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 September 2012

政治青蛙君莫笑



朝野政党领袖都会以政治道德操守这掷地有声的理由鞭挞变节的议员跳槽。虽然如此,却不是肺腑之言。跳槽者若进入本身的阵营而能给敌对党迎头痛击,青蛙就立刻被解读为宪法保障结社自由,跳槽有理,反对无效。

林吉祥早在1978年在国会寻求制定反跳槽法令,因为反对党在那个年代随时被收买叛变。国阵既然财大气粗可以消费,就视青蛙为宠物喂养,以悖逆议员蝉过别枝的责怨贬低政治对手。

议员跳槽的理由多得不胜枚举。当中,有的人说他所隶属的政党已违背为人民造福的理念,他是在征询多数选民的意愿之后转换码头。而所谓"多数选民的意愿"其实也只是他个人的野心,"多数"可以是他收取贿赂金的数目使他心满意足而铁了心。

反对党最怕的是议员跳槽,这不但是政党千辛万苦的收获毁於一旦,也连带影响政党的素质和形象,让选民唾弃的不止是青蛙,有关政党的公信力也有所损折。

霹雳行动党九洞州议员许月凤和两名公正党议员变节,退党而成为亲国阵独立议员,导致民联政权崩溃变天,落入国阵之手。这种致命一击的青蛙也许受到优渥的待遇,但由於选民充满深刻的仇怨,他们似乎一次过卖断本身的政途。

许月凤其实没有跳槽,只是以独立议员身份坐享国阵施予的清福,国阵成员党也不敢收留她,以免被"拖衰"。未来大选,如果许月凤上阵能获胜,即使不打麻庳针拔根门牙也值得下这个赌注赌她的结局。跳槽议员的下场很少一路长虹。

308国阵受挫,一些一度效忠马华的党员都退党加入公正党另寻春天的和暖。几年下来,这些人都郁郁不得志。其中,蔡锐明挟其政治背景虽然贵为公正党副主席,却是虚有其表。陈仪乔博士也被遗忘了。

民联三党太挤了,许多人都磨刀霍霍准备大选上阵迎接他们毫无悬念的胜利,那会容许半路插队的变心人参选。蔡锐明有意回到柔佛巴克里国席重温旧巢的温暖,已遭行动党狠狠痛拒。政客若陶醉昔日的光环,也许已穷途末路。选民没有责任感念任何中选的议员的回归,贪新忘旧在两线制中更是一种必要的淘汰手段。

槟城首长林冠英和行动党主席卡巴星极力主张,即使违反联邦宪法也要在槟城拟定反跳槽法令。以前未执政,唯恐跳槽会使少有的家当落入他人户,如今执政了,万一青蛙一跳,损兵折将影响执政权势,虽然同样是反跳槽,毕竞因时局、心境和考量有不同的感受。

民联将於本月25日要求修改禁止政党党员跳槽的宪法条款,当然这个时机只是凑合演戏。如果成功通过,是祸是福,得失难分,尤其是民联和国阵旗鼓相当,万一任何方面都是赢一个马鼻,跳槽便成为最关健性的胜利,青蛙成为皇朝的制造者,於此身价百倍,青蛙不但是王子,还是英雄。

光明日报专栏  是非如流  5-9-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