人常把言论自由挂在嘴边,却容不下别人有不同的意见,我们的社会走到这样的地步,悲。支持你,丁贤兄! 一些人为了实现两缐制,不择手段了"。

丘光耀像是逮到机会,在面子书上指"星洲总社的编辑和红卫兵的留言已经预设了立场,警方还未调查,他们就暗示是支持两线制的人干的,这其实也从另一侧面自我揭露他们和国阵的援交性,不打自招!"

政治两线制,到底那一条线粗细强弱,还得由选民去挑选其中一线才能一锤定音。因此,提到两线制只是泛指当前国阵与民联的对峙争权。郭清江认为"实现两缐制,不择手段",是对政治生态连续性认知的评语。而丘光耀说的"暗示是支持两线制的人干的"是本身演绎下疑心生暗鬼,试图把本身的立场和作为,撇清与郑丁贤的恐吓事件没有牵扯。

西谚说,当一个人不受赏识的时候,自赞自夸就会变得理所当然。丘光耀目前在网络靠着粉丝按赞寻找乐趣,俨然以行动党的言论先锋自居。但看其党报和其他新闻媒体与他敬而远之,丘光耀只能在狭窄的空间喃喃自语了。

星洲日报专栏  纯属主观  18-12-2012

10 comments:

big boy big toy said...

清江那么说是不很对, 为何加一个尾巴--两线制。。。。

DAP博士反应有点过敏,

林放兄就有点硬套了。。。。

硬硬要对上博士。。。。看的人头晕脑胀。。。。

Thiam Teck (1983 - ?) said...

這一篇邏輯比較讓人混亂。

首先,如果我記的沒錯,丘光耀的援交論是在面子書發表。提到自己被黨報『切掉』也是面子書上發表。指後者為不敢吭聲,不如說是媒體選擇性報導。

其次,我本人讀到『一些人为了实现两缐制,不择手段了』這一段,也認為句子的意思是明指支持兩線制的人所做的。

看了文章中的『泛指』,為了預防我對兩線制有誤解,我稍微谷歌一下。得到了這解釋:『“两线制”是在1986年,由以董教总为首的15华团领导机构属下的“全国华团民权委员会”提出并加以推动,主张以政权轮替作为我国民主化的策略手段,试图打破巫统“不容挑战”和“国阵不败”的政治迷思。』 (http://suaramjb1.blogspot.com/2011/02/blog-post_27.html)

大家當然能夠繼續堅持對兩線制的『泛指』的解釋,但我認為這不足以構成所謂丘光耀的疑心生暗鬼。他只不過是照著『兩線制』的字面解釋去解讀而已。

關於『行動黨網絡兵團』,我想這總算是赤裸裸的預設立場吧。畢竟『警告、恐吓、诅咒』、『非黑即白,非友即敌的二分法』也不是行動黨支持者的專利。

而『踩场滋事寻衅、喷红漆搞破坏,或以子弹、汽油弹、棺材等等的威胁举动』更主要是衝著民聯而來的。從『兩線制』的字面解釋,做這些事的人應該是不想兩線制成型的人為多數,和『两线制培植的希望』似乎背道而馳。

Fair仔 said...

这些做编辑的,平日高高在上, 要刊什么就刊什么,要消音过滤什么都可以, 习惯了一言堂。 被别人问候爹娘时就觉得受委屈?? 要知道, 别人问候爹娘,编辑和令尊令寿堂是丝毫无损。 但你居心叵测,似是而非的言论是有更大的破坏力。

受不了别人的检视就别上网, 在主流媒体已经只手遮天, 在网络还想如鱼得水,顺心顺意? 未免大贪一点?

李斯强 said...

其实,评论人若删除掉向人父母亲问候的留言乃日行一善挽救生命,因为要实行"问候",也真不知道该叫这些匿名者到天堂还是地府跟老人家打交道.


以上这段字句是经典。。。。。妙!!

Anonymous said...

FAIR仔:

这个部落客是以真实身份评论,总比像你化名和其他不敢示人的留言者堂堂正正,而且也不删除评论.

你说:"别人问候爹娘,编辑和令尊令寿堂是丝毫无损。",那么,人家侮辱你的妻女父母,你同样丝毫无损,因此,在你没有损失什么的情况下,,叫你一家女性张开腿,也就可以接受了.

真难相信有这样的畜牲.

Fair仔 said...

如果要真实名字才有资格留言。朋友,你连个匿称都没有!不欢迎没有真实姓名者留言,应该字明,或直接不给留言。博主都没有注明,论到你来越殂代疱?

我从来都没有在网上问候人爹娘。而你有!我自问还有充裕的语言,以文雅的方式来表达我的不满。可惜你没有!


我重点提出是在于焦点被模糊了。有些人看我留言只看到骂人爹娘,别的更重要的东西被忽略了。

*问候人爹娘错了,就等于该编辑的言论是对的?这点是我要带出的思考!

不要忘了,一些人为了阻止两缐制,是不择手段的!

Anonymous said...

Fair仔 :
"要知道, 别人问候爹娘,编辑和令尊令寿堂是丝毫无损。"你就直接答覆,如果你家人被羞辱,你是否在"丝毫无损"的情况下袖手旁观?
在网络世界,匿名和化名没有什么分别,但像你注册为部落客却没写的,民联有一大把.你是否会说,注册部落格有规定要写东西的吗?
老实说,你对"别人问候爹娘丝毫无损"的论调,叫人咬牙切齿,只有猫狗才无动於衷.

Fair仔 said...

谁说没有分别? 我从来都不换身份写东西。 我写臭写好都用这个户口。我注册是方便别人辨认我,写不写是其次。你难道因为这样不给我留言吗?

还有,我不是民联的! 我跟民联一点关系也没有!! 这些认为网上持反对意见的人都是民联的,难怪他们会在网上觉得四面楚歌!!

好心啦! 别太天真。 网上的人问候你爹娘,你就要咬牙切齿加以还击?你难道只能接收负面情绪吗?让他去问候啦! 这些人只是在羞辱自己。

我奉劝那些不管是支持两线制还是反对的, 没有论点单纯的咒骂只会被这些文棍抽水!这些人脸皮整丈厚,会因为人骂爹娘,而不些颠三倒四,是似而非的文章吗?

很多时候这些编辑和博主怕的不是这些没头没脑的攻击言论,而是怕有条理有逻辑的反驳留言。 那些垃圾留言,拿来"贴堂"来转移视线。当大家都在注意辩论粗口时,却忘了该文章错在那?

HuaYong said...

郑丁贤懂啥是言论自由?林老你真以为你也懂?

happy 123 said...

nike zoom
air jordan
adidas superstar
nike zoom running shoe
cheap jordans
longchamp outlet
jordan shoes
adidas nmd
curry 3
van cleef arpe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