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September 2012

医生两把柳月刀



人才机构正往海外游说,尝试把大马籍"流落"在其他国家服务的专科医生引回,重新扎根。

医药专才的严重缺乏,使我国的病黎求医无门。而国家立意把我国塑造为本区域的医疗中心以吸引外国人前来旅游治疗,有马不知险长的诟议。本身不能提供国民足够的医疗专才和设备,却宣导这种营养不足的服务,实是令人愤恨的笑话。

当今虽然有四处林立的私人医院,但并非所有医院都拥有不同领域的医科专才。也正因为专才炙手可热,国内的专科医生动手术都有两把柳叶刀,一把用於手术台,另一把朝病人的钱包予取予夺。

耗费大半生储蓄用以治病开销的病人都感悟到,人可以死而不可以病,患大病若没有金钱做后盾,就是双倍病痛。医疗界甚少传闻有慈悲心的医院或医生给贫病交迫的病人施以恩泽。所谓的爱心社会都是普罗大众所建构,也就是:"仗义每多屠狗辈、负心多是读书人"。

病人若有投保,保险公司与专科医生常在高昂的医药费有争拗。保险公司有更专业的团队挑剔医药单的而不支付,结果不受保险公司认保的费用又得由病人承担。这就是鲜少被挑起的医药界丑态。

人才机构於七月拉队到台湾,宴请130名专科医生游说他们回流,据说有30%人才准备三年内回国。人才机构的沟通心得认为,薪资、福利或职位并非专才们考虑的事项。这种解释未必全面,这些专才正是为了优渥的待遇在其他国家开拓前程。如果认为他们纯粹是悬壶济世,也许是自作多情。

不过,也有不少醉心医科的专才不愿在大马行医,因为政府医院和私人医院鲜少与时俱进增加新的医疗设备,以让他们发展专业研究,跟进而自我提升。如果医院未提供这种环境,无异锁死专才发挥机会。因此,专才机构重视人才回流,也要确保他们工作的兴致不会消亡。否则,这些努力成果很快就令专才打退堂鼓。

尽管求才若渴,政府的政策常是见头不见尾,未能贯彻始终。不久前,大学吸纳医科就读生,以未来数年医生过剩而限制人数。其实,医学系正是培养专科医生的温床,在起步的环节限制医科学生,也就无从发掘新一代的专科医生。

10年前就读IT,一度被估计人才过剩,如今随着电脑科技的发达,这些隐忧变成多余。政府没有必要限制医学系学生就读机会,因为人口剧增,对医疗人才也相对需求殷切。再说,各科医生多了,竞争求存的结果,社会大众将从医疗素质和更低的医药费中受益,何乐而不为。 

中国报专栏  放眼江湖  20-9-2012

2 comments:

一介草夫 said...

专才只会向钱看,那会有什么仗义拔刀志士?道义放两旁,利益摆中间啊!少一个钱都不能病啊!何况是死?!

安东尼老爷 said...

本人咳嗽两个星期了,都不敢去看医生。想到医院昂贵的医费,担心付不起。为了节省,只好去西药房买咳嗽药来吃,那里知道,病情越来越重,呼吸好困难,痰越来越多,没有钱,只好等死算了。