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November 2012

董总一意恶唬集会



民间组织搞群众运动,命题定下来之后的重中之重任务就是,估量能够号召多少人参与其盛才是抗议或示威行动的胜败颜面所在,至今,只有净选盟的人潮汹涌才足以展现诉求搞得果真震撼。

董总搞抗议示威,叫做和平大集会,心理因素脆弱,身段也矮了半截。尤其是呐喊着华教救亡这草木同悲的口号,制造这种生死关头情境还玩"子曰和平"的文皱皱集会,实在拖衰华社。

1125越看越像是谐音的"一意恶唬"集会。董总撇下其他六大华团,单独策动一意孤行的集会,如今其难兄难弟教总并不与它同行,声势大减。其他华团谅必也袖手旁观。现在,只有董总四处召开座谈会,穷凶恶极,唬弄一些华团参加1125(一意恶唬)。

如果按照邹寿汉两周前声称有300个华团与董总一条心,那么,只要每个组织派遣100个人,那就有3万人。如果没有车大炮,董总已稳操胜券,董总双煞健康多保重,大可不必舟车劳顿到处拉拢人马,反正那个集会地点也容纳不下这么多人。

董总於今年少说也玩了三场要生要死的救亡行动。926前往国会提呈备忘录,砸下约10万令吉打广告呼朋唤友共襄义举,结果满打满算约800之众,至於网上签署支持的4万余网民则不知所踪。

有些把戏就像魔术表演,不能一再重复,否则就会既不叫好也不叫座。董总把华教救亡运动这同一首歌重播多次,即使是叫床连绵也让人欲振乏力,尤其是这次针对教育大蓝图,在还未定案之前,尚有砌商空间的时候就向政府展现力量,被视为出师无名。

教总以其专业的认知,认为抗议不适时机,华总也同样不能苟同草率举事。六桂堂总会长洪细弟不留余地抨击董总不分青红皂白的举措,让人产生一种错误印象,华团是反政府组织。

董总在叶新田和邹寿汉领导下,这块金字招牌逐渐褪色。过去有理性的诉求都获得华社毫不犹豫的支持。但是,叶邹以反对党的架势,凡事对抗凡事叫嚣,令华社开始不再言听计从,不再追随这种隐有个人议程的斗争路线。

董总认为棺材未钉上盖之前就必须展开1125,因为他们假设谈判已经濒临死亡。而既然没有回旋余地,纠众到草场和平集会去超度亡魂,又能够从草坪上和空气中索取什么权益灵光?七大华团之中有六大不与董总跳街舞,难道董总双煞是孟子所说的,五百年必有圣人出?那么,华社真是瞎了眼了。 

光明日报专栏  是非如流  22-11-2012

8 comments:

jack said...

董总跟你有仇乎?

HuaYong said...

我今年九月开始浏览这部落格,十月开始陈述个人意见,当然也作一些讨伐和抗争。如果你问我,我想应该是董总跟马华有仇。再具体一点,谁跟马华有仇就谁遭殃。

Anonymous said...

文章道尽董总两个活宝贝的种族主义,狂妄自大,目中无人的心态。

陈文光 said...

大博士假教授Huayong又发表理论了?

陈文光 said...

安东尼老爷,
不知Huayong的最新理论与牛津或哈佛的那位教授并驾齐驱呢?

Anonymous said...

林放老兄,
1125大集会有一个奇怪的现象:董总两个瘟神一个跑北马、另一个跑南马,偏偏中马没人管,尤其是雪隆地区,只有叶瘟开了一次讲解会,只有20多个人在听,其中多数本来就是他的打手。1125不需要雪隆的人士出席,不是怪事吗?

雪隆各地,现在传播着一个林姓亲马华潮州佬的讲话:926之前,他安排了自己、张庆信、魏家祥、叶新田、邹寿汉在阳城吃了一顿千多两千令吉的饭局。把问题给搞掂了。

到底搞掂了什么?没说。其实,董总两瘟神至今犹把千元饭局保密,隐瞒得滴水不漏,不奇怪吗?他们私底下到底搞掂了什么?

有些现象值得怀疑。926,都知道董总常委所通过的是要逼魏家祥下台,可是,饭局之后,却搞掂了一件事。集会当天,董总两个瘟神一直叫职员广播绝对不可提魏家祥下台,抗议布条有魏家祥,一概不准展示。叶、邹的打手在现场走上走下,一直唬吓华教同道。此其一。

其二、增江北区董事会组成,本已成定局。926过后,叶瘟派却呈下另一份名单,叶瘟对本身保住龙椅信心十足。是否是在饭局上搞掂,交換条件是什么?

老兄您人脉广,请查出饭局上搞掂何事,把阴谋放在太阳光下,华教真相太白!小人要现形也!

安东尼老爷 said...

陈文光教授和Hua Yong 大博士的心结到现在还是打不开,积怨已深,千头万绪,剪不断,理还乱。显然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本老爷希望他们两冰释前嫌,互相礼让,切莫猜忌,耿耿于怀,真相大白,日久见真情。他们两个都是国宝,都是不可多得的人才,国家精英,天妒英才,国家损失也。

HuaYong said...

只改变了几个字,又重复相同的句子,这是孩子一贯干的无聊事,有趣的是老的也无啥不同,不知谁抄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