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 October 2012

926行动董总自暴其短



董总926救亡与抗议行动,送交8大诉求备忘录予首相署部长纳兹里,转呈首相纳吉及国会议员。整个过程,没有丧家悲恸的气氛,也就没有所谓的"救亡";耗资10万令吉广告费号召到数百群众聚集在草场上,没有标语没有口号,也就没有所谓的"抗议"气氛。董总约一个月呕心沥血,筹策这历史性的一刻,惨淡收场。

这次言过其实的"救亡",华总、教总、雪隆中华大会堂、留台联总、大马校友会联会总会、留华同学会等等与华教唇齿相依的相关组织,都不愿意与董总合唱"救亡呻吟曲",足见董总出师无名。

董总最初的动机,举列5大罪状,讨伐魏家祥对华教不力,逼他引咎辞职。但舆论难以全然苟同下,悻悻然转换声调自动撤退,董总了投机份子。如果叶新田坚持倒魏,或许可以激发行动党的政治议程搅和凑兴,但他临阵龟缩,行动党没有戏就兴趣索然。

董总修改救亡剧本的唯一收获是,受纳兹里35分钟接待交流,取得亢奋的快感。这位巫统部长对8大诉求,一一以"合理"口气照单全收。董总和林冠英分别达到言论高潮,欢呼这位马来部长英明神武,比马华更加体贴华教,爽不自禁。

但是,不到24个小时,副首相兼教育部长慕尤丁严斥纳兹里越界发言令他难做。首相纳吉在内阁提醒部长谨慎发言,声明教育课题由教育部长处理。原本表明要在内阁中支持8大诉求的纳兹里,对董总展现的英雄本色,即时消退。35分钟内的"合理"矫情,变成一场游戏一场梦。

有幸与纳兹里会面的董总署理主席邹寿汉陶醉在35分钟的虚荣,以为有巫统部长撑腰,华教救亡图存的大业於此大跃进,仗着纳兹里"有事来找我"这句外交辞令,当作皇恩浩荡的尚方宝剑,洋洋得意将"继续跟进",完成民族教育使命。殊不知他的华教恩人根本就没有决策权。董总搞华教搞得如此有眼无珠,真够窝囊。

926救亡与抗议行动,董总以二千之众的夸大之数及四万名网络签署自表功绩赫赫。叶新田列必以这些剪报作为董总的抗争档案,以便日后以"有报为证"延续他自我吹捧的工具。

这次行动,董总在叶新田领导之下自暴其短。由於抗争动机隐藏着叶、邹两位大爷的个人情仇,唤不起华团响应。同时,在这种脆弱基础上揭竿举事,也在222名国会议员面前自揭只是一只纸老虎。此外,也令政府对董总存有一种印象,董总并不像他们那么威猛代表华社。

董总挟华社以自重,经此一役的惨败,也连带典当了华社的尊严和威信。董总的领导层若不重新洗牌,"二仔底"被看穿得外强中乾,今后再也押不上有胆识的筹码。

慕尤丁斩钉截铁说,关丹中华独中确实是私立中学,除了报考政府课程纲要的文凭考试,也拥有自主权决定实施所要的课程。这就使到华文独中的身份识别有较清晰的轮廓。

董总叶、邹双大爷若坚持不批准统考予关丹独中,恐怕是众怒难犯。看来,又得置啄如何刁难的技巧,煽情判定为马来独中,才能把华教斗士这一角色演到底。

星洲日报专栏 纯属主观  2-10-2012

3 comments:

HuaYong said...

"董总叶、邹双大爷若坚持不批准统考予关丹独中,恐怕是众怒难犯。"

您的意思是马华做对了?董总错了?

WSF said...

hua yong 还搞不懂状况。

这跟马华有何关系?

HuaYong said...

"董总叶、邹双大爷若坚持不批准统考予关丹独中,恐怕是众怒难犯。"

"这跟马华有何关系?"

你搞懂状况,那你觉得跟谁有关系?如果有答案,再尝试回答我的提问,董总错了吗?那谁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