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December 2012

AES官司余波荡漾



  
上周,交通法庭传召2786名接到自动执法系统(AES)传票的车主, 只有93人出庭, 出庭率只有3.34 %。本周又传召1323, 看情况应讯者不会踊跃。多数人都採取观望态度,看看是否有转机。

当今拒绝缴交罚单的车主,不少人寄望伊斯兰党组成的百人律师团为他们抗争辩护,寻找突破口。但即使是义务的,车主还得亲临法庭劳心劳力自己顾自己申辩。至今,约莫有十个逼於情况而闯红灯的理由受到推事动情免罪,令人喜出望外。

但是也有相同的理由,一个被接纳,另两个必须交付300令吉罚款。可见得,法律有时并非人人平等,只有胜诉的人觉得讨回清白,正义得以伸张,败诉的人只好认命自己"样衰",未获得网开一面。

一名有听障的孙女士由於情绪紧张,失控地泪洒公堂,她的AES控状被撤销,成为各报章聚焦的新闻。如果未来有人仿效孙女士,以为可以一哭就溶掉AES,那是痴心妄想。陆路交通局的主控官并非心慈手软,而是控状指她触犯条规的时间约中午12时(PM),而传票写明是凌晨12(AM) , 这种时间误差足以让主控官自知理亏而撤控。

事实上,以前交警抓拿超速时,发传票的交警只向车主写明超速的速度,司机都无话可说接受罚单。如果司机坚持要与拍摄的纪录当场核对,传票上和纪录中的时速一旦有别,传票效力就有置啄余地。因此,如果交警说超速达到115时速,而车主坚持是时速113而要核对时,想躲避这种死缠烂打的交警宁可放此人一马。

这种蹊跷在於,偷拍的警官向值勤交警传呼超速车辆,他拦住了。而另一名负责开传票的交警并不确切知道超速若干,只按照限速往上讲就开罚单。车主往往自觉地承认超速,但超速多少就任由交警说了算。

因此,撤销听障女的AES控状,有些媒体表扬法外开恩并不完全反映事实的根底,而是控状出现谬误。孙女士误打误撞要查证应否认罪,主控官於此撤销。

本周上庭的车主,也许有人会提出逼於紧急、无奈或路面情况混乱而闯红灯的种种理由,但能否被推事照单全收而被判罪有可恕,则要看情况而定。在交通庭审理AES初期,也许有温情的一面,但相似的理由如果一再复述,久而久之就会变成开脱罪状的藉口而不受採信。

接到传票的车主数以万计,要逐个审理将是交通法庭沉重的工作;若未依时出庭,车主迟早要面对逮捕令,现阶段AES只不过是朝野政党的游戏战争,再过一段时日,伊党的百人律师团也许会热情冷却放手不理,等着瞧。

光明日报  是非如流  10-12-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