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 December 2012

燕窝业回到责怨的起点



农业部与燕窝业者一度僵持在RFID(无线射频识别系统)的运用争端势如水火,如今农业部任由业者选择购置本身的系统,表面上这一自由开放措施是业者一年多的喧嚣施压成功取得胜利,但值得欢笑的日子并不久远,农业部放手不理,其实也留下尾巴,燕业者可能又回到责怨的起点,自乱阵脚。

目前,国际上约有几种识别系统,用以认证、查究产品的作业流程和监察货源出处,以便能杜绝伪冒和劣质食品,据此究责,阻截流通。但是,这种识别系统的记录,也牵带着暴露业者的交易和营业额,有关业者缴税影迹无可遁形。这是各领域燕业者视为最担心的税务箝制武器。

根据资讯,RFIDRadio Frequency Identification的缩写,即射频识别,俗称电子标签。 RFID射频识别是一种非接触式的自动识别技术,它通过射频信号自动识别目标对象并获取相关数据。
 
中国是燕窝的主要消费国,近十年来净燕的入口虽不断攀升,但由於走私猖獗,无从查究货源,也就无法从这种售价高昂的滋补食品抽取入口税。正因为没有可观税收,去年当燕窝品质在中国出现问题时,中国政府毫不犹豫逼使它下架禁售。如今,即使是游客也不准携带入境。这些杀手锏,令国内燕农和业者处於窘境,苦不堪言。

作为买家,中国要求燕窝含有无线射频识别系统资料并不为过,因为中国为了打击假冒、或是追查货源,也在高价码的高梁酒强制装配RFID。这也就是马中双方谈判初期,提出使用RFID的原因。

但是,由於农业部长诺奥玛对RFID情有独钟,业者怀疑RFID有假公济私的垄断阴谋,群起反对;同时私心里更加考虑,只要摆脱RFID如影随形,就能避免并与缴交高税脱钩。

各国输入某些农产制品之前,都由消费国派遣卫生官员到供应国的农场或加工厂视察,只有符合买方要求的厂方才准许出口。即使是我国的肉鸡和鸡旦运销新加坡,也得跨过这一道程序。我国从越南和泰国进口冷冻乳猪,也得由卫生部兽医局派员到加工厂观察,才能列入可进口的名单内。

因此,早前争拗不休的RFID或其他系统,如今将由中方"直接对垒"审批合格的燕窝业者,农业部只能居中协调无权干预。

因此,虽然很多燕农指望能在明年农历新年前把燕窝输往中国,纾缓年馀滞销的苦境,但能否如愿以偿就要看中方派员前来检查的进展,而相关的识别系统是审批的主要条件。问题是,燕业者若各行其是,採用不同的系统一旦不受中方认可,这些系统除了变成废物,也再度延误商机。

据知,由於燕业者抗拒RFID,马中双方为平息争议已搁置RFID。但我国燕业者到底应设置那一种系统才能满足中方的要求,至今看来还没有定向,也就是说,个别业者自行决定的系统,有可能被否决,圈定其中一个。因为中方不可能同时接纳不同功能的识别仪器而使行政和执法上产生混淆,自绑手脚。

因此,分帮立派的燕窝业者,如今到了必须抛弃门户之见团结一致的时候,从长计议如何越过这道门槛。

星洲日报专栏   纯属主观  4-12-2012

5 comments:

HuaYong said...

朱雀桥边野草花,
乌衣巷口夕阳斜,
旧时王谢堂前燕,
飞入寻常百姓家。

林老忠告可说是合情合理,如各派燕窝业者还要固执己见,我们可能就有机会引用刘禹锡这首诗来凭吊燕窝业的盛衰兴败。

张涛 said...

上星期二出席了马来西亚农业部搞的MAHA马中燕窝峰会,见识了本土燕窝商的愚蠢及无知,真丢人。
以下是当中的对话摘要:

马燕窝商:我们马来西亚的燕窝是全世界最好的!
中方:好已不好是我们消费者说了算,别自吹自擂。


马燕窝商:中国政府不准毛燕进口,为何有洗燕中心在中国运作。
中方:大家都知道海洛英是不准售卖,是非法的,但是在全世界的国家都有海洛英在非法售卖,这也包括马来西亚在内。


一针 said...

单从所写的这两句回应上看,除了见识了本土燕窝商的愚蠢及无知外,原来强国人说话的霸气也已超英赶美了。

强!!!

-一针--

Anonymous said...

燕窝商根本就是:人也是他,鬼也是他。

fucai said...

ya lor,
must PLP CSL m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