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 November 2012

迷奸之迷在於迷



马华和民政党处理民众投诉的悲伤冤情,基本上只是扮演对受灾蒙难者的传声筒角色,从受害者的哀号中给媒体轰动材料,藉此达到宣传目的。

许多时候,这些人并不热衷於藉着有关课题抽丝剥茧,寻找症结所在以教育民众有防范意识,所以,一些类似的欺诈、暴力和迷奸案件一再重复上演,而他们也乐得把本身的见报率建筑在受害者身上。

民政党的刘开强率领三名妇女,她们分别指控一名神棍用"爱情降"让她们迷糊地被奸淫时乖乖就范,事后有的如痴如醉对神棍死心塌地言听计从,直到被拳打脚踢,由於承受不了折磨,才从犹如恶梦的历程中惊醒。这些妇女事后才了解到,有关神棍并不是什么高人,即时可以对他的斑斑劣行一一举出。

假如政党的投诉局对这个社会种种怪现象有心要匡正风气,他们有必要打蛇随棍上,从受害者上当的始末找出她们的心智上的无知,才导致被哄骗;此外,也可以结合警方调查嫌犯犯案时的手法和桥段,对外公布以警惕民众。

但是,政治人物在乎的是宣传,并不认真理会其中蹊跷,因为对受害者有所指点和评议就真相大白,案情一旦不给人有扑溯迷离的情节,就得不到宣传效益。所以,同样的欺诈和凌辱妇女的手段也许都如出一辙,只是不同的受害人而已。

江湖中人心如明镜,术士要唆摆一名妇女上床,除了语言迷惑和心理胁逼之外,最有实效的是以迷幻药达到目的。而迷幻药通常都被解释为下降落蛊,於此披上难以解开的神秘色彩。

迷幻药是由瑞士化学家艾伯特霍夫曼於1938年首先发现的,他在研究治理酒精中毒的药物过程,无意识中将一些麦角酸酰二乙胺滴落到皮肤上,让他一整天都处于幻觉中带来愉悦快感。

迷幻药(Lysergids,简称LSD)有胶囊、明胶、液体和药片形式。当前种种令人产生亢奋和迷幻的药物都是以艾伯特霍夫曼的发现基础衍生出来的。迷幻药不同于普通迷药,多种迷药物都会令人昏迷不醒,而所谓迷幻药,其特殊之处就在于制造幻觉,控制人的神智但并不使人昏迷晕倒。它可以给视觉,听觉,触觉,和心灵造成不可预测的影响,包括妄想和恐惧。对事物的判断力和对自己的控制力下降或消失。

由於多数人界定药物是以味觉作为标准,因此,迷幻药的无色无嗅无味的液体,对那些由神棍唆使喝下去的人,都以为那是高深莫测的神水,但到了受到控制阶段和清醒时,又说成爱情降。

因此,社会各领域专家应以他们的权威认知,与民众分享这类知识,藉此让人们有清晰的脑筋看待许多奇异现象。因为谜团不解开,这类所谓的神秘力量,仍然会让江湖术士在混淆、迷惑民众的勾当中占一席之地。

光明日报专栏  是非如流  26-11-2012

4 comments:

HuaYong said...

祈望马华民政不如求教江湖术士,虽然迷惑民众的勾当江湖术士干得不逊于马华民政,可还是小本经营,比不上马华民政策划的如此有条不紊。我们得把损失减的最低。

我想媒体和报章大可以多作相关的报导,比如我就不晓得LSD有如此用法,我还以为那是歌星明星和夜店的玩意。Lucy In The Sky With Diamonds 不是吗?我落伍了。

安东尼老爷 said...

这篇写的很好,可以警惕人家莫随便相信神棍妖言惑众。原来所谓的下蛊是迷幻药。我也才知道呢。
大博士Hua Yong 不愧是林放绅士的第一号粉丝。每次留言都是他排第一的。

Anonymous said...

安东尼老爷,这Huayong可是为了出名而写。东南西北乱写。。。。

HuaYong said...

乱写或许是真,在林老这里可以写出名我倒不知晓,多谢指教。

LSD 不是问题的根源,希望有续篇能叙说的更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