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November 2012

绿色疑惑



由绿色盛会主席黄德领导的百人苦行抗莱纳斯的运动,从关丹徒步300公里,历13天抵达吉隆坡汇集。在独立广场,超过万名群众参与其盛。真正在这场苦行中自尝甘甜的是黄德,他於此成为反莱纳斯的标志性人物。

此外,反对党一些领袖也把握时机到场观礼祝贺,不言而喻地标榜站在正义的一方,形成"百里苦行,万人凑兴"的嘲讽场景。至於随队步行的其他人,包括反水坝计划的东马绿色战士,尽管有人踏破鞋底受伤,没有被瞄一眼的关怀,独惆怅。

这说明羊群心理是盲目的,东马绿色和环保并没有人相对看待同一样的诉求。人们选择性的高亢激情,只建筑在一些人的悲壮之举来假设本身仿佛也走了300里路,以满足自己无能为力的虚荣感。如果集会人数有两万人,则是从0.5%的人劳苦功高的奉献得到凑兴的欢喜。

多数人都不想非议此次绿色盛会,只因在人多势众面前,人微言轻的情势深恐受到反击和围剿。因此,几乎所有排山倒海的运动,都是以人数之强奠基建理。至於正当性、与理性的问题都暂时搁置一旁。

反对关丹莱纳斯稀土计划,动情的往往是关丹以外的人插手阻截,关丹人民若有悲愤也是由这些民众运动的氛围迸发出来。尤其是,含有政治动机的政党渗透其中,场面显得壮观激烈时,多数人心系环保运动都在这种相互影响中而达致。群众一旦走在一起,就不会研析他们斗争课题的内容的是非轻重,只有一个目标就是把对象斗垮。

国内引入外资的计划几乎都在绿化、环保和公害的杀声震天之下被民间组织要求停止。从冶金、稀土到边佳兰石化,一反起来就没有一句好话,也没留有商榷的余地。社会的发展,难以悻免的必须牺牲某种程度的环保以满足人们的物质需求,只有尚且温饱无忧的人才对环保如此执著。但是,他们置身的环境其实也是以牺牲环保来享受生活的。但这些人都严以责人宽以恕己。

打一个小比喻,绿色盛会引以为傲的绿色T恤,它印染过程,经过颜料搭配、烘乾及包装的作业程序中也产生有毒气体,废料也同时造成环境污染。但正是喊着绿色力量的人摧残本身的理念。

提炼稀土到底其公害达到怎样的程度,至今在千丝万缕中还理不出一个头绪,双方的专家都坚持己见,利饨不一,为各自的主子服务提出对本身议程有利的论据。

伊斯兰党最先研究稀土计划,该党核能专家兼即乌鲁冷岳国会议员仄罗斯里博士,断定稀土辐射程度远远低于或当局允许的水平,不是公害。但在政治正确的考量下,他被喝令封口,由其他议员外行领导内行,展开对莱纳斯稀土厂种种视为洪水猛兽的指责。

有人说过,讨论一个问题从理由开始,但多数人头脑发热时都会转腔换调,针对人而不再议事。看看拯救大马组织有什么宏图大计。主席陈文德说,纵使政府应就民众的压力撤掉莱纳斯,最终还是要换政府。扛着环保旗帜呐喊,既然拯救大马深层的目的是以政治为出发点,何不一早挑明呢?
  
光明日报专栏  是非如流  29-11-2012

29 November 2012

伊斯兰党性性性



伊斯兰党养成一种习性,对性取向、性本能、性企图、性危机都敏感到认为人性无法自禁而必须用种种行政条规来约束,藉此展现本身的道德价值观。与此同时,也把这种自我期许的观念强加在非穆斯林身上,要人屈就奉行。

英国殿堂级摇滚音乐歌手埃尔顿约翰去年1122日来我国开演唱会,伊斯兰党到剧场外示威抗议。指同性恋身份的Elton John对青年人有负面影响、违背马来西亚文化。

这次埃尔顿约翰又再到来,伊斯兰党重施故伎,青年团团长纳斯鲁丁促请政府禁止他演唱,又是同一想法同一理由,责指演出将推广不良的价值观,荼毒年轻人;坚持所有涉及男女同性恋的艺人,应严禁来马演出,以维护社会的价值观。

演唱会提供的是视听娱乐,伊党如果认为埃尔顿约翰有神奇的力量,一夜之间可以改变听众的性取向,大可对本身的族裔进行宣导,让他们远离邪恶。但不必越过界侵犯其他宗教社群的选择权力。正如伊党可以为自己的宗教族裔制定服装、饮食和行为规范,但不等於有权力强逼别人遵从。

65岁埃尔顿约翰与49岁的老公大卫芬尼斯于2005年结婚,前年找来代母为二人诞下首个爱情结晶。从人类传统的异性恋角度,同性恋自然会使人产生心理屏障而排斥,但如果以同理心看待"非我族类",不管是以神之名,以人之心,不妨宽容这不是他们最初的选择。最好管住自己,别去干预别人的幸福,即使觉得很不赏心悦目。毕竟,世界的人文景观不是为某个人而设,混杂的乐器声音才能奏出美妙的音乐。

伊党对性充满着罪恶遐想,最近,丹州取缔为异性护理头发的华裔美发院。男女混合理发,华社至少有超过半世纪的文化历程。但在伊党眼中却是性的磁场,女性理发院不准另设厢间,这是假设女性会搞不三不四的勾当,即使丈夫也不得入内,必须在店外等妻子下班,是彻底的性别和职业岐视。

最新的奇闻是,伊党统治下的丹州"网开一面"容许遭禁止10年的电影院申请开业,条件是男女分开坐,亮着灯看电影,而且播放的戏必须符合伊党认同的教义。

在黑暗中,伊党假设男女就会卿卿我我,甚至毛手毛脚。所以,男女必须隔离以免有伤风化。至於开灯看电影,像是高瞻远嘱,深怕男的女的分开共处日久生情,演变为搞同性恋,所以亮灯让观众互相监督互相检视。看来,有识之士应该研究,是否能把开灯看电影申请载入世界奇闻纪录,扬我国威。

在我国这多元种族的特殊结构中,奉行互相尊重包容彼此的异同的精神文明,唯有河水不犯井水才能和平共处。伊党醉心於把教义的精神注入生活各层面,其他不同宗教信仰的族群从未置啄。但伊党也应该自我审度,在制定任何法规时,必须考虑即使是少数族群的自由和生活文化权益。你不认同的大可独善其身不要参与,别人要干什么又没侵犯到你,关你什么事?  

中国报专栏  放眼江湖  29-11-2012

27 November 2012

华社挥之不去的忧患



民联最有势头的老大伊斯兰党择善固执,推广宗教价值观的同时也施行为律令,在宗教自由下,侵蚀其他非穆斯林族群的固有信仰和生活习俗。这种得寸进尺之举,使华社忧虑,一旦伊党坐大,即使未能短期内修宪,也会把刑事法的精神内容融入伊斯兰法,与世俗法律并驾齐驱,让不同宗教信仰的人都必须屈服在单一宗教的统治之下。

虽然行动党信誓旦旦 ,不会在国会三分之二的多数议席中,投身促成伊党的刑事法议程。但是,随着吉兰丹哥打巴鲁对付当地华裔理发店为异性护理头发,而发出大量传票罚款后,但该党主席卡巴星开始忧虑"伊斯兰刑事法可能把非教徒列入执法对象"。

伊斯兰一路来强调宗教自由,但也一路来在丹州的法律和行政命令中,自由自在地把非穆斯林生活习俗归纳在管束中的范畴。

市内业5个行业,超级市场、饮食业或咖啡店、美容业、理髮业和油站业被列为经常“製造问题"的生意。管制各项商业营业指南,其中以推行多年的穆斯林穿著指南(Tutup Aurat)最受争议。不遵守伊斯兰服装指南的穆斯林女员工,罚款最高500令吉。但是,非穆斯林并不能置身度外,华社视为平常的男女理发业不获执照营运,市议会甚至禁止业者张贴女性美髮模特儿海报,理由是女性模特儿的海报,必须符合伊斯兰禁止女性暴露身体部位的教义。如果要包着头巾打护发广告, 这真是天下奇闻。

市议会秘书莫哈末阿尼斯指称违返营业指南的业者,在"各方配合"下,所发出的罚单数量明显下滑。而所渭的"配合",其实是执法严明频密,业者不胜其烦而迁就有关条例,长远的潜移默化,就转变了生活面貌,使民族特征被同化。一名业者过去10年收到200张罚单。这种情况犹如清朝统治汉人时的剃头令:"留发不留头,留头不留发",逼人乖乖就范

卡巴星说,事主不必缴付罚款,可到法庭挑战市议会的的低级决定。最近,伊斯兰党极力反对交通部实施自动执法系统(AES, 鼓动违规者不必缴交罚款, 该党组织百人律师团上庭申冤辩护。因此,卡巴星的谈话若是行动党的政策,就有必要成立律师团为这些受害者挑战丹州政府的律令。不过,党内和卡巴星同一口径的领袖眼下无人,老卡始终卡在吾道孤寡, 不受欢迎的局面。

在迈向布城政权雄心万丈之下,行动党必须屈服於当前由保守派掌控的伊党领导层决策的颐差气使。像哈迪阿旺、聂阿兹和哈伦达益,他们在丹州的势力稳如泰山,随时有本钱叫火箭退出民联而淡然自若,而行动党的软肋偏偏就没有反击的骨气。

伊党崛起成为民联之首逐渐成为行动党的忧患。林冠英再三强调推举公正党实权领袖为未来首相,只是要对华社淡化伊党的宗教色彩所施展的影响力,但这权宜之计并非十拿九稳,伊党一旦在未来大选中胜出的议席多过公正党,就不轮到其他盟党的制肘,即使行动党在上届霹雳州的议席多过伊党,也得把伊党奉为一州之主。

丹州行政议员陈升顿吁请华团寻求聂阿兹的"通融"处理商业指南,这种通融只是一种止住阵痛的麻醉剂,一旦伊党停止施赠仁慈,法律又恢复原来面目。行动党上下若不拿出态度处理伊党肆无忌禅的施政,正如卡巴星预言,将是国阵成员党来届大选渲染的课题和为虎作伥的把柄。

星洲日报专栏  纯属主观  27-11-2012

26 November 2012

迷奸之迷在於迷



马华和民政党处理民众投诉的悲伤冤情,基本上只是扮演对受灾蒙难者的传声筒角色,从受害者的哀号中给媒体轰动材料,藉此达到宣传目的。

许多时候,这些人并不热衷於藉着有关课题抽丝剥茧,寻找症结所在以教育民众有防范意识,所以,一些类似的欺诈、暴力和迷奸案件一再重复上演,而他们也乐得把本身的见报率建筑在受害者身上。

民政党的刘开强率领三名妇女,她们分别指控一名神棍用"爱情降"让她们迷糊地被奸淫时乖乖就范,事后有的如痴如醉对神棍死心塌地言听计从,直到被拳打脚踢,由於承受不了折磨,才从犹如恶梦的历程中惊醒。这些妇女事后才了解到,有关神棍并不是什么高人,即时可以对他的斑斑劣行一一举出。

假如政党的投诉局对这个社会种种怪现象有心要匡正风气,他们有必要打蛇随棍上,从受害者上当的始末找出她们的心智上的无知,才导致被哄骗;此外,也可以结合警方调查嫌犯犯案时的手法和桥段,对外公布以警惕民众。

但是,政治人物在乎的是宣传,并不认真理会其中蹊跷,因为对受害者有所指点和评议就真相大白,案情一旦不给人有扑溯迷离的情节,就得不到宣传效益。所以,同样的欺诈和凌辱妇女的手段也许都如出一辙,只是不同的受害人而已。

江湖中人心如明镜,术士要唆摆一名妇女上床,除了语言迷惑和心理胁逼之外,最有实效的是以迷幻药达到目的。而迷幻药通常都被解释为下降落蛊,於此披上难以解开的神秘色彩。

迷幻药是由瑞士化学家艾伯特霍夫曼於1938年首先发现的,他在研究治理酒精中毒的药物过程,无意识中将一些麦角酸酰二乙胺滴落到皮肤上,让他一整天都处于幻觉中带来愉悦快感。

迷幻药(Lysergids,简称LSD)有胶囊、明胶、液体和药片形式。当前种种令人产生亢奋和迷幻的药物都是以艾伯特霍夫曼的发现基础衍生出来的。迷幻药不同于普通迷药,多种迷药物都会令人昏迷不醒,而所谓迷幻药,其特殊之处就在于制造幻觉,控制人的神智但并不使人昏迷晕倒。它可以给视觉,听觉,触觉,和心灵造成不可预测的影响,包括妄想和恐惧。对事物的判断力和对自己的控制力下降或消失。

由於多数人界定药物是以味觉作为标准,因此,迷幻药的无色无嗅无味的液体,对那些由神棍唆使喝下去的人,都以为那是高深莫测的神水,但到了受到控制阶段和清醒时,又说成爱情降。

因此,社会各领域专家应以他们的权威认知,与民众分享这类知识,藉此让人们有清晰的脑筋看待许多奇异现象。因为谜团不解开,这类所谓的神秘力量,仍然会让江湖术士在混淆、迷惑民众的勾当中占一席之地。

光明日报专栏  是非如流  26-11-2012

23 November 2012

行动党走一步算一步



一个玻璃杯的厚密度和制造的品质管控一旦失准,往往抵受不住热水而爆裂。民联三党为全民设计晶滢剔透的政治玻璃杯逐渐出现裂痕。伊斯兰党大会在宗教课题和推举首相的所谓民联共识,如今变成不堪一击的谎言。

伊党把创建伊斯兰国的终极目标,一度粉饰为福利国,以淡化宗教色彩,让在华社四面受敌的行动党有喘息机会。但随着大选临近,为了巩固马来人穆斯林的票源,伊党再作"修订"为"仁慈国",这个理念以伊斯兰治国,以上苍为本。无论用什么名堂兜转,都离不开伊斯兰国的原意,矢志把大马成为全求施行伊斯兰刑事法第12个国家。

伊党代表毫不客气抨击行动党不要在民联的共识上顾左右而言他,不要避讳以伊党为首的宗教政策。这一点,直让行动党无可招架,倘若林冠英嘴硬顶撞,伊党谅必着令行动党可以选择退出民联。2001年,林吉祥以回教国的矛盾退出与伊党结盟的替阵时正义凛然,如今,基於民联声势有望迈向布城执政,利之所趋,权力摆中间,族群的权益前途就放一边。

行动党面对伊党的打击就是,林冠英不止一次以公正党实权领袖为马首是瞻,把这位民联共主推举为未来首相,以期牵制伊党若当首相会带来激进的伊斯兰化的冲击。但这面纱己拆穿,伊党以其宗教背景的硬朗,坚持更适合领导伊斯兰国家,认为该党主席哈迪阿旺更能以其对宗教学者的身份,无出其右地担任首相。

行动党一直强调安华是民联共识之下的首相,如今这吹涨的气球已被戳破。伊党领导层从头到尾不曾有同一口径抬举过安华,那只是林冠英片面之词。

哈迪阿旺委婉拒绝伊斯兰党宗教司的建议出任首相,而只想当"仆人",大选时,选民思想膨胀自命为老板,但过后决定国家兴衰浮沉的,往往就是所谓的仆人。有哲学家说,上帝创造这个世界,但主宰这个世界往往是魔鬼。因此, 只要是人,都有魔鬼心性的潜伏。

民联三党还没尝到中央政权滋味,如今伊党已雄心勃勃要从安华手中夺过未来首相的权杖,只有行动党死撑硬顶着什么共识之类的精神自慰,以为安华可以无灾无难到公卿。事实上,安华在伊党的强势下,开始放软身段屈就伊党的索求, 不与硬争

伊党按照实力论政权,目前只着重在,是否能够推翻国阵, 并以大选的战绩再决定相位飞入谁家户。因此,伊党和公正党将在国会和州议会的席位分配多寡有一番争执。行动党肯定是老三,只有看着爽,没有资格沾染。

行动党处在尴尬的境地是,过去总是以民联达致共识来抚慰华社,并编织美好的愿景让人沉醉。但是,从最近伊党敲定政策气势高昂以及毫不留给行动党在华社游走空间看来,行动党被伊党如此不屑一顾, 如今只好走一步算一步,但却看不到前路。

中国报专栏  放眼江湖  22-11-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