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 October 2012

陈男李女名瘾多过性瘾



情势越看越透彻,陈杰毅和李美玲特立独行在网络上发布性爱短片和裸照,动机明显,要藉此扬名。虽然舆论对这种龌龊的行为反感有所责怨,但陈男李女早就预估照单全收,继续朝向恶名也是名的方向追逐满足感。

陈男李女自称的"行为艺术"要让人"铭记自己不后悔的事",被心理专家评为有裸露狂和性瘾,这只是通过报章新闻的诊断,缺乏实据。不过,这对性伴侣为名瘾不惜付出代价倒无可置疑。而把这等事视作行为艺术,那么,大街小巷的野狗杂交也都成为艺术家了。



他俩马不停蹄接受各类媒体访谈,以进一步要达到宣传目的议程。但是,大马通讯及多媒体委员会(MCMC)出手干预,临时腰斩两家电台专访播放。

如果不涉及情色,而是另一项公众议题,MCMC插手阻挠资讯的传播,势必被挞伐为扼杀人民的知情权。如今, 在报导陈、李事件稍逊的其他媒体,对主流报章大肆报导,有酸溜溜的评议,认为纯粹为了满足公众集体的偷窥欲或是挖掘私隱。"追捧"此等人物,形同共同炒作,有助长社会歪风之嫌。面子书上也有这类义正词严的观点。

其实,在不同时期,不管是官方或民间,都常出现检视新闻的道德规范警察。上世纪七八十年代,警方不透露及严禁报章详尽评述绑架案的手法,担心这将让匪徒有样学样;肃毒组起获大量毒品时,也不可对这些毒品的市价作出估计,以免一公斤海洛英拆散零售到吸毒者手中的丰厚盈利,使人跃跃欲试想发不义之财。但这种一厢情愿的想法未必有效,当今罪案猖獗和毒品泛滥,证明跟报章"间接促销"罪案没有关系。

政府对新闻自由之下的社会负面现象常认为,过度渲染罪案将引起公众恐慌。但是,过去两三年街头掠夺,住宅区爆窃等等罪案频仍,媒体的监督和鞭策使到内政部不再鸵鸟,而寻求雷厉的治安之道。

媒体其实是疏通水源的工匠,并不需要对流经的水的素质一一评估,而由读者以本身的智慧去判断。

以陈杰毅和李美玲的性事而言,媒体表面上让这对男女满足了沽名钓誉的虚荣,但是,报章对他们抛出尖锐的责疑之中,也提到家庭伦理观、对性行为开放的羞耻感以及带来负面的影响。让所有读者自我审度是非对错,尤其是让父母对管教儿女因有此一例而提高警惕。

有广播人直陈,媒体应该具备导引价值观的角色,把陈、李的做法界定为践踏"性",剔除他们的"性艺术"这种标签。这类评述表面堂皇而之却没有实际意义,专业实践中,并不容许记者是性专家也是道德的统治者去审判别人的行为。

报章基本上对新闻处理的价值常是"随风借势",除了满足读者知情口味,也铺陈销量,这种商业导向考量举世皆为。

男女关起门来欢好本来就是平常的私事,精神病院有病人也是等闲之事,不过,万一形态错配,有男女疯子自拍性爱短片上网,这当然是大家要研讨的事。正常人不会在这时候给疯子宣导道德和认为报章刻意吹捧,除非这个人也是疯子。

星洲日报专栏  纯属主观  23-10-2012

9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前辈,您是怎么回事? 马华代表大会正上演,你老人家竟然一字不谈, 奇哉怪也

Anonymous said...

言论自由,林放前辈想写什么,关你啥事!!!

HuaYong said...

我不大明白这篇文章究竟要表达什么。

安东尼老爷 said...

年轻人血气方刚,正值壮年,饱暖思淫意,爱出风头,性欲熏心,男性腎上腺素愈高,性慾就愈強,女性的卵巢越大粒,性需要越强。所以他们两个人会变成这样,是因为生理期的关系,不可以错怪他们。

安东尼老爷 said...

年轻人有年轻人的世界,他们作风前卫,青春无限,满身刺青,爱出风头和炫耀,引人瞩目,这是很正常的事,无须大惊小怪,小题大做,唯恐天下不乱。
我们也不需要作伪君子,大谈道德。
他们把性爱照片放在优管视频,皇天不负有心人,终于熬出头了,媒体记者都争先恐后访问他们。

汪斯强 said...

这huayong真的会做戏,用这招来搏出名。
平时林放前辈写什么他都要发表一大遍伪论引人注目,现在扮白痴看不明白,太没水准了。

与陈男李女相比,huayong 输了九条街。

Anonymous said...

自己没本事写部落客,就借别人的地盘发伟论,盼出名,为写而写,不知所云。

Huayong 的痛苦,只能把悲伤留给自己。

Patrick said...

Limfang wrote two articles back to back for The sex video, it is either he loves so much of the video, or he thinks the sex couple is more important than the AG report and MCA comical assembly. But personally I think he run out of idea on how to defend his bosses. And for those limfang supporters, if lim has the right to write, why can't we have the right to comment?

HuaYong said...

输了九条街是中肯的评价,只有汪汪吠那斯会比陈男李女强多了。

而对于小孩儿的哀号,就没必要回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