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 September 2012

统考不是统统都考



每当叶新田和邹寿汉的言行受到舆论围剿时,没有例外,都龟缩一旁,抬出"董总"这招牌发表文告为自己澄清,同时也以董总的名义对评论人套上帽子,像足红卫兵。

因此,叶、邹双公都能闪避过舆论进一步的检视。这也养成一种习惯,一有差错,叶、邹必然使出董总这盾牌挡过来,很少人针对董总捅过去。即使要反驳,多数人不敢正面开罪这个代表华教最高领导机构的董总,以免成为华教罪人。

关丹中华独中已给叶、邹上掐下捏,只要他俩按照本身的喜恶标准,这所独中就是马来独中,姓马,而不是纯种独中姓华。

如今,即使复办工委会低声下气声明,将按照吉隆坡中华独中的模式办,依照董总的统考路线走,掏心掏肝也没用,董总以批文内实施政府SPM课程5年制,与独中的6年制道不同,不相为谋,不批准关丹中华参加统考,於此就判定她死刑。

反过来说,国内60间独中是以6年制吸纳学生,但实施双轨制时引进政府文凭考试5年制就没事,董总过去数十年来就未曾吭声,因为有58间独中以他们的主权决定如何实施双轨,这一趋势之强劲,轮不到董总出声指点。

而关丹独中开头起步需要依傍,只要叶邹作怪不先出手释放6年制的统考,5年制就独木难支,变成马来独中。这一杀手锏让叶、邹可以合理地干掉关丹中华。

董总发表文告替叶新田和邹寿汉脱罪,举出1975年决定首办初中及高中统考时,马哈迪曾恫言阻止和採取对付行动。后来,由时任教育总监慕勒打了圆场,表明统考是属于华文独中的内部考试,没有外校生或外人参与,於此确定了统考的自我设限。正因为这是"内部考试",只要董总不承认关丹中华是同祖同宗,就是在"外部"的非我族类。

当董总解释这因由时,只是以报章的剪报为凭,并没有任何教育部行政命令的文件作为法律依据,屈指一算,董总给马哈迪吓破胆已37年。

1993年,当年的副教育部长冯镇安曾经建议统考开放,让非华文独中生得以参加。董总没有把握时机,把这内部考试转型为公共考试,这就造成时至今日,统考不受教育部承认的潜在因素之一。

退一步说,假若冯镇安只是讲场面话,董总也没有主动採取步骤积极争取和施压,以使统考提升到公共考试这个层次,如果这一道程序成功通过,或许,1996年教育法令也得看统考是公共考试的份上,给予相对的斟酌修订,而不是现有的制肘。

董总不热衷於把统考转型为公共考试,其实也可以谅解。因为董总拥有"内部考试"的绝对主权。如果统考纳入"公共考试",教育部就可长驱直入指点江山几许,董总的主权就被宰割。

现在,拥有"内部考试"主权的董总,政府动也动不了,董总也光彩不到什么地步。近年来,独中生在双轨制下,於高二考了SPM而离校的高达20% , 东马有46% 。他们放弃独中高三的统考,转跑道自奔深造就业的前程。

董总也许还陶醉在统考很矜贵的感觉,利用内部考试的生杀大权整治关丹独中,殊不知统考潜伏着发霉和生锈的危机。

中国报专栏  放眼江湖  27-9-2012

3 comments:

陈文光 said...

董总的故步自封,只待作茧自缚的到来。

WSF said...

每年20%的高三生流失,董总还在自吹自擂,叶邹两老还在死撑。

Anonymous said...

37年后的今天,如果林放先生要董总出示关丹独中的批文,董总一样只能出示剪报,如此而已!。。。亚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