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October 2012

鸟来鸟去关丹独中回到原点


关丹中华独中经过董总多月来的"摧残",总算验明正身,风波暂平可以纳入正轨兴办。董总以文告打官腔,只要关丹中华独中董事会坚持和贯彻行政与教学皆以华文为主,要报考独中统考应该没有问题。

过去数月,董总主席叶新田及其署理邹寿汉以他俩个人喜恶情仇,掀起舆论责难,几乎非置之於死地不可,如今闭塞的神经线通畅了, 给关丹独中开路, 正也证实过去种种以华教斗士摆出的姿态和论调是对着影子鸣示警。

一如既往, 、邹的言举一旦荒腔走调,最终是以董总的名义发表文告厘清争议,好让叶、邹躲在神祖牌后面免受讨伐。不过,关丹中华独中董事会虽然议决,强制报考初中及高中统考,校方同时鼓励学生报考政府考试,严格遵守董总于1973年设下的独中办学方针。但是,叶新田对董总早前的文告又插上一脚,表明仅是支持关丹中华独中董事会议决,并不代表支持一切,因为该议决并未真正落实。

关丹独中将以吉隆坡中华独中的双轨模式办学,既然关丹华社早有议策,就让时间去落实和证明他们办华文独中不会偏离方针,叶新田整天唠叨叫嚷未免叫人心烦气躁。如果要谅解叶新田这种举措,也许是因为他长期披着华教战袍,一天不叫骂就很不自在。就像私会党不格斗就不能显示身份地位一样。

由於董总喜欢引据斗争历史事迹以及提呈多少份备忘录向华社展功绩赫赫,那么,这时候也有必要简略陈述复办关丹中华独中历程中,叶、邹所扮演的角色。

无庸置疑,关丹华社对申办华文独中的殷切盼待,掌握了大选的有利时机,从而逼使政府加速批办的步伐。但批文下达之时,由於没有"恭请"叶、邹两人接领,这就引发接下来对批文内容质疑和挞伐的争议。如果叶、邹现身在接领场合,那种荣耀也许会淹盖掉对批文的挑剔,因为接领者断不会置疑本身的智慧。

回溯过去,叶新田和邹寿汉曾搬出"华教契约",质疑政府不会批准关丹申办独中,然而,教育部批准了,又以批文的隐晦阐释责指为"变种"、"马来独中"、"私营化国中",大肆抨击双轨制教育制度。

教育部的批文已经阐明,准许关丹独中学生报考任何其他考试,这意味着关丹独中可以像任何一所采用双轨制的独中相同的模式办校。董总"固守原则"要批文中写清楚,把统考写在内。

但是,董总直接创办的新纪元学院,这座华教桥头堡所获取的批文,教学媒介语也只注明英文和国文,同样没有中文。因此,叶新田当年容忍这种屈辱,如今却在华社中扳起正义凛然的面孔对关丹独中指点江山,委实令人怀疑他的情操不一,而董总在他领导下,到底是当年的纯种还是现况的变种,也可用一样的逻辑去怀疑。

复办中华独中的各个单位,不敢直接顶撞董总,深恐董总操着生杀大权,一旦不批准、不释放统考,华文独中就失去其色彩和特性,当邹寿汉拿出这杀手锏时,有关单位给掐得不敢出声。尤有甚者,叶新田甚至在公开场合出口爆粗,指捐款给关丹中华建校的热心人士是"大领赣"。

关丹中华独中董事会日前在彙报会上与各华团达致3大共识,其中一项自我解套是,鑑于彭亨州的特殊情况,政府批准关中的模式仅适用于关中,不应成为国内其他地方申办独中的先例。这种所谓共识也只是权宜之计,以让各自表述的异议相互打麻痹针止痛,营造一团和气。至於什么是"特殊情况"和"独中的先例"也都语焉未详,彼此欲言又止。

关中课题闹得沸腾,如今又回到原点。董总短短数月改变态度,叶新田和邹寿汉未受到清算,只因为董总这座庙宇受到供奉已久,华社也就姑息了寻衅撒野的庙祝。

 星洲日报专栏  纯属主观  30-10-2012

4 comments:

陈炳国 said...

叶新田和邹寿汉是不折不扣搞屎棍,董总离灭亡的日子不远了。

Anonymous said...

又是一遍傻逼文章,要不是董总摇旗呐喊,华社还蒙在鼓里! 马华应彻底了结这多年课题而不是留下手尾!

Thiam Teck (1983 - ?) said...

原来新纪元的批文里的教学媒介语也只是马来文和英文,果然是有人在朝好办事的又一力作。

HuaYong said...

"只因为董总这座庙宇受到供奉已久"

有风骨的不多,依靠协商就更让人笑话,只好见庙就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