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October 2012

AES潜存法理争议



交通部投入自动执法系统(AES)以电眼抓拿车辆超速和闯红灯,即时受到一小撮朝野国会议员盲目挑剔毛病而叫嚣要喊停,以期在临近的大选铺陈本身的欢迎度。而只要奋起抗拒AES,似乎都在为民请愿,解救苍生。他们毫不权衡事实,AES在全球90个国家运作的成效,确实证明了抑制交通违规和祸害,长期灌输这种受到处罚的交通意识,使到国民能安份守法,谨慎驾驶,不致於害人害己。

以民粹主义哗众取宠的槟城民联州政府,拥权自重,不假思索地认为州政府有取决权是否应就AES的施行。林冠英事后研讨发现,州内一些公路的管治权归属中央政府,无权越界干预。因此,如果州政府执意在州公路上拒绝AES,那么,交通执法就兵分两路,"一州两治"。

民联执政的雪、吉和丹州并没有随着林冠英起哄,足见在朝野对峙的情况虽然紧绷,仍然必须明智选择一些课题应该反对或认同。如果事事皆反,也许可以一时之间懵昧群众而获得喝采,但却因此断送更多家庭的前程幸福。毕竟,每天平均有19人车祸丧命,每年数以万计的人在交通事故伤残,绝不可以政治较劲而牺牲人民的福祉。

交通部长江作汉对舆论的讨伐"处惊不变",内阁坚持计划照跑,不搁置也不检讨。但是,AES电眼下拍摄到的违规动作,每张传票罚款300令吉被指与1987年陆路交通法令实施的超速罚款有所抵触,出现偏差。

有关法令架构,超速不超过时速40公里的违规者,在30天内缴付罚款,能享有不同比率的折扣。超速介于140公里,违规者在十五天内缴付,只须100令吉:在第十六天至第三十天缴付,须付150令吉;在 第三十一天至第六十天付还就须250令吉。至於闯红灯,罚款划一300令吉,没有斟酌折扣的余地。

交通部有必要检讨及阐释,为何触犯超速行为,自动执法系统的执法和警方及陆路交通局执法的罚款额出现双重标准。否则,AES罚款300令吉就缺乏法律依据。

AES是由两家私人公司提供配备及负责维修,他们将从违规罚款中抽佣作为投资回酬。庞大的利益自然会驱使投资者的"电眼常开"以便坐享财源滚滚。但是,超速的精准度如果没有受到测试和监督,可能因此让驾车族成了罚款的冤大头。所谓"金黄银白,眼红心黑",假设某些摄像对速度掌控失准甚至违法,那么,已缴交罚款者日后是否可据此索求赔偿呢?

AES拍摄到的交通违规,车主将在五天内收到传票通知书,内容将清楚展示车辆图片和相关的资讯,包括时间、日期和地点;甚至车牌,驾驶者的样貌和车辆的行驶速度。

在过去,交通违规通知书常是辗转一段时日才传达给车主,令他们无可追索何人何时何地触犯法规。当局应该严厉执行5天之内递交传票通知书的条规,否则,超过某个时限的通知书应视为无效而作废。这种做法,将有助於令相关政府部门以更具效率和负责任态度达致执法成效。同时,也让车主或驾车人士及时发现本身的错误而谨慎驾驶,免得累积的传票使人不胜负荷。
  
星洲日报专栏  纯属主观  16-10-2012

13 comments:

老百姓 said...

交通部长江作汉对舆论的讨伐"处惊不变"
哈哈哈哈!!!你真爱说笑•••
为什么不讲骑虎难下;比较贴切吧!

Thiam Teck (1983 - ?) said...

我不懷疑這系統欲降低車禍的出發點。

問題在於政府和負責設置AES系統的公司的合約一如既往地沒有公佈。無數陰謀論自然會誕生。

而江作汗已表明公眾的上述,必須向法庭提出,而非向陸路交通局或交通部提出。這無法不讓人覺得,這是為了讓那些吃死貓的人因為厭惡太多繁文縟節而被逼繳交罰款給那疑似朋黨公司。

對了,除了『處變不驚』和『騎虎難下』,還有『一意孤行』也是可以考慮的形容。

HuaYong said...

“一时之间懵昧群众而获得喝采,但却因此断送更多家庭的前程幸福。"

有何统计数据证明群众反对AES?如何懵昧?如何得出结论谁将获得喝采?I think the author view is a bit of a stretch, 非常接近扯蛋。

GEORGE TOWN - The Penang state government will delay the implementation of Automated Enforcement System (AES) in the state until a proper analysis be carried out.

Chief Minister Lim Guan Eng said the state government is viewing the implementation of AES with great concern while at the same time awaiting feedbacks from the state's two local councils.

"Our view is that we (state government) need more time to study it ... we do not want to rush implementing such system," he said at a press conference in Gurney Hotel today.

这不叫反对吧?



王胜文 said...

huayong 又博士上身了!!


HuaYong said...

你姓王的胜在文词够短,你女伴有赞你短小精悍吗?

Anonymous said...

既然在公共場合進行評論,就要有接受批評的肚量,不要被譏諷幾句就惱羞成怒,把別人的家人朋友扯進來做人身攻擊。奉勸HuaYong,好自為之。

王祖訓

HuaYong said...

祖訓兄訓斥的是。我改。

你姓王的胜在文词够短,果真短小精悍。

陈文光 said...

一个人有没有教养,以huayong的言行便可看的清楚。姣婆是守不了寡的。

Fair仔 said...

我觉得很好笑, 这里有"一群人", 看到自己不爽的留言, 会先撩人再先, 被人反讽回时就"群起"攻击。 但鲜少会以理据驳诉不同意见者。 这种弱弱的表现,高低立见, 往往连回应回呛的价值也没有!

HuaYong said...

既然Fair仔也觉得连回应回呛的价值也没有, 我就不多说,况且我的教养也没糟糕到对当前主题无声无息,却粘在他人屁股后面说三道四,不知是啥障碍导致。

HuaYong said...

安华”KEADILAN Desak Tangguh AES Sehingga Kajian Teliti Selesai” 证明行动党并不孤单,呼吁延迟也未必是错。一例,Kajang路段有一AES, 这里时速90km且车多,从生意角度出发,绝对是精明地点,不像Pagoh路段虽然是车祸黑区,车量却少,收益没法比。个人观点,如果真从减少车祸为出发点,Pagoh路段应该安装十个AES, Kajang路段就没必要,一个也嫌多。

Anonymous said...

针对主题发表意见才是正道。一开口就人身攻击就是没品!hua yong,我支持你!
装aes是对的,前提的目的是提醒驾驶人士,而不是体罚!
邻国的aes区都设有提示牌就是志在减低车祸率而不是罚单量!。。亚伯

风继续吹 said...

张张300还要扣分,风凉话自欺欺人,让它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