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 November 2012

行动党走一步算一步



一个玻璃杯的厚密度和制造的品质管控一旦失准,往往抵受不住热水而爆裂。民联三党为全民设计晶滢剔透的政治玻璃杯逐渐出现裂痕。伊斯兰党大会在宗教课题和推举首相的所谓民联共识,如今变成不堪一击的谎言。

伊党把创建伊斯兰国的终极目标,一度粉饰为福利国,以淡化宗教色彩,让在华社四面受敌的行动党有喘息机会。但随着大选临近,为了巩固马来人穆斯林的票源,伊党再作"修订"为"仁慈国",这个理念以伊斯兰治国,以上苍为本。无论用什么名堂兜转,都离不开伊斯兰国的原意,矢志把大马成为全求施行伊斯兰刑事法第12个国家。

伊党代表毫不客气抨击行动党不要在民联的共识上顾左右而言他,不要避讳以伊党为首的宗教政策。这一点,直让行动党无可招架,倘若林冠英嘴硬顶撞,伊党谅必着令行动党可以选择退出民联。2001年,林吉祥以回教国的矛盾退出与伊党结盟的替阵时正义凛然,如今,基於民联声势有望迈向布城执政,利之所趋,权力摆中间,族群的权益前途就放一边。

行动党面对伊党的打击就是,林冠英不止一次以公正党实权领袖为马首是瞻,把这位民联共主推举为未来首相,以期牵制伊党若当首相会带来激进的伊斯兰化的冲击。但这面纱己拆穿,伊党以其宗教背景的硬朗,坚持更适合领导伊斯兰国家,认为该党主席哈迪阿旺更能以其对宗教学者的身份,无出其右地担任首相。

行动党一直强调安华是民联共识之下的首相,如今这吹涨的气球已被戳破。伊党领导层从头到尾不曾有同一口径抬举过安华,那只是林冠英片面之词。

哈迪阿旺委婉拒绝伊斯兰党宗教司的建议出任首相,而只想当"仆人",大选时,选民思想膨胀自命为老板,但过后决定国家兴衰浮沉的,往往就是所谓的仆人。有哲学家说,上帝创造这个世界,但主宰这个世界往往是魔鬼。因此, 只要是人,都有魔鬼心性的潜伏。

民联三党还没尝到中央政权滋味,如今伊党已雄心勃勃要从安华手中夺过未来首相的权杖,只有行动党死撑硬顶着什么共识之类的精神自慰,以为安华可以无灾无难到公卿。事实上,安华在伊党的强势下,开始放软身段屈就伊党的索求, 不与硬争

伊党按照实力论政权,目前只着重在,是否能够推翻国阵, 并以大选的战绩再决定相位飞入谁家户。因此,伊党和公正党将在国会和州议会的席位分配多寡有一番争执。行动党肯定是老三,只有看着爽,没有资格沾染。

行动党处在尴尬的境地是,过去总是以民联达致共识来抚慰华社,并编织美好的愿景让人沉醉。但是,从最近伊党敲定政策气势高昂以及毫不留给行动党在华社游走空间看来,行动党被伊党如此不屑一顾, 如今只好走一步算一步,但却看不到前路。

中国报专栏  放眼江湖  22-11-2012

13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可怜的林放,到现在还不明白. 马华有今天,是因为华人要马华死,要蔡细历死.

你老人家一大把年纪,还孜孜不倦每天见报, 这是何苦呢? 天要下雨 娘要嫁人, 认命吧.趁着现在还能走,还能吃,好好安享晚年,含饴弄孙去.

一针 said...

这个党里的木马奇多,用的手法通常也非常笨拙粗糙,路人皆知。部分党员政治智慧更低B。但。。。。。
。。。。整体上还是比马X强啊!!

是否是本针个人一厢情愿的看法?大家就走着瞧吧。
马来西亚龌龊不入流的政治戏每天都在上演着,永不冷场,永不缺小丑。

-一针--

Anonymous said...

只要国阵倒,这是我们的心愿。再说,安华放软姿态,是要穆斯林的票源。当票箱开出来的时候,形势比人强,就不是伊党说了算!我们不要伊党,但我们更不要巫统!。。。亚伯

Anonymous said...

"就不是伊党说了算!"
Unsurprisingly DAP/PKR lost the vocal ability against the same-sex hair dresses law in Kota baru.
Interesting.

亚伯, please stop living in your world of denial.

Anonymous said...

Anonymous said...
"就不是伊党说了算!"
一个政治人物访问一个穷乡僻壤,问当地一个穷人家;如果我现在给你金钱和智慧,你会选择什么?金钱!穷人家马上回答说。政治人物摇摇头说;如果是我,我一定选择智慧。穷人家回答说,yb,我们都是选我们最缺少的,不是吗?...亚伯

Anonymous said...

伊斯兰党和行动党成功夺得政权后,华人的灾难就会到来了。

一针 said...

对!!赞成!!
伊斯兰党和行动党成功夺得政权后,

马X的华人的灾难就会到来了。
因为面包屑没了,大小干捞没了,小康头没了,趁机浑水摸钱也没了。。。。。除非做青蛙跳!!

-一针--

jack said...

你走一步算三步吗?
每次看到你照片中的两座“阳具山”就想笑。

jack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路人甲 said...

左看右看,行动党处於理亏的局面时,评论人就成了人身攻击的对象,因为恼羞成怒.JACK如果耻笑阳具,那就自阉吧,到时就笑不出了.

Thiam Teck (1983 - ?) said...

其實每當討論到回教國這課題時,最方便的方法就是強調伊斯蘭黨的目標就是建立回教國。

只要從『目標』這一角度出發,就可以繪聲繪影。彷彿只要民聯執政,最壞的就一定會實現。

然後在華文報裡,公正黨和行動黨成為是回教黨的小弟,他們被描述為無力阻止回教黨落實伊斯蘭法。馬來報裡,行動黨反而喧賓奪主威脅馬來人的地位。

我承認我並不喜歡吉打州政府三不五時搞些讓人厭惡的事情。

但正是如此,我更希望看見公正黨和行動黨的壯大,以便制衡回教黨裡的較為極端的派系。就如雪州裡,即使是雪州伊斯蘭黨主席,哈山阿里撒野後也被撤職。

歷屆巫青團團長,有多少人在高舉馬來劍大談極端種族言論後,因為其他成員黨的壓力下而下台?別說下台了,連收回言論似乎也不曾發生過。

HuaYong said...

党有党的共识,党员也有党员的意愿,领袖有领袖的共识,领袖也有领袖个人的意愿,但最终应以全体或大多数人民的意愿为共识作决定,我想这就是民主, 可民主不是多数人的暴政,也不能不尊重少数人的意愿,更不能不让人提他们的意愿,或不让个别领袖提他的意愿。

林老民主意识肤浅,有待改进。

Fair仔 said...

喊到歇斯底里要维护华社, 问问这几十年来在国会究竟支持了多少条不利华社的法令通过?

我不要求次次都要张弓拔剑的对呛。 只要在关键时不支持动议,已经是对得起我们了。

毕竟现在不是战火时代, 一切角力都应该在民主议会理进行, 这样伤害会减到最少。

我们赋予政党议会里制衡的力量, 请该党好好利用,根本不用做无谓的对骂, 制造纷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