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 December 2012

卡巴星人在其位不在中央



国阵掌政超过半世纪, 行动党领袖一直无缘荣获统治者封册勋衔,这种心照不宣的“拦截”彼此都心如明镜,勋衔在没有获得当权者的举荐下可望不可及。行动党人对这崇高身份,因吃不到葡萄而有酸溜溜的言举,只好以不受封赐而自命清高。他们甚至把马华和民政党议员宣誓就职仪式时,必须穿著传统服装而嘲讽他们缺乏自主, 丧失民族个性。


这些说词,在没有尝到当官的滋味时,自然很有情操,很铿锵。因为作为反对党而被当政者推到墙角,他们可凭着不刻意追逐名位的虚荣而表现得很亲民。但是,今日之东明日之西,以前不与为伍的,态度可以一百八十度转变,行动党议长和行政议员都乐此不疲戴帽了。

民联於2008年在雪、槟、吉、丹握住州权后,行动党两名领袖倪可汉於2008年和邓章钦於2010年分别接苏丹封赐拿督勋衔,使到向来对头衔嗤之以鼻的行动党中人咬到自己的舌头,过去淡泊自甘的那一套胡言,引起疑诟。

在受封机会渺茫的时期,一旦累积为思想上的习惯,行动党於此也把“不接受封赐” 作为不成文的规矩约定俗成,用以彰显党的斗争路线不以名位为依归的宣传。但是,行动党虽有共识的“铁律” 但却不能在政策上有这种排斥的决议,因为一旦成为书面文件,等同公然冒犯,背离皇室,这是行动党无法承担的欺君之罪。

党主席卡巴星当年对倪、邓受封存有异议,但人微言轻反对无效。因此,行动党自开先例,颠覆本身的不明文传统。这也印证了,当人们用蔑视的眼光踩踏金钱和地位时,通常指的是别人,轮到自己享有荣华富贵的时候,思想就会麻痹。

卡巴星对两年前以一党之尊反对受封的会议未能一锤定音念念不忘,最近重申应对倪、邓受封的陈年旧事翻查追究。但是,主流派言论急先锋陆兆福以发生的已经成为事实为由不赞同清算,这种潜台词似乎说,只要事过境迁,即使行动党人违规犯纪都应该以不分裂为前提既往不究。如此一来,倪可汉最近遭揭露以万亩土地拱手让出霹雳州务大臣的指控,也就合情合理可以扫入地毯了。

卡巴星旧事重提,如果不是出自嫉妒,则反映出这位火箭的老神主对党内政策和规范坚持严守把关,因为行动党在州政府里尝到爽的兹味,过去对执政党种种指责,如今重复了前朝的“遗孽”,除了贪图虚荣也涉身各领域可大可小的腐败。

对行动党言行不一,愤然辞去党副主席的东姑阿都阿兹,最近揭发党内违规行事并有利益私相授受的弊端,使到行动党廉政透明的口号自动减了分贝。而擅喜凡事拗争到底的秘书长林冠英,对这种有损行动党形象的责难,採取回避,顾左右而言他。设若行动党冰清玉洁,林冠英岂能如此忍辱而不提控诽谤?

从行动党的利益而言,卡巴星对党内的挞伐有口不择言之嫌,然而,需要在新闻媒体上挥动鞭子让家丑外扬,委实情非得已。像倪可汉,他自称已电邮党中央解释土地与大臣交换的内情,唯卡巴星也许还不知道。一党主席竟然不是“党中央” 应该阅读重要邮件的负责人,而党中央却移师转战到媒体上,行动党领导层的权力结构,叫人费煞心思。

中国报专栏  放眼江湖  27-12-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