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November 2012

世纪婚姻苦短



现代人对世纪婚礼都流露极度羡慕的神情。最近,香港的霍启刚和郭晶晶,以及大马羽坛一哥李宗伟分别举办引人注目的豪宴婚礼。

媒体冠之以世纪婚礼的前提条件是,男女都是名门望族、耗费巨款把场面搞得越大越体面、举手投足之间洋溢着恩爱,并有深情一吻昭告天下,精神内涵上也预设这对郎才女貌的新人缔结童话般的一世情缘,不离不弃。

上个世纪,戴安娜下嫁查尔斯王子成为英国王妃时,受到举世注目和祝福。但是,爱情总是开始谈得充满憧憬和甜蜜,一有差错什么也留不住。戴妃惨淡岁月的婚情,至直车祸丧亡还留下遗憾,令许多人因此蹉跎。

英国第二王位继承人威廉和凯特这位纯粹的平民最近结婚,又重新燃起民众对世纪童话婚姻寄托了诸多遐想。人们对威廉和凯特这一代人形象充满阳光朝气视为典范,英国王室之内多年来婚情不尽人意的沮丧,形象重新变得清晰起来。

有人认为,英国王室的世纪婚礼让外人"深情款款",正如英国媒体所言,是对皇室怀有一种历史荣耀感,支持皇室的感情就像对待一座崇敬的历史建筑,一旦坍塌,人们必然感到惋惜。对世纪婚礼的欢乎喝采, 也就是对王室的力挺及寄望。可以这么说,威廉和凯特最初的恋情是属於自已的,但婚姻摊开来,却肩担着属於人民一生的期望,不由本身做主。

没有人可以预料未来的婚途,男女发生爱情以至共结连理,如果是万无一失的话,那么,婚礼上就不必多赘,给新人诸如美满幸福、百年好合、白头偕老这类祝福。也正因为婚姻潜伏着太多不确定的因素可能随时触礁,因此,所有的祝福其实是一种叮咛甚至敦促双方好自为之。

有人说过,恋爱开始是美丽的诗篇,婚姻是散文,甚至可以演变为杂文和悲情长篇小说。

 香港第一富豪李嘉诚次子李泽楷和被誉为"金鸡母"的梁洛施大阵仗的地下恋,三年之内生下三个儿子,最终协议分手。当年这桩恋情虽没婚姻之实却有香港世纪恋情之花放绽,但这个世纪仅仅五年而已。从比例上,不管东西方,有世纪婚礼的排场增艳添彩,未必就是婚姻稳固的保证,反而是来得风光,结束得黯然神伤。

由於多数人都把婚礼当作是"一生人只此一次"隆重操办,以为可以留下美丽的身影供子孙学习,一般人还到室内户外拍摄如胶似漆的恩爱录像和照片,但是,很少人会在婚后多年再与亲友分享这种情境,因为现实生活和梦想毕竞不是在平行的双轨上运作。

每对新人都有自己的世纪婚礼,即使这不包含着豪门权贵般的盛大场面,对每个人都是重要的婚姻生活的起步。要携手并肩划上美丽的句点,必需睁开热恋中那股情火热焰迷蒙了的眼睛。既然婚姻是爱情的坟墓,那就应远离愚昧,在婚姻上另建相互凑合和包容的天地,否则,世纪苦短,悲情太长。

中国报专栏  放眼江湖  15-11-2012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