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 October 2012

醉生梦死自逍遥


30 October 2012

鸟来鸟去关丹独中回到原点


关丹中华独中经过董总多月来的"摧残",总算验明正身,风波暂平可以纳入正轨兴办。董总以文告打官腔,只要关丹中华独中董事会坚持和贯彻行政与教学皆以华文为主,要报考独中统考应该没有问题。

过去数月,董总主席叶新田及其署理邹寿汉以他俩个人喜恶情仇,掀起舆论责难,几乎非置之於死地不可,如今闭塞的神经线通畅了, 给关丹独中开路, 正也证实过去种种以华教斗士摆出的姿态和论调是对着影子鸣示警。

一如既往, 、邹的言举一旦荒腔走调,最终是以董总的名义发表文告厘清争议,好让叶、邹躲在神祖牌后面免受讨伐。不过,关丹中华独中董事会虽然议决,强制报考初中及高中统考,校方同时鼓励学生报考政府考试,严格遵守董总于1973年设下的独中办学方针。但是,叶新田对董总早前的文告又插上一脚,表明仅是支持关丹中华独中董事会议决,并不代表支持一切,因为该议决并未真正落实。

关丹独中将以吉隆坡中华独中的双轨模式办学,既然关丹华社早有议策,就让时间去落实和证明他们办华文独中不会偏离方针,叶新田整天唠叨叫嚷未免叫人心烦气躁。如果要谅解叶新田这种举措,也许是因为他长期披着华教战袍,一天不叫骂就很不自在。就像私会党不格斗就不能显示身份地位一样。

由於董总喜欢引据斗争历史事迹以及提呈多少份备忘录向华社展功绩赫赫,那么,这时候也有必要简略陈述复办关丹中华独中历程中,叶、邹所扮演的角色。

无庸置疑,关丹华社对申办华文独中的殷切盼待,掌握了大选的有利时机,从而逼使政府加速批办的步伐。但批文下达之时,由於没有"恭请"叶、邹两人接领,这就引发接下来对批文内容质疑和挞伐的争议。如果叶、邹现身在接领场合,那种荣耀也许会淹盖掉对批文的挑剔,因为接领者断不会置疑本身的智慧。

回溯过去,叶新田和邹寿汉曾搬出"华教契约",质疑政府不会批准关丹申办独中,然而,教育部批准了,又以批文的隐晦阐释责指为"变种"、"马来独中"、"私营化国中",大肆抨击双轨制教育制度。

教育部的批文已经阐明,准许关丹独中学生报考任何其他考试,这意味着关丹独中可以像任何一所采用双轨制的独中相同的模式办校。董总"固守原则"要批文中写清楚,把统考写在内。

但是,董总直接创办的新纪元学院,这座华教桥头堡所获取的批文,教学媒介语也只注明英文和国文,同样没有中文。因此,叶新田当年容忍这种屈辱,如今却在华社中扳起正义凛然的面孔对关丹独中指点江山,委实令人怀疑他的情操不一,而董总在他领导下,到底是当年的纯种还是现况的变种,也可用一样的逻辑去怀疑。

复办中华独中的各个单位,不敢直接顶撞董总,深恐董总操着生杀大权,一旦不批准、不释放统考,华文独中就失去其色彩和特性,当邹寿汉拿出这杀手锏时,有关单位给掐得不敢出声。尤有甚者,叶新田甚至在公开场合出口爆粗,指捐款给关丹中华建校的热心人士是"大领赣"。

关丹中华独中董事会日前在彙报会上与各华团达致3大共识,其中一项自我解套是,鑑于彭亨州的特殊情况,政府批准关中的模式仅适用于关中,不应成为国内其他地方申办独中的先例。这种所谓共识也只是权宜之计,以让各自表述的异议相互打麻痹针止痛,营造一团和气。至於什么是"特殊情况"和"独中的先例"也都语焉未详,彼此欲言又止。

关中课题闹得沸腾,如今又回到原点。董总短短数月改变态度,叶新田和邹寿汉未受到清算,只因为董总这座庙宇受到供奉已久,华社也就姑息了寻衅撒野的庙祝。

 星洲日报专栏  纯属主观  30-10-2012

29 October 2012

陆兆福拍桌子拍出马屁



行动党必须加紧锻练兆福Style怒拍桌子,赶在年终召开的国会时,表演拍桌子,以收到拍马屁的高效益,让伊斯兰党精神领袖感动得致以鸣谢,表扬这种勇敢行为。

亚沙国会议员陆兆福就因为怒拍桌子骂蔡细历无礼,以维护聂阿兹一度说过的金玉良言:没有包戴头巾的女人活该被强奸。陆兆福与聂阿兹非亲非故,蔡细历的谈话若追溯祖宗十八代,也与陆家没有一点关系,为什么动怒拍桌呢?陆兆福当时怒拍桌子,炮轰:"这是蔡细历最为无礼的言论,蔡细历是很无礼的总会长!",为的是什么?

现在的功绩一目了然,伊党支持者在社交网络引以为傲,赞扬陆兆福的言行是:"行动党华人拍桌捍卫宗教司,马华华人拍掌蔑视伊斯兰教。穆斯林要选哪一个华人?"

马华女副部长王赛芝引述两年前互联网流传一段争议性视频,指控聂阿兹涉嫌怂恿穆斯林强奸没有包头巾的非穆斯林。
 
对聂阿兹鼓吹的强奸论予以挞伐,而蔡细历认同王赛芝这种责怨。但是,斯兰党青年团佯装不知事实而极尽歪曲贝容,硬把马华公会反伊斯兰党的伊斯兰刑法扯为马华反伊斯兰教,试图制造宗教仇恨情绪。

聂阿兹从未对他冒犯女性的人权和尊严表示过歉悔。如今伊党倒转过来要提出质询的人道歉,足见伊党的偏执不可理喻。而陆兆福为了讨好伊党,所表现的恭维行径,再一次证明行动党的新生代对伊党的宗教政策开始屈从。陆兆福对华社忧虑的刑事法,曾说过不偷不抢不怕断手断脚,隐喻着归顺伊斯兰党意欲创建神权国的目标。

陆兆福连忙把聂阿兹的信函上载到面子书上, 以"既感动也心怀谦虚"地对"皇恩浩荡",叩谢恩宠。他说, "这封信再次证明,尽管聂老被称为尊贵的大臣已有22年了,但依然和蔼可亲与谦逊,我自觉在这么一位胸怀大量与高尚灵魂的宗教与政治领袖面前,根本是微不足道。"

任何政治盟党, 彼此守望相助,与敌对阵营据理力争是伙党之间的不明文规则,前提是必须懂得明辨是非轻重。行动党自称代表80%华裔选民,原本就应该对华社的宗教信仰自主自由以及权益捍卫到底,现在,由於伊党逐渐扩张坐大,为了今后可能入主布城可分享权位,陆兆福豁出去了,把行动党伊斯兰党化。

光明日报专栏 是非如流  29-10-2012

28 October 2012

面子


27 October 2012

劳资口头契约前后对调解读



进入公司前↓
  
老闆:万分欢迎,没有你我们的公司肯 定大不一样!
职员:如果工作太累,搞不好我会辞职 
老闆:放心,我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的!
职员:我週休二日可以休息吗? 
老闆:当然了!这是底线!
职员:平时会天天加班到凌晨吗? 
老闆:不可能,谁告诉你的?
职员:有餐费补贴吗?
老闆:还用说吗,绝对比同行都高!
职员:有没有工作猝死的风险?
老闆:不会!你怎麽会有这种念头?
职员:公司会定期组织旅游吗? 
老闆:这是我们的明文规定!
职员:那我需要准时上班吗? 
老闆:不,看情况吧
职员:工资呢?会准时发吗?
老闆:一向如此!
职员 :事情全是新员工做吗?
老闆:怎麽可能,你上头还有很多资深同事!
职员:如果管理职位有空缺,我可以参与竞争吗?
老闆:毫无疑问,这是我们公司赖以生存的机制!
职员:你不会是在骗我吧?

 进入公司后.....请由下往上看↑一遍

(转贴共享)

26 October 2012

董总重施故伎



董总主席叶新田对着影子鸣枪示警, 恫言包括董总、教总与华总在内的七大华团提呈有关教育大蓝图备忘录,教育部不能仅仅收下就不管, 否则将考虑主办更大型集会或採取其他行动。

不过, 董总"只问耕耘不问收获",不敢夸口若教育部没有积极应就要求作出修改时,除了办大集会抗议声讨,接下来会有什么更激烈的行动延续有关诉求。

华团关注华文教育的发展及权益纳入正轨,这长远的斗争向来深受华社敬重。不过,董总近年来矫枉过正的诉求与华社渐行渐远。叶新田和邹寿汉志在表现慷慨激昂的言行举措,逐渐把华教的斗争以个人意气独揽乾坤,欠缺宏观规划和论证。由於他们动彻就是唇枪舌弹,时日一久,这种伎俩就越看越贱。

董总於今年328日点燃华教救亡运动大会,为的是华小师资短缺悬而未决。但是,董总并没有坚实的理由就退出教育部的圆桌会议令人纳闷,他们宁可选择在自家的庭院,到新纪元纠众呐喊。那天通过四项决议,虽然群情沸腾,至今还没见到董总坐言起行,继续与教育部斡旋,伸张华教正义。

520日,为争取申办关丹独中,举办和平集会。关丹中华独中获准兴办后,叶、邹两人以批文存有疑窦,跟复办各个单位抬杠,甚至拿出生杀大权不给这所变种独中参与统考,引起华团责怨董总内斗内行。循人独中董事长黄仕寿不点名促请搞是搞非的领导人退位。

正副首相先后确认这所独中申办政府考试之外,也可以办其他文凭考试,使到叶、邹两人多月来对关丹独中的研判为"马来独中"一时词穷理屈。

926日,董总倾其财力物力又搞救亡和抗议行动,前往国会提呈备忘录予首相,当中列出的华教 八大问题包括华小师资严重短缺、不具华文资格教师仍派到华小、全面承认华文独中统考文凭、华小董事注册申请遭刁难和非法篡夺董事会权益、改正关丹中华中学 批文、批准昔加末设立独中、华小拨款微薄,以及实施拨款及拨地兴建华小的正常机制。

328926劳师动众,董总至今的满足感仅仅在提呈备忘录达到高潮,并未采取跟进行动落实诉求,被看成是做秀。

由於此次教育大蓝图修改备忘录有七大华团参与其事,董总藉此态势,狐假虎威发动抗议集会,暴露出董总深知本身强弩之末,缺乏底气,必须拢络各大华团的名气抬高本身的领导地位。
 
叶新田陶醉在首相署部长纳兹里说的那句话"华教诉求都很合理",把他视为华教的恩公义士,要会见他商讨华教大业的出路。如果纳兹里果真有份量,华教发展就不必受巫统长期的箝制,巫统部长一句场面话让叶新田感动得以为华教有再生父母,只怕是,落得所托非人的下场。

今年内,董总举办了至少三场救亡、抗议和请愿集会,但都是炮声隆隆没有实际效益。如今,又要针对大蓝图发动抗议集会,八字还没有一撇,其他六大华团是否对董总言听计从参与其盛,还是疑问。

光明日报 放眼江湖  26-10-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