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 November 2012

华社挥之不去的忧患



民联最有势头的老大伊斯兰党择善固执,推广宗教价值观的同时也施行为律令,在宗教自由下,侵蚀其他非穆斯林族群的固有信仰和生活习俗。这种得寸进尺之举,使华社忧虑,一旦伊党坐大,即使未能短期内修宪,也会把刑事法的精神内容融入伊斯兰法,与世俗法律并驾齐驱,让不同宗教信仰的人都必须屈服在单一宗教的统治之下。

虽然行动党信誓旦旦 ,不会在国会三分之二的多数议席中,投身促成伊党的刑事法议程。但是,随着吉兰丹哥打巴鲁对付当地华裔理发店为异性护理头发,而发出大量传票罚款后,但该党主席卡巴星开始忧虑"伊斯兰刑事法可能把非教徒列入执法对象"。

伊斯兰一路来强调宗教自由,但也一路来在丹州的法律和行政命令中,自由自在地把非穆斯林生活习俗归纳在管束中的范畴。

市内业5个行业,超级市场、饮食业或咖啡店、美容业、理髮业和油站业被列为经常“製造问题"的生意。管制各项商业营业指南,其中以推行多年的穆斯林穿著指南(Tutup Aurat)最受争议。不遵守伊斯兰服装指南的穆斯林女员工,罚款最高500令吉。但是,非穆斯林并不能置身度外,华社视为平常的男女理发业不获执照营运,市议会甚至禁止业者张贴女性美髮模特儿海报,理由是女性模特儿的海报,必须符合伊斯兰禁止女性暴露身体部位的教义。如果要包着头巾打护发广告, 这真是天下奇闻。

市议会秘书莫哈末阿尼斯指称违返营业指南的业者,在"各方配合"下,所发出的罚单数量明显下滑。而所渭的"配合",其实是执法严明频密,业者不胜其烦而迁就有关条例,长远的潜移默化,就转变了生活面貌,使民族特征被同化。一名业者过去10年收到200张罚单。这种情况犹如清朝统治汉人时的剃头令:"留发不留头,留头不留发",逼人乖乖就范

卡巴星说,事主不必缴付罚款,可到法庭挑战市议会的的低级决定。最近,伊斯兰党极力反对交通部实施自动执法系统(AES, 鼓动违规者不必缴交罚款, 该党组织百人律师团上庭申冤辩护。因此,卡巴星的谈话若是行动党的政策,就有必要成立律师团为这些受害者挑战丹州政府的律令。不过,党内和卡巴星同一口径的领袖眼下无人,老卡始终卡在吾道孤寡, 不受欢迎的局面。

在迈向布城政权雄心万丈之下,行动党必须屈服於当前由保守派掌控的伊党领导层决策的颐差气使。像哈迪阿旺、聂阿兹和哈伦达益,他们在丹州的势力稳如泰山,随时有本钱叫火箭退出民联而淡然自若,而行动党的软肋偏偏就没有反击的骨气。

伊党崛起成为民联之首逐渐成为行动党的忧患。林冠英再三强调推举公正党实权领袖为未来首相,只是要对华社淡化伊党的宗教色彩所施展的影响力,但这权宜之计并非十拿九稳,伊党一旦在未来大选中胜出的议席多过公正党,就不轮到其他盟党的制肘,即使行动党在上届霹雳州的议席多过伊党,也得把伊党奉为一州之主。

丹州行政议员陈升顿吁请华团寻求聂阿兹的"通融"处理商业指南,这种通融只是一种止住阵痛的麻醉剂,一旦伊党停止施赠仁慈,法律又恢复原来面目。行动党上下若不拿出态度处理伊党肆无忌禅的施政,正如卡巴星预言,将是国阵成员党来届大选渲染的课题和为虎作伥的把柄。

星洲日报专栏  纯属主观  27-11-2012

6 comments:

HuaYong said...

“在迈向布城政权雄心万丈之下,行动党必须屈服於当前由保守派掌控的伊党领导层决策的颐差气使。像哈迪阿旺、聂阿兹和哈伦达益,他们在丹州的势力稳如泰山,随时有本钱叫火箭退出民联而淡然自若,而行动党的软肋偏偏就没有反击的骨气。”

如是 Utusan Awang Selamat 写的话,我猜想这段应该是这样:

在迈向布城政权雄心万丈之下,伊党必须屈服於当前由保皇派掌控的行动党领导层决策的颐差气使。像林吉祥,林冠英和曹观友,他们在槟州的势力稳如泰山,随时有本钱叫伊党退出民联而淡然自若,而伊党的软肋偏偏就没有反击的骨气。

华族报业之楷模。

Thiam Teck (1983 - ?) said...

行动党有回应了: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215254

哈迪也回应了: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215276

如果无法做出合理交代,他们被抨击也是应该的。

如果真的能够检讨和改变政策,我相信时评人也会说『那是为了赢得大选的权宜之策』之类的话。

一针 said...

如是国阵马X巫X,那回应可真只是小菜一碟。

左一句“小拿破仑”,右一句“沟通协商”,再加上一招“左顾右盼”,暗地里来个“转移视线”,就可大事化无,啥责任都没,还可以继续捞钱。
“角度”“风向”“我还没出世”之类回应只能偶尔为之,以免贻笑大方,让外国人以为全部大马人都是蠢才白痴。

政治智慧考验时候又到了咯。。。。
耐心等着瞧。看看有无新意,看看有何不同。。。反正大选还远着呐。

-一针--

安东尼老爷 said...

不知道为什么,我真的很喜欢看林放先生写的政治评论文章,有时候也觉得他所说的话有道理。对他所作的分析,真的不是乱讲的。
我本人对政治一窍不通,所以不敢谈论它。当然也害怕说不对了会招惹麻烦呢。尤其是关于宗教敏感的事,还是少说为妙。

HuaYong said...

"Ternyata, PAS hanya melukut di tepi gantang. Betul atau tidak? PAS tidak berkongsi kuasa dengan DAP dan PKR. Sebaliknya, kuasa yang sepatutnya diberikan kepada PAS dirampas oleh DAP dan PKR.

"Sungguh malang bagi PAS. Bagai kisah si lebai malang. Di sini tak dapat, di sana pun melepas. Bak kata orang Pulau Pinang, Balik Pulau Bayan Lepas, Sini Terpelau Sana Terlepas.

"PAS berhempas pulas menarik sokongan orang Melayu, tetapi akhirnya yang berkuasa ialah DAP dan PKR. Bagi DAP dan PKR, PAS hanyalah kuda tunggangan, tukang sorak dan tukang takbir untuk mereka merebut kuasa,"

我们副首相讲的好像行动党就要征服大马且林吉祥将要做首相,而伊党将马革里尸,最后一无所有?我夸张了吗?为了出名,夸张一点不算过分。

Anonymous said...

即使行动党在上届霹雳州的议席多过伊党,也得把伊党奉为一州之主。
是谁规定特定族群才可以当首相或首长的???国阵啦!行动党已经在暗谷了,前辈还在这打拉凉!。。。亚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