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October 2012

AES外包辅助执法



全球共有90个国家和地区实施自动执法系统(AES)以遏制交通违规。德国早在1950年便开始推行交通管制电眼,目前共有3千个电眼。安装电眼的地区,减低车速和遵守交通规则的驾驶人士达80%。英国在四年内安装5千个电眼,严重车祸和死亡率减少42%,违规的车辆减少至6%。在法国,自动执法系统推行5年,共安装了1千个电眼,车祸死亡率减少31%

这些数据使到更多国家投入AES,因为驾车族为避免受到取缔就会安份守己。国民也必须对交通教育有所认知而产生有共同的危机意识,才能在潜移默化中减少车祸的伤亡。遵奉交通规则程度胥视国民性,如果执法一曝十寒就失去箝制力,法律如同虚设。

大马因交通事故,每天平均19人向天堂地府报到,这种恶化形势不断加剧。政府即使加紧执法发出数以千万计的传票也无济於事,多数人违规驾驶时都抱着不会被抓个正着的侥幸心理,万一给截查了,可以打点了事。不能当面私了的,只要传票能耗着一段时日不缴交罚款,政府最终"公了"的恩典就是,传票清仓优惠大折扣。

违规一旦法不责众,这种欲擒还纵的交通"罚则",无形中就培养许多驾车人士因法律不够严明而铤而走险。更多出台的条规也被视为只是做做样子。

陆路交通在全国设置831个自动执法系统(AES)的执法区,在各地的车祸黑区,安装561个专门取缔超速的电眼,取缔闯红灯的电眼则有270个;流动电眼共有250个,应付那些没有电流和通讯网络等设备、无法安装固定电眼的车祸区。

923日投入AES运作以来,超过6万名车主将接到罚单。每张超速、闯红灯的罚款300令吉又再重复不斟情减价。有人估计一段360公里的距离,极有可能在AES电眼下因超速被拍10次。

朝野议员都异口同声指责AES毛病多多,罕见地合唱喊停。大选已临近,政治人物为了博取欢迎度,起哄正是时候。不过,他们只是极尽挑剔为能事,并没有切入重点,对症下药。当他们声色俱厉要求搁置这项计划时,就没有考虑AES可减降车祸率这个事实。

他们认为应该设置AES警示牌让驾车人士警觉,事实上,大道路旁皆有时速告示牌,即使没有AES警告,驾车人士也应自律。如果警示牌是抑制违法的上策,那么,大街小巷也可竖立警告牌教劫匪好自为之,罪案率能否因此减低?

实施自动执法系统(AES)的最大疑问是,政府无法解释为何安置及维修必须交给两家公司处理。政府将从罚款中让这两家公司从中抽佣,以收回4亿元的投资。因此,在5年的合约期,AES的电眼24小时操作,让私人界多拍多得,坐享其成。

政府不管是财力或是人力都能执掌,但是,通过外包的手法取得供应AES设备和维修来辅助执法的成效,显然已自我贬损、沦落到无能为力的地步。

光明日报  是非如流 15-10-2012

6 comments:

HuaYong said...

"朝野议员都异口同声指责AES毛病多多"

除了外包涉及利益冲突,我还没读到其他毛病,可否阐述?

我认为比较不公是赛车时间对所谓“闯”红灯时的拍个不停,因为“闯”的时候灯明明是绿的,司机很难确定前面车龙会否忽然停止或慢下来。

Anonymous said...

仿效国外的作法是没有错,最怕是画虎不成反类犬。
一条法令的成与败,很大程度是在执法。
看看我国的法令多如牛毛,国政还不是一团糟?
说到告示牌,在110的高速大道上,忽然间来个90,是不是该在90前一公里放置告示牌呢?。。亚伯

Anonymous said...

HuaYong 的留言,赛字应该是塞吧,取错字了!。。亚伯

HuaYong said...

亚伯,谢谢指正。说到忽然间来个90,我记的时时有看见"前面路段是90” 的路牌,如没记错,该是马六甲Ayer Keroh 那一段。

Anonymous said...

Ayer Keroh那一段的確有提早告知速限從110降為90,基本上南北大道速限下降的路段都有告示牌提前知會,而且多數是在風大或大彎道、下斜坡地區,只不過大部分車神飛快路過沒有看到而已。

學習新加坡那樣豎立告示牌提前告知前方有AES肯定有利無弊,因為這不是為了保護車神讓他們可以減速不必受罰,而是為了保護其他無辜的人,不要被車神緊急煞車或轉換車道殃及而發生車禍,車神開跑車豪車斷手斷腳至少醫藥費不愁沒著落,無辜窮人就糟了。

王祖訓

HuaYong said...

祖訓兄把車神描叙的转神且幽默,又不忘提点核心问题,一赞。执法系统应该强调预防,这个我显然忽略了。犹如 saman ekor 本来拍后部,可我每每遇到都是面对面,他奶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